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历山大战史

2016-03-07 17:57: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内容简介

  指文人物系列之“战争艺术”丛书首部《亚历山大战史》,为美国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享有盛名的战史名家西奥多·道奇的著作,由王子午先生执笔翻译,并在书中以附注形式添加大量说明、解析和批注,力求对这位世界伟大征服者以及希腊世界的战争历史给出专业、详尽的解读。全书从战争艺术诞生之初为起点,以亚历山大病逝于巴比伦为终点,以超过35万字的足量文字以及大量作者手绘图示、地图,详细解读了古希腊时代西方世界的战争战法和战争艺术。

  作者简介

  西奥多·道奇,1842年生于美国马赛诸塞州匹茨菲尔德。在德国接受了军校教育,1861年返回美国后,参加了南北战争,从下士逐步晋升为名誉中校。1870年退伍后,道奇从波士顿移居巴黎,并开始写作战史书籍。他编写的《伟大统帅》丛书,囊括了亚历山大、汉尼拔、凯撒、古斯塔夫·阿道夫斯、腓特烈、拿破仑等名将的战史。其中腓特烈的战史未能在其生前完成,其余著作均于19世纪末至20世纪初相继出版,并在当时被奉为经典之作,成为了后人研究名将战史的重要参考资料。

  王子午,战史学者,指文伙伴骑兵工作室和《海战事典》主编。长期从事战史、战争艺术研究和相关书籍、文章写作。曾任《战舰》杂志执行主编,出版有《日本武士战争史》《日本海军重巡洋舰》《日本海军轻巡洋舰》《世界航空母舰全览》等著作。其本人致力于真正的战争艺术研究,其著作秉承去除文学色彩的理念,专业解读战争的原理和历史。

  目录

  译者序

  第一章 概论

  第二章 早期的战争

  第三章 早期东方军队

  第四章 希腊早期的军队与战争

  第五章 居鲁士与大流士

  第六章 公元前5世纪的各国军队

  第七章 米太亚德与马拉松会战(公元前490年)

  第八章 布拉西达斯(公元前424年至公元前422年)

  第九章 从色诺芬到阿格西劳斯(公元前401年至公元前394年)

  第十章 伊巴密浓达(公元前371年至公元前362年)

  第十一章 腓力与马其顿(公元前359年至公元前336年)

  第十二章 腓力的军队

  第十三章 工事与围攻的技艺

  第十四章 亚历山大的希腊战役(公元前336年)

  第十五章 多瑙河战役(公元前335年)

  第十六章 佩利乌姆(公元前335年)

  第十七章 毁灭底比斯(公元前335年)

  第十八章 出征亚洲(公元前334年)

  第十九章 格拉尼卡斯会战(公元前334年5月)

  第二十章 萨迪斯、米利都、哈利卡纳苏斯(公元前334年秋)

  第二十一章 前往托罗斯山(公元前334年至公元前333年冬)

  第二十二章 征服西里西亚(公元前333年夏季至秋季)

  第二十三章 伊苏斯会战(公元前333年11月)

  第二十四章 围攻泰尔(公元前333年11月至公元前332年8月)

  第二十五章 从加沙到埃及(公元前332年9月至公元前331年春)

  第二十六章 挺进巴比伦(公元前331年春至9月)

  第二十七章 阿贝拉会战(公元前331年10月1日)

  第二十八章 巴比伦、苏萨、乌克西亚人(公元前331年10月至12月)

  第二十九章 迂回波斯门(公元前331年12月至公元前330年3月)

  第三十章 追击大流士(公元前330年3月至7月)

  第三十一章 讨伐贝苏斯(公元前330年7月至秋季)

  第三十二章 “费罗塔斯的阴谋”(公元前330年秋)

  第三十三章 翻越高加索(公元前330年秋至公元前329年5月)

  第三十四章 查可萨提河(公元前329年夏)

  第三十五章 剿灭斯皮塔米尼斯(公元前329年至公元前328年秋)

  第三十六章 克雷塔斯(公元前329年至公元前328年冬)

  第三十七章 罗克珊娜(公元前328年至公元前327年冬)

  第三十八章 进军科芬河(公元前327年5月至冬季)

  第三十九章 阿尔诺斯之岩(公元前326年深冬)

  第四十章 对敌波鲁斯(公元前326年3月至5月)

