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暮年反攻大陆梦碎 曾欲拉美国下水

2016-04-25 15:42:00 中新网 分享
参与

毛泽东与蒋介石

   蒋介石以国民党总裁的身份逃难到台湾,虽于1950年3月以非常手段恢复“总统”的职务,但杜鲁门对其袖手旁观,前途仍然暗淡。蒋介石一直念念不忘反攻大陆,并多次欲拉美国下水以达成心愿。

   朝鲜战争点燃了蒋的希望

   朝鲜战争点燃了蒋介石的熊熊希望之火。他于下野之初,国民党仍控有大江以南以及大西北与大西南,然而已把重点摆在东南海中的台湾岛上。他显然早已想把台湾作为复兴基地,等待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到来,一决最后的胜负。所谓第三次大战就是国际性的反共战争,他一再强调中共是斯大林的第五纵队、强调苏联侵华,就是要把国共内战转化为全球反赤斗争。这种论调在朝鲜战争爆发以后的美国,极有市场。美国于是又视蒋为盟友,并以其超强的声势,帮助蒋介石将已经亡了的“中华民国”牌子,又高高挂起,以台湾为中国而继续占据联合国的中国席次,拒绝中共取代。

   蒋介石因美国的大力支持,他的“国民政府”仍然得到世界上大多数国家承认为“唯一合法的中国政府”,但他心里明白,如果不能反攻大陆,台湾终究无法等同中国,“中华民国”的招牌也迟早会掉下来。美国的实力再强,亦无法永远撑得住一个神话。但是要反攻大陆,他已败退到台湾自知无法独力实施,唯一的战略就是拖美国人下水。

   外岛增兵引美国不满

   朝鲜战争休兵,北京与华府之间结怨未减反增,台澎、金马等外岛成为对峙的交点。艾森豪威尔政府的国务卿杜勒斯尤为右倾反共,认为即使让中共取得外岛,亦有鼓励共产党进取台澎之虑。不过,美国共和党政权再右倾,仍以其本国的利益为重,对付共产党的基本策略是“防堵”,而非“解放”,绝不肯牺牲美国人的性命帮助蒋介石反攻大陆,只愿意守住台澎。此乃美蒋之间反共共识中的主要不一致处。美国政府很怕蒋利用高涨的右派反共势力,被蒋牵着鼻子走。因而艾森豪威尔派杜勒斯于1954年12月与蒋签订了“共同防御条约”,一方面以军事保卫台湾,另一方面防止蒋反攻大陆,所谓“拴住蒋”,也就是不要被蒋拖下水。蒋接受美国的保护,只好勉强接受“反攻无望”。蒋虽然嘴巴上仍说,“大陆是中华民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收复大陆是我们的神圣使命与天职”,但是没有美国人插手,连边都摸不着。

   蒋介石当然不会就此死心,美国的反共热情仍高,冷战愈演愈为严峻。天下一旦有变,他仍有反攻大陆的希望,更何况当时美国军方大都好战,如前第八军军长弗利特在《生活》(Life)杂志上,公然主张美军占领金门、马祖,并以原子武器回击。如果真的使用原子武器,第三次世界大战不又有了可能性吗?

   蒋的策略则是积极向金、马等外岛增兵,以便使美国将保护台澎与保护外岛连成一体,并在中共的脚底下放火,以便卷入美军。一旦演成大战,乘胜反攻大陆,老美即使要脱身,亦将身不由己。艾森豪威尔当然看到这一着,要蒋减少金马的军队,蒋拒绝考虑,老美终于知道“他们后面跟着一只熊”。至1958年,由于国际局势动荡以及大陆内部出现一些困难,蒋更不顾美国人的劝告,将金马的驻军增到十万人之多,并以外岛为基地向内陆做零星的攻击,又高唱反攻大陆的口号,艾森豪威尔虽担心蒋的企图,然而中共于8月23日发动规模宏大的炮战还击,迫使美国总统派第七舰队助蒋突破封锁。北京与华府之间的军事冲突立即升高,《纽约时报》登出“假如共军侵入金门,美国决定动武”的醒目标题。美国一动武,不就是蒋介石梦寐以求的吗?不就可能跟老美一起乘胜“反攻大陆”了吗?

   但是老美毕竟不是傻瓜,舆论出现不同的批评意见,连最反共的国务卿杜勒斯于9月30日的记者招待会上也改变了态度,希望金门停战与裁兵。蒋介石断然拒绝裁减外岛的军队,以表示不悦。他最不悦的是,套牢老美以便“反攻大陆”的希望又将落空。杜勒斯更明言不会支持或容忍蒋进攻中国大陆。至此中共方面已知道,攻下金门若不能解放台湾,反而有助于台湾的独立,亦就借故打打停停,悄然结束了轰动一时的八二三金门炮战。

   尼克松使蒋彻底绝望

   此后蒋介石再也没有机会在外岛制造事端,牵入美军,帮助他反攻大陆。1960年上任的美国新总统民主党的肯尼迪于当选之前就已表明态度,只保台湾,不保外岛,金门对美国而言,全无战略价值,对蒋亦不如共和党政府之友善。1964年中共成功地爆炸了原子弹,美国的介入更不可能了,连核子威胁也不便再出口了。蒋介石的希望也渐暗渐淡,连“文革”大乱,亦不敢独自出兵,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老美的支援固然不可能反攻,没有老美的允许,也不可能反攻。而老美此时正在越南泥足愈陷愈深,更不愿在台湾海峡别生事端。蒋当然也想介入越战,曾命已当了“国防部长”的蒋经国于访美时提出,明知美国不可能接受的“好意”,仍要提出,可见想介入国际反共战争之迫切。

   蒋介石没有想到的是,最后“出卖”他的竟是共和党的反共健将尼克松。尼克松虽是反共健将,也是现实主义的政客。形势比人强,在中苏交恶,越战胶着的情势下,军师基辛格打通前往北京之路,美国总统遂于1972年在人民大会堂与周恩来杯酒交欢,在中南海与毛泽东书房密谈,斯人独憔悴的是在台湾的蒋介石。

   于此大势已去之际,蒋介石已入风烛残年,于1975年4月5日晚上去世。蒋氏父子身边的副官翁元口述透露,蒋介石在昏迷时仍口中不断念念有词:“‘反攻大陆’……‘解救同胞’……‘反攻大陆’……”这更证明他念兹在兹要“反攻大陆”,但朝鲜战争与越南战争的机会连边都沾不上,失望之余,在垂死之际,仍做哀鸣。

   (据《蒋介石评传》 李敖 文)

责编:王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