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战老兵柯愈金走了 最大愿望是不被忘却

2016-06-21 22:54:00 广州日报 分享
参与

昨天老人因结肠癌晚期去世 曾希望人们不要遗忘远征军老兵

柯老的夫人时婆婆已经86岁了, 苍老的手一直拿着两人的合照,边看边拿纸巾拭去滴在上面的泪水。

时婆婆坐在沙发上发呆,墙上是去年补拍的婚纱照。

  95岁的抗战老兵柯愈金,曾是中国远征军的一名战士。1945年抗战胜利时,他随部队回到广州,亲身经历了日军受降仪式。

  昨天早晨,柯愈金老人因结肠癌晚期出现转移,在广州黄埔珠江村的家中去世。回望这一生,柯老曾说,“人生最难忘的事情就是打仗,唯一的目标就是消灭敌人。”而他生前的愿望,除了希望人们不要遗忘他们这些老兵,自己最放不下的还有他年迈多病的妻子。

  退休后,柯老一直住在广州。2014年,本报记者曾陪同柯老重走“胜利路”,回忆抗战胜利时抵达广州的情景。去年,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日,本报记者也曾陪老人一起观看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看到电视机里的抗战老兵在天安门城楼前受阅,老人坚持着敬礼致意。

  离世:屋内都是抗战元素

  走进柯愈金老人所住的珠江村平房,屋内随处可见与抗战相关的各种物件:抗战纪念奖章、特制的中国远征军纪念挂历以及老人在92岁寿辰时拍摄的一组纪念抗战画册。最让老人珍藏的,则是放在抽屉里的,金光灿灿的抗战胜利70周年纪念章。

  在房间最引人注目的位置,摆放着柯老与86岁妻子时婆婆拍摄的一张婚纱照。志愿者陈先生告诉记者,这张照片是为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志愿者们为抗战老兵及家人免费拍摄的一组婚纱照。

  照片中,柯老西装革履,精神矍铄,嘴角微微上扬,胸前还佩戴着一排奖章;一旁的时婆婆身穿婚纱,一脸幸福地望向镜头。如今,柯老已逝,只剩下时婆婆独自坐在婚纱照下,暗自垂泪。

  逝前:忍痛不愿惊扰妻子

  长期照顾柯老的保姆单阿姨告诉记者,老人患结肠癌三年多了,已经是晚期。今年以来,老人的情况一直不理想,经常住院。从今年5月起,柯老已经三次住院,6月11日才出院。“柯伯伯不放心老太太,喊着要出院,只能回家里照看着。”单阿姨说。而在住院期间,老人反复念叨着的,也是“其他我没什么放不下的,最担心的就是我老伴”。

  “刚回来的几天,还能下床走几步,没想到走得这么快……”单阿姨说起老人的离世,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她说,在家休养的这段日子,老人虽然病痛缠身,但始终心念妻子。“时婆婆身体不好,脑子也不太清楚,柯伯晚上就算不舒服,也是忍着,不想打扰老伴休息,难受的时候也只是干咳两声。”在单阿姨心中,柯老是他见过最能吃苦忍耐的人。

  说起老人离世前夕,单阿姨感慨万分。她说,昨天一早7时不到,她像往常一样喂老人吃营养粉,只见柯老向她摆摆手,说吃不下。“我告诉他吃不下也要吃一点,天气这么热,不吃东西也不行。”单阿姨在老人身边守了几分钟,柯老叹了口气,用微弱的声音说:“我这次怕是真的要走了……”单阿姨只好劝了几句,她说,看到老人病情急转直下,昨天还打算再送老人进医院。

  没想到,还没来得及送院,7时许,单阿姨的丈夫冲屋子里喊柯伯,就已经没有回应了。随后,单阿姨通知医生和警方到场,确认了老人因结肠癌转移离世。

  生前:唯一目标是消灭敌人

  志愿者告诉记者,柯愈金于1941年入伍,作为中国远征军的一员,他经历了惨烈的松山战役、八莫战役。抗战胜利前,一路收拾日军残余部队,打的都是胜仗。1945年,他随部队到广州参加日军的受降仪式。对这些往事,老人一直特别骄傲。最让他记忆犹新的是奔赴广州前,他和战友们向空中鸣枪,打完枪内最后一颗子弹:“把全部的子弹打到天上,以后都不用再打仗!”

  再后来,老人脱下军装,务过农,当过铁路路警,做过“水客”,一直颠沛流离,直到50岁才遇到了现在的妻子时婆婆。1979年,柯愈金回到广州,1987年在一家建筑单位退休。

  2014年7月,在本报记者陪同下,柯愈金老人以93岁高龄,重走抗战胜利时抵达广州的路线,回忆他跟随部队奔赴广州接受日本投降仪式。沙面、人民路一直到人民公园……当老人重回旧地,眼中重现往日的光彩。激动时,老人更是扔掉拐杖,颤颤巍巍操正步敬军礼。

  2015年9月,本报记者陪同老人,透过电视屏幕观看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仪式。老人艰难地敬礼,难掩激动地说:“阅兵式是国家国防实力的体现,看到祖国的强大,我感到很骄傲!”

  回望这一生,柯老曾说:“人生最难忘的事情就是打仗,唯一的目标就是消灭敌人。”而他最大的希望,则是人们能记着他们这些老兵。虽然老兵渐渐都走了,但历史不要把他们彻底遗忘。

  志愿者:希望帮助老兵遗孀

  如今,一直帮助柯老的志愿者冼励勇希望,能为柯老举办一场公开的追悼仪式,让更多关心老兵的人能缅怀他、纪念他。不过,志愿者们最担心的,同样也是柯老最放心不下的,正是柯老的遗孀时婆婆。

  “时婆婆一直胃不好,经常生病,头脑也不太清醒,以后肯定更加需要人照顾。”冼励勇说,目前柯老住的平房,还是政府在河涌改造时临时给他们住的,希望柯老去世后,不要收回房屋。他们也正在想办法,帮时婆婆解决今后的问题。目前,志愿者们已经向沙河街街道办求助,街道办相关负责人称会向民政部门提出申请。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