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9年上海战役冒牌新四军游击队劫走大批银元

2016-05-03 15:46:00 东方网 分享
参与

   解放前的中共上海市委委员合影。前排左起:陆志仁、张本、张承宗、马纯古;后排左起:张祺、吴学谦、梅洛、马飞海。

  本文摘自:东方网,作者:佚名,原题:迎接解放的日子·中共上海局与上海市委

   早在1947年1月,党中央决定调整蒋管区的党组织系统,于1947年1月即成立了中共中央上海分局。领导成员由刘晓、刘长胜、钱瑛、刘少文组成。同年5月,为了加强与调整蒋管区党的工作的领导,中共中央决定中央上海分局改为中央上海局,“管辖长江流域、西南各省及平津一部分党的组织与工作,并于必要时指导香港分局。”领导成员由刘晓、刘长胜、钱瑛、刘少文组成,刘晓为书记,负责全面领导;刘长胜为副书记,着重负责对上海地下党的领导;钱瑛负责对西南4省、湖南、武汉以及平津南系党组织的领导;刘少文负责情报系统的工作。

   为了便于工作,刘晓让人用20两黄金顶下了马立斯村(今重庆北路216弄52号)的房子,作为上海局开会碰头的一个地点。此外,上海局机关还有几处,使用时间最长的是江苏路永乐村21号(今江苏路389弄21号),1945年9月,刘长胜就指示地下党员王辛南以私人名义予以租下,作为上海地下党的秘密机关,后来成为上海分局、上海局的机关,直到上海解放。上海局的一些重要会议和活动都在此进行,除上海局4位领导成员外,张执一、张承宗也到这里开会,讨论内容多为中央指示、上海局势、政策、策略、重大斗争等。愚谷村121号(今南京西路1892弄121号)的二楼也是上海局领导开会、商谈工作的地方,刘晓、刘长胜、钱瑛、刘少文来开会时,手里常常拿些糕点、玩具之类的礼物,装作来此做客的样子。新闸路来安坊5号(今新闸路1576弄5号)、愚园路81号、福履里路福禄村(今建国西路384弄10号)等处均做过上海局的机关。其中建国西路的那处是国民党国防部少将许彦飞的住宅。

   许彦飞二十年代在《湖南日报》任编辑时结识了龚饮冰(中共党员),接受进步思想影响。后任上海《新闻报》记者、编辑。抗战期间,龚饮冰负责上海秘密电台与延安通讯联系任务,将电台迁至福禄村许彦飞家中,报务员是李白。1942年9月15日深夜,日本宪兵侦破了电台,李白夫妇被捕,经中共组织营救和许彦飞担保获释。抗日战争胜利以后,许彦飞任国民政府国防部新闻局少将主任秘书,以福禄村住宅掩护中共上海局朱志良夫妇机要译电工作。上海解放前夕,刘长胜、张承宗等多次在这里开会,刘长胜为躲避敌特追捕,住进此处。为配合渡江战役,许彦飞利用国防部工作之便,搜集国民党军调动以及沿江和京、沪、杭的设防情报。经刘长胜、龚饮冰介绍,周恩来批准,许彦飞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根据中共中央的指示精神,1947年9月,中共上海市委成立,张承宗任书记,委员有张祺、张本、陆志仁、钱伯荪。1948年,又增加了马纯古、吴学谦、梅洛、马飞海为市委委员。中共上海市委主要是负责群众运动。工委、职委、学委、教委、警委、妇委及科技党组均属中共上海市委领导,统战、文化、情报、策反等方面的工作,主要仍由中央上海局领导。愚园路81号,是一幢沿街的砖木结构的三层楼房,1946年到1949年,刘长胜一家就住在二楼,三楼则是张承宗一家居住。这里不但是他们的住地,还是上海市委的机关所在地(现为刘长胜故居)。在这座平凡的小楼里,他们召开会议,布置工作,学习党的文件,一起迎接上海解放。他们的夫人,则担负了保存文件和传递情报的任务,每晚她们睡觉前,总要在床头上放一盒火柴和一杯水,准备一有紧急情况,就将机密文件销毁或者吞服。

   为了适应迎接解放的斗争环境的需要,1949年2月上旬,中共上海市委对全市地下党组织作了全面调整。把原来按产业划分的党委、工委、学委、职委、教委等改为按地区划分成沪东、沪西、沪南、沪北、沪中、新(成)静(安)长(宁)、北郊、徐龙、浦东9个党的地区委员会。每个区委下面按行政区划和产业系统设立党的分区委和产业分区委。公用、市政等与全市有关系的生产部门,另成立市政工作委员会、交通工作委员会,加上警委和新成立的妇女工作委员会直属市委领导。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