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好军嫂,是我应担的责任

2016-06-27 22:56:00 吉林日报  分享
参与

  合上电脑,结束了一天的工作,于洋伸了个懒腰,起身进入儿子的房间。儿子睡得正酣,他提了提被儿子踹开的被角,便转身回到了卧室。此时已是夜晚11点多,再过几个小时,忙碌的一天又要开始了。

  于洋是长春房地(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物业发展公司团委书记兼综合办公室主任助理,她也是一位军嫂,丈夫宋辰雨是沈阳军区空军航空兵某团飞行大队教导员。丈夫执行任务常年不在家,家庭的重担全部落在她一个人肩上,为了兼顾家庭和事业,于洋常常是料理完家中的事,再伏案工作到深夜。

  2008年12月,在于洋心中,那是一段甜蜜的日子。于洋和休假归来的宋辰雨相识,对方身上特有的军人气质让于洋一见倾心,两人迅速坠入爱河。听到女儿和一个当兵的谈恋爱,于洋的父母开始并不看好。父亲心疼女儿,一遍一遍地做她的工作:“姑娘,他是一名军人,以后常年不在家,爸妈怕你将来吃苦受累啊!”于洋却说:“我已经做好了准备,不怕吃苦受累。”

  3年的坚持,于洋终于等来了父母的祝福。2010年秋,两人喜结良缘。新婚第3天,丈夫便接到部队的紧急任务,要立刻归队。没有多问一句,于洋默默地为丈夫收拾行囊,两人挥泪告别。丈夫走后,于洋躲在新房里偷偷掉眼泪,此时,她才真切感受到离别的痛楚,但她无悔自己的选择。

  婚后的于洋承担起了照顾家庭的重担。婆婆体弱,还患有糖尿病,为了给婆婆治病,她跑遍市里的几家医院,寻医求诊,自己还学着为老人注射胰岛素。为了让婆婆吃得健康又有营养,她寻找养生的方子,为婆婆制定严格的食谱。她还买来助力车,每天陪老人出门散步、锻炼。在于洋的照顾下,老人的身体日渐好转,体重也逐渐恢复到正常水平。“你这儿媳妇,打着灯笼也难找啊!”邻居们常常在婆婆面前夸奖于洋。每每听到这些赞美之词,于洋都微微一笑:“宋辰雨一年回不了几次家,我在家多尽点孝心也是应该的。”

  于洋怀孕时,丈夫正远在千里外的基层一线,没有节假日,也没有休息日。无数次,她拖着笨重的身体买菜、做饭、洗衣服。孩子出生的时候,丈夫回来了,产后第三天,于洋就从病床上下来,为儿子洗尿布、换衣服,累得直不起来腰。丈夫心疼她,想跟部队延长几天假期,于洋硬是把丈夫撵回了部队。“他是一名军人,他属于军队大家庭,我需要他,部队更需要他,不能因为‘小家’耽误了‘大家’的事儿。我是一名军嫂,这个道理我懂。”于洋说。

  为了让丈夫在部队安心工作,她把对丈夫的思念转化为对孩子无尽的爱,全部倾注在儿子身上。多少次,儿子生病了,她一个人整宿地陪着,常常几天都不能睡觉。这个时候,她也想给丈夫打个电话。可她心理明白,打电话也没有用,“他又不能回来,还得让他担心。”就这样,于洋一个人默默承担着家中的一切,上班工作,操持家务,照顾老人和孩子。

  生活中,于洋自立自强;工作中,她精明强干。在单位,她身兼多职,被同事们称为“多面手”。于洋把工作视为实现自身价值的主要舞台,经过多年的学习积累和不懈努力,她成为了中级政工师,取得了美术师资格证书。履历单上,她用坚韧和汗水为人生留下一串串美丽的注脚。在公司的文化建设中,她精心编排设计了《长房物业报》10余期,设计《房地局手册》、《企业宣传手册》、企业宣传展板等作品80余例。“参加工作近6年来,无论在哪个工作岗位,她都是青年群体的典范。”于洋的领导这样评价她。

  正如歌词里唱的那样,“我孝敬父母任劳任怨,你献身祖国不惜流血汗;我肩负着全家的重任,你在保卫国家安全。”风华韶年,军嫂于洋就像一个哨兵,默默守护着家园。有人问于洋:“这么多年,你不觉得委屈吗?”她回答得很干脆:“累过,也哭过,却没有什么委屈的。当军嫂,是我的选择;当好军嫂,是我应担的责任!”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