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美家庭”王海鹰家庭 军嫂家的那些事儿

2016-06-02 23:26:00 开州日报 分享
参与

本报记者 向萍 文/图


        她是一位海军军嫂,丈夫常年与海为伴、以船为家。21年来,她除了干好本职工作外,更有一大堆需要独自面对的事情,老人生病需照顾,孩子读书需料理,装修房子要亲临……她俨然一名“女汉子”,默默承受这一切。或许,“军嫂”的沉重分量,唯有她最知其味。她就是王海鹰,其家庭被评为了我县“最美家庭”。
         新婚第二天,新郎接到紧急任务走了
        王海鹰是县教师进修学校的一名县级骨干教师,她的丈夫是海军部队舰艇上的雷达技师、二级军士长。“我一直很崇拜军人。”谈起丈夫,她脸上洋溢着一种自豪之情。
        2002年,王海鹰和军人丈夫相识相知相恋,钟情“兵哥哥”的她义无反顾地成了一名军嫂。“别人结婚,都是准新郎张罗,我结婚,却全部是我独自准备。”她笑着调侃,由于丈夫军务在身,抽不出时间,在婚期前三天才回来,“等他回来的时候,家里一切都准备好了。”
       没想到在结婚第二天,家里还有不少亲朋好友没走,匆匆回来的新郎却突然接到部队紧急任务的通知。“没事,你走吧,记得给我写信。”王海鹰含着眼泪,纵然心里有万般不愿意,但还是依依不舍地送走了丈夫。
      “有了这第一次的原谅,便有后来数不清的原谅了。”王海鹰说,在后来的日子里,丈夫总是会因为工作的缘故放她“鸽子”,承诺的事情经常不兑现。
        由于部队的保密纪律,王海鹰夫妻俩不能正常地电话联系。“鸿雁传书”是他俩最真实的写照,千言万语寄托书信是他们的常态。直到现在,他们依然保持书信往来。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这就是王海鹰作为军嫂对爱情的领悟。家里藏着几大捆书信,记录着他们的心酸,也见证着他们的幸福。
       探亲被“放鸽子”,亲身上演“军嫂上岛”
2008年,春晚小品《军嫂上岛》曾经感动了无数观众,而王海鹰却真真切切地上演了一把“军嫂上岛”。
那是2008年的寒假,王海鹰带着1岁多的儿子去部队探亲。夫妻俩原本是约好的,然而当她下火车时,来接站的却是部队的一名战友。原来,孩子他爸在两个小时前接到任务秘密出航了!
       接下来,王海鹰和儿子在部队一等就是整个寒假。
       最终,开学比丈夫归航还来得快!
      “当时,我和儿子是在招待所看《军嫂上岛》这个小品的,看得我热泪满面。”王海鹰说,14年里她探亲扑空是常有的事。也许计划总赶不上变化,尽管心里很委屈,但作为军嫂,她理解军人丈夫的天职。多年来,她已经习惯了被丈夫“放鸽子”。
       爱上军人意味付出,身兼多职守护家庭
       丈夫常年在外,与海为伴、以船为家,王海鹰俨然一个“女汉子”,默默守护小家。
      2012年,公公突患重病需长期住院治疗,婆婆也是70多岁的老人,而且有帕金森综合症,当时王海鹰在铁桥镇上班,“谁来照顾生病入院的老人?谁来照顾我五岁的儿子?”最需要丈夫的时刻,他却在海上执行重大任务,甚至连电话都打不通,王海鹰忙前忙后,忍不住哭了。
      “感谢组织把我派调到汉丰七校上课。”王海鹰回到县城后,每天像一个永不停歇的陀螺,早上先送儿子上学,接着去医院,然后赶去学校上班……
       夜晚,身心疲惫的王海鹰躺在床上,好想给丈夫打个电话,哪怕说说话也好,但是有重任在身的丈夫不能和外界联系,她唯有理解。
       2013年7月23日,公公病情恶化,心肺功能衰竭,医院发出了病危通知。刹那间,王海鹰心被击碎了似的。
“你在哪儿?再不回来,恐怕就见不到父亲最后一面了!”那几天,王海鹰四处打听,拼命地搜索丈夫的踪迹。
       8月1日建军节,公公临走前,口中反复念叨着一个字——“海”。王海鹰知道,老人最割舍不下的是对儿子的思念和牵挂,但还是没能见上儿子最后一面。
       当丈夫执行完任务回到家,王海鹰已经料理完公公的丧事。丈夫望着遗像,泪水长流,连说对不起,随后抱着无比憔悴的她,哽咽道:“老婆,辛苦了!”
       “说实话,那一刻,我对他所有的委屈和怨言都烟消云散,只剩下理解和怜爱。”王海鹰说,谁叫她选择了军人,爱上军人就意味着付出!
       “都说军功章上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多年来,每当翻阅着丈夫一摞摞军功章,王海鹰心里就充满了无比的自豪。
       “边关的安全交给你,家中的事儿交给我!”王海鹰最喜欢哼这首歌。这位“最美家庭”里的最美妻子,用行动诠释着“军嫂”的真正含义。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