两将军谈远程武器时代下的战略缓冲问题

2017-03-22 11:10: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网军事3月21日报道 记者 张加军】长江文艺出版社联合国防大学军事历史学科带头人徐焰少将推出《脱胎换骨——纵横古今谈军改》,3月18日,新书发布会在北京举行。发布会现场,徐焰和乔良二位少将还与记者进行了互动。

  在发布会的互动环节,环球时报-环球网军事记者问及:随着现代高科技武器的发展,尤其是远程打击武器的发展还有空中力量的发展,传统意义上的地理概念上的战略缓冲作用还有多大?

  对此,徐焰少将表示,我们讲波音707使世界变小了,既然世界变小了,过去缓冲区、地理障碍很多东西确实现在作用大大减少了,但是其实缓冲区也还存在,为什么军队停战叫非军事区,就是双方拿了武器的人不要碰在一块,碰在一块往往容易出事。我在边防线当兵好几年,要是双方都巡逻,如果有敌意,子弹顶在膛上,谁打响第一枪真说不清楚,因为都有敌意,说不定走火,所以为什么各国签订停战协定,往往都要建立非军事区,拿着枪的人不要碰在一块,碰在一块有时候出于误判的可能就打响了,所以这种情况下,我觉得战略上的缓冲位置,在任何条件下往往还都是有存在的意义的,只不过现在作用在减少。

  乔良少将接着说,我完全同意徐焰将军讲的,战略缓冲带的问题。从地缘政治上讲,战略的缓冲带永远需要。你刚才提到的问题更像是战术问题,如果现在都用远程打击武器,远程精确导弹,比如巡航导弹,射程是1500到2000公里,你刚才所谈到的这类缓冲带,如果有这样的,只有几百公里到一千公里的缓冲带,从战术上讲确实没有什么,从战略上仍然有意义,意义就是刚才徐焰将军的。

  乔良将军强调,我们今天谈这类敏感问题的时候,实际上我们已经意识到真正起到的作用不是战略缓冲作用,有别的作用。比如说有一些国家,可能跟我们关系不错的国家,可能和我们的对手国关系并不好,在这样的情况下,或者跟我们也不好,跟对手国也不好,这样的国家对我们的战略缓冲带的意义可能不是地缘政治的,真正的作用可能是麻烦制造者,可能给我们制造麻烦,也可能给对手制造麻烦,这就有它存在的价值。因为有时候既给我们制造麻烦,又给我们对手制造麻烦的人,我们最后要看他给谁制造的麻烦更大,如果给对手制造的麻烦更大,对我们更有价值。因为如果没有任何人帮我们给对手制造麻烦,所有的来自对手的麻烦全冲着我们来,我们的压力就很大。所以,这类问题,要这么看,我们可以看到,我们有时候需要有一些人为我们的对手制造麻烦,有的时候你的敌人的敌人就是你的朋友,你的朋友的朋友很可能就是你的敌人。所以说世界上的事情很复杂,我们有时候不能完全从地缘的角度看问题,刚才谈的这类是无形的战略资产,不能完全把视野局限在有形的战略资产上。所以有时候这类国家可能是无形的战略资产,但是怎么运用这笔无形的战略资产,关键看你的智慧,你能够调动起这笔战略资产来,应用好这笔战略资源,用到主要给对手制造麻烦,对你非常有用的,如果你用不好,对手把它用得很好,这笔资产就是负资产,对你很不利,所以说有时候我们对于这个问题,应该从这个角度去理解可能更好一些。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刘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