  第四十一章 海达斯佩河会战(公元前326年5月)

  第四十二章 五河之地(公元前326年5月至7月)

  第四十三章 折返(公元前326年7月至10月)

  第四十四章 马里人的战役(公元前326年11月至公元前325年2月)

  第四十五章 格德罗西亚沙漠(公元前325年2月至公元前324年2月)

  第四十六章 兵变(公元前324年)

  第四十七章 殒命巴比伦(公元前324年8月至公元前323年7月)

  第四十八章 其人其战

  第四十九章 继业者战争、欧迈尼斯、安提柯、菲洛皮门

  精彩书摘

    战争总会伴随在政治与领土的争端之后,而战争也正是几乎所有早期史料的主题。若没有荷马(Homer)对英雄武功的吟颂,伟大的诗歌便将无法发端;若没有希波战争(The Persian War)与伯罗奔尼撒战争(The Peloponnesian War)中那些扣人心弦的争斗,希罗多德(Herodotus)和修昔底德(Thucydides)也不会提笔写下那些史学篇章。在所有这些著作之中,色诺芬(Xenophon)、阿里安(Arrian)、凯撒(Caesar)的著作可以称为战史,而其余学者记录的则不过是一些被政治事件编织在一起的战争片段。虽然我们的现代文明,已经使和平压倒了战争,而且在过去的几代人中,毫无疑问,和平的艺术已经变得比战争的艺术更为重要。但只要战争仍是所有国家、民族解决争端的手段,和平的艺术就仍要供养着战争的艺术,人们就仍要研究战争……

  战争艺术诞生于少数几位伟大统帅的头脑之中,也只有从他们的胜利之中才能学到。死记硬背流传下来的教条规矩只不过是这门艺术的细枝末节。隐藏在这些大师们所作所为之中的教训,只有通过对这些事件的详细分析才能获知;通向胜利的灵感,只有通过模仿这些统帅的脚步才能得到。对军人而言,没有什么比认真研究这些伟人的人格、才智,并熟知他们的战史更能使自己获益。当然,对于外行人来讲,也许其他一些话题会令他们更感兴趣。不到一代人之前,我们美国还是一个几乎全民皆兵的国家。在四年时间里,将近400万美国人身着这蓝色或者灰色的军服。在如今这些人的人生已近深秋之时,不少这些老兵乐于将自己所经历的战役,与那些历史上被称为战争大师者所进行的战役进行比较。而这正是我这本书的立意所在。

  战略可以被非常恰当地形容为地图上的战争。拿破仑(Napoleon)总会在参谋们为他准备的地图上勾勒、安排战役计划,并在地图上使用不同颜色的别针来模拟部队行动。只有在地图上验证计划之后,他才向部队逐次下达命令。对统帅们而言,地图就像是一张棋盘,在此之上,他可以像棋手移动棋子那样使用他的部队。换句话说,所谓“战略的艺术”,要义便在于将领指挥部队穿越敌军所在地区,与敌军相遇之前就将对手置于不利于会战或其他行动的地位。而军队在战场上面对敌军时所进行的行动,则属于大战术的范畴。

  所谓“战略”就是由战争的常识和惯例组成。就如同生活中的惯例是由大事小情的行事结果逐渐构成一样,战略也是来自于战争大师们在面对不同情况时的行动。战略一词出自希腊语“strategos”,而后者正是希腊人用来指代特定部队指挥官,也就是将军的。正是如此——不是军队、平民、地形或者其他任何因素(虽然所有这些都是战略的重要考量范畴)促成了战略的发端,而是作为军队大脑、核心的统帅们在所有战役中扮演着(也必须扮演)战略家的重要角色,正是他们推动了战略这门艺术的进步。通过他的智慧和勇气为军队带来力量和指导。

  与任何其他科学一样,战略也有着自己的准则。但直到近一个世纪,这些准则才终于被记录了下来。①从原则上讲,这些准则是绝无含糊的,而在实践上又是具有弹性的。因为它们不过是达到目的的手段、一门科学的术语、一门哲学的论点而已。这些战略格言是应被严格执行或是放宽使用,只取决于将军的能力。二流的将领为了避免危险会严格遵守它们,而流的将领则会因地制宜。那些超越单纯准则并因此成功之人,通常都归因于天才的闪光。因为这些准则不过是加以精炼的常识,天才们能够在环境允许或他自己能够掌握环境的情况下,反其道而行。伟大的统帅绝不会允许自己被规矩和惯例捆住手脚,但他们的行动却总能在大局上(除一些例外)符合这些准则。能够在恰当时刻抛弃惯例规矩,正是这些伟大统帅能够立于其余指挥官之上的原因。而他们的成功,却又总是能够验证那些准则的正确性。

  德摩斯梯尼(Demosthenes)②曾说雄辩的要素是积极,要素是积极,要素还是积极。到了我们这个时代,比起在演讲中,雄辩的这三个要素在战略和战术上的应用反而还要更重要。身为将军,必须快速反应,快速行动。他们的职责在于制定、纠正行动策略,而能够坚持不懈且技艺高超地履行计划者便成为名将。一些费比乌斯战术③的应用例子也足以证明这点。从某种角度上讲,费比乌斯·马克西姆斯(Fabius Maximus)和汉尼拔是同样积极的,他与那位迦太基统帅之间的主要区别只是他会选择避免大规模交战。如果费比乌斯不是始终保持着积极行动,他又如何能始终紧追着他那位出色对手的一举一动呢?保持积极也并不代表军队必须始终不停地运动,而是应在恰当的时间向恰当的地点运动。当然,只有士兵们的双腿(同样也包括他们的胃口),才能使他们的统帅施展头脑和激情,展开一次成功的战役或赢得一场激烈会战的胜利。

  ……入侵的技巧、速度,以及对方是否缺乏戒备或至少居于劣势,决定着入侵的成败。进攻战略便由此发展而来。遭到入侵的部落切断道路,封锁隘路,驻守渡口,在森林中设伏,从这些简单行动中又诞生了防御战略。强大一方往往会表现出较少的技巧,而总是依赖于自己的实力。弱小一方处处保护着自己的弱点,反而会表现出更多技巧。战争的科学和艺术,便是从这些简单的开端中成长而来。

  与战略一样,战术、后勤、工程也同样自古代到现代一路而来,完善的速度非常缓慢。古代人将战术组织、操练高度发展,而他们在战场上施展的战术有时也无与伦比。后勤问题相对要简单一些,因为当时的军队不但规模不大,而且也不需要携带像今天这么多的补给物资。工程方面,泰尔(Tyre)、罗德岛(Rhodes)、阿莱西亚(Alesia)等只靠就地取材的围攻战例,至今依然罕见。我们今天利用现有技艺和机械所进行的战争,并不比20个世纪之前希腊人用他们的技艺和机械所进行的战争完善多少。

  本书的目的并不在于讨论战争艺术本身。相比之下,我更愿意讲述那些伟大统帅的战史,因为正是他们的所作所为创造了战争艺术。

  前言/序言

  关于本书

  战争,从来都不仅仅是武器之间的对抗,也不是如小说演义那样仅仅是奇技淫巧的比拼。从搏斗的技巧到会战的战术再到战争的战略,任何一个层次,都有着它自己的科学和艺术。所有这些加在一起,即被统称为“战争艺术”(The Art of War)。这些既是科学,又是艺术的技艺,贯穿在战争的每一个细枝末节之中。战争艺术诞生于少数几位伟大统帅的头脑之中,也只有从他们的胜利之中才能学到。拿破仑曾经说:“反复阅读记载亚历山大、汉尼拔、凯撒、古斯塔夫、杜伦尼、欧根亲王和腓特烈这些著名统帅的战史,使自己效法他们。这是成为伟大统帅和寻求兵法奥秘的途径。”

  自从阅读了约翰·富勒的巨著《西洋世界军事史》,我便对“战争艺术”这一概念有了更为深层的认识,逐渐开始了解一场战争、一场战役、一场会战是如何运转的。也是从那时起,我开始对创造、总结了这些战争艺术的名将战史如饥似渴。可是正如同我在《日本武士战争史》一书前言中所说的那样,当我去寻找这些名将的战史时,却发现中文世界中根本找不到太多相关书籍。就亚历山大的战争史而言,中文世界除《亚历山大远征记》和《亚历山大的将道》之外就再无其他值得一提的著作或者译著了。而关于汉尼拔、凯撒、腓特烈等人的中文著作更是少之又少。因此我决定担下这一重任,将这些名将的详尽战史引入中文世界,而这一套“战争艺术”丛书也应运而生。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夏天(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