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巴联训:解放军歼11B以1敌2击败巴铁枭龙战机

2017-09-30 07:59:00 中国青年报 分享
参与

  开门练兵的一代,国际范儿

  29岁的维吾尔族飞行员尼加提·库尔西是第一次参加中巴联训,联训首日空对地进攻训练中,他同乘巴方幻影战机,成功摧毁目标。演习结束后,尼加提走上讲台,向巴方联训分队指挥官伊姆兰准将汇报了个人的参演体会。

  从“开不了口”到“无障碍交流”,年轻一代中国空军飞行员英语水平的提高让巴方同行刮目相看。如今,双语指挥已经进入我们的日常训练,英语水平也成为飞行员评级的要素。飞行员的手机里大多下载有英语学习App。此次,中巴联训指挥员、任务发布官都全程用英语表达,让人印象深刻。

  在对抗现场,还可以看到飞行员“撕姓名牌”的画面——这是国际空战比武的礼仪,胜利方可以撕下对手胸口的姓名牌。巴方飞行员个性张扬,协同完毕后他们会主动宣战:“I’ll shoot you!”其好胜的性格展露无遗,这与彬彬有礼的中国人形成了鲜明对比。如今,在联训中可以看到,中方年轻飞行员面对巴方飞行员咄咄逼人的气势,毫不畏惧从容自信。

  以往几届中巴联训,双方飞行员的交流需要集体组织,找翻译。而现在,中巴双方的集训院子没有围墙,飞行员之间可以串门,相互交流也不需要翻译。交流的内容也从双方的生活习俗,向装备、战法的认知聚焦。

  频繁的“开门练兵”打破了过去“左手打右手”的局面。2012年以后,中国空军对外军事交流越来越频密。中俄“航空飞镖”、中巴“雄鹰”、中泰“鹰击”等系列联演联训悉数登场,飞行员们在“走出去”的过程中,更加清醒地认识自己、定位自己,同时也收获了自信。

  笔者在采访中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参演的中巴飞行员之间空中呼叫代号,以往飞行员的代号都是数字,现在的代号更加有趣——有的叫“鹰隼”(Saker),有的叫“狼”(Wolf)。辛鑫的代号是Kratos,它是希腊神话中战神的名字。

  飞行员周志勇说:“这些代号都是飞行员自己取的,只有连续3次成功执行任务,这个代号才能固定下来。”

  这些代号彰显了新锐一代飞行员张扬的个性,以及对于胜利的追求。这在同乘对抗中体现尤为明显。

  此次联训采用“同乘对抗”,即同乘飞行员参与到对方从任务谋划、战法实施到飞行讲评的全过程,零距离了解彼此的飞行理念和装备性能,深度交流作战理念和战术战法。

  几乎每个课目都设置了中巴双方战机混合编队,共同完成任务的内容;每个课目结束后,联训办公室会组织中巴飞行员共同复盘,双方把从战前谋划到战术实施的方式方法和盘托出。这当中,一批中方飞行