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日和蓝军旅妙计打胜仗:在红军进攻时播歌曲

2017-11-27 15:08:00 军报记者 分享
参与

  朱日和,这个成吉思汗曾策马扬鞭的古战场,活跃着一支神秘又让人生畏的部队。这支部队打破了我军以往演习“红胜蓝败”的定势,与数十支精锐劲旅“交手”鲜有败绩,被誉为“朱日和之狼”。今天,就让我们重回那硝烟弥漫的朱日和演兵场,一起盘点那些不为人知的演习故事。

故事一:凌晨的“见面礼”

  一次演习中,“红军”经过远程机动后刚到朱日和,还没等喘口气,就接到武装奔袭的导调命令。

  奔袭结束后,“红军”官兵疲惫不堪,直到凌晨才进入梦乡。

  就在这时,在“红军”集结地域的东南方向,蓝军派出佯攻兵力,制造出“枪声大作、灯火通明”的进攻假象,而在西北方向,派出主力实施偷袭行动。尽管“红军”指挥有力,最终化险为夷,但也不禁为这个“见面礼”惊出了一身冷汗。

  故事二:袭扰分队“从天而降”

  2016年,参加演习的某旅刚结束一场和蓝军的恶战,瓢泼大雨突然来袭。

  “红军”以为雨势太大,蓝军不会冒险前来,就放松了警惕。就在他们有所松懈的当口,一支30多人的蓝军袭扰分队“从天而降”,打得“红军”措手不及。演习结束后,“蓝军旅长”满广志表示,“战场形势变幻莫测,就是要通过这种方式来锻炼参演部队的实战意识、忧患意识。”

  故事三:“世上只有妈妈好”

  一次演习中,蓝军通信分队侦破“红军”通信频率,随后侵入其指挥网络。

  面对难得的战机,通信连连长王海博果断出击,冒充“红军”指挥员,高频度下达指挥命令,成功迟滞“红军”行动,并在“红军”发起进攻的时刻,插播“世上只有妈妈好”歌曲,造成“红军”部分指挥链路瘫痪,使“红军”叫苦不迭。

  故事四:“群狼”协作

  一次演习中,“红军”装备的某型火炮,具有远程火力打击优势,是蓝军的“心腹之患”。

  为消除威胁,某连连长李云钢受命带领反装甲小分队,对“红军”火炮阵地实施纵深破袭。当时,蓝军侦察分队实时提供态势情报,电子对抗分队全时实施侦测干扰,友邻分队开展佯动牵制,炮兵、陆航分队组织火力支援和空中掩护。在诸兵种默契配合下,反装甲小分队精准选择破袭通道,成功突入“红军”纵深,一举完成了作战任务。

  故事五:“假狼”显威

  一次演习中,蓝军在某阵地附近配置了一辆辆“坦克”。

  战况正酣时,“红军”坦克分队远远地看到这些装甲目标后,迅速作出反应,立即对蓝军“坦克”进行射击。就在“红军”以为全歼了这些“坦克”时,蓝军阵地开始了激烈反击。原来,这些“坦克”都是蓝军精心制作并伪装过的假目标,成功地吸引了“红军”火力,消耗了“红军”不少弹药。

  故事六:“向我开炮”

  一次演习中,蓝军某连副连长程晓光带领反装甲小分队,在夜暗掩护下,直插“红军”纵深遂行任务。

  任务完成后,他们在返回途中,被“红军”发现并重重包围。眼看着突围无望,程晓光迅速向炮兵指挥所报告坐标,在电台里呼喊“向我开炮!”,与身边的众多“红军”同归于尽。

  故事七:草原“地鼠”

  一次演习中,蓝军8名侦察兵深入“红军”腹地进行情报侦察。

  侦察过程中,他们像“地鼠”一样,蜷缩在精心挖掘并伪装好的潜伏坑里,白天吃喝拉撒都在坑道里,即使蚊虫叮咬也只能纹丝不动,晚上趁着夜幕遮挡展开侦察。最终,他们成功挑战生理心理极限,连续潜伏108小时,用及时准确的侦察情报,为蓝军的胜利提供了重要保证。

  故事八:现实版的“集结号”

  在一次城市攻防战斗中,“红军”在猛烈炮火掩护下,迅速突破蓝军部分前沿阵地。按照原定计划,外围阵地一旦失守,防守分队等待后撤命令,随后撤回核心阵地继续防御。

  看到“红军”已突破前沿,负责防守的班长熊家鑫利用电台向上级请求后撤,但由于“红军”实施电磁压制,他一直未得到答复。在这种特殊情况下,熊家鑫沉着指挥,把人员分成两组,一组负责打击“红军”后援部队,一组歼灭已经进入阵地的“红军”小股力量。经过惨烈的战斗,他们成功巩固了阵地,但防守分队仅剩4人没有“阵亡”。

  故事九:妙传口令

  一到夜晚,“红军”便派出大量侦察兵潜入蓝军阵地,阵地内一时真假难辨。由于各分队距离指挥所较远,而通过电台传递口令容易被监听,于是,蓝军想了一个妙招。

  当天晚上,指挥所向各分队传递的口令是这样的:“明天开始码土”、“今夜防敌袭扰”。“红军”侦测到了这个口令,但一些拿着这样的口令潜入蓝军防御地域的侦察兵,立马被抓个现形。原来,蓝军将识别暗令短话长说,真实的口令其实暗藏其中,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成功地迷惑了“红军”。

  故事十:与“死神”赛跑

  在一次演习中,战斗已进入白热化阶段。蓝军某连下士董洪帅正在某高地上担任防御任务,忽然,一阵痛苦的呻吟声传到了他的耳中。董洪帅循声摸了过去,发现一名“红军”战士倒在草地上,面色苍白,神情中分明是向他求救的意思。

  “会不会是引诱我上钩?”董洪帅产生过片刻的犹豫,但当他逐步靠近那名受伤的战士时,一看大拇指上的伤口,正是毒蛇咬伤的痕迹。通过查看伤口,他发现该名战士伤势严重,救治刻不容缓。时间就是生命,董洪帅对其伤口进行急救处理后,经向上级请示,立即开车将其送到了附近的基地医院。看着“红军”战士被送入病房,董洪帅这才放下心来,又马不停蹄地赶回了演习场。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刘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