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战场上美军战俘思想脆弱 拉肚子不出门

2013-04-28 00:12:00 中国共产党新闻网 分享
参与

  (朝战中的美军战俘,图片来源: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共产党新闻网,作者:蒋恺,原题:《忆志愿军对美军战俘工作》。

  在2010年10月抗美援朝60周年之际,一家媒体约我做了一次专题访谈,回忆朝鲜战争中同美军战俘打交道的经历。确实,那段往事令我难以忘怀,一提起就会情不自禁地心潮澎湃,于是提笔写下了60年前的那段经历。

  接管美军战俘

  我于1949年3月离开北大参军,1950年6月参加解放海南岛战役后,便随解放军十五兵团机关(入朝后改编为志愿军总部)离开广州,奔赴鸭绿江边重镇安东(今丹东市),投入抗美援朝的战备工作。领导让我入朝后做接管外军战俘的工作,业务和语言上要我做好准备。

  9月15日美军在仁川港登陆后,朝鲜战局突发变化,我东北地区遭到美军飞机的轰炸,我国的边防安全受到严重威胁。在危急关头,10月23日夜间,我们机关人员乘坐敞篷卡车,冒着严寒秘密从鸭绿江边的长甸河口进入硝烟弥漫的朝鲜土地。至今在我的记忆深处仍然记得,24日拂晓抵达大榆洞(志愿军总部的所在地)山沟里时就遇到美军飞机的突袭。后来知道,毛主席的长子毛岸英就是在美军飞机轰炸中牺牲的。

  1950年10月25日,中国人民志愿军入朝作战第一次战役打响,我先头部队在云山战役中两战两捷。前线部队抓获第一名美军战俘后随即送到我们驻地,我参与接管了这名美军战俘,从此开始了我长达六年的美军战俘工作。

  这名美军战俘名叫琼斯,是美军派到韩国国军第六师的军事顾问,军衔是陆军中校。琼斯被俘时右臂负伤。只见他神情紧张,顾虑重重,不多讲话,因为不了解我军政策,不知道我们会怎样对待他。我们安排他住进老乡家里,让他吃饱肚子,穿上冬衣,医生给他看病敷药,夜里让他安睡在老乡的热炕上。这样,渐渐消除了琼斯“被杀、被虐待”的恐惧心理,慢慢开始说话。他对我说:“我不愿意来朝鲜打仗,我有妻子有儿女,我非常想念他们,希望早日回去与他们团聚。”他从口袋里掏出家人的照片给我看,表现出很无奈的样子。从琼斯的思想变化中我看到了我军宽待俘虏政策的威力。

责编:杨琪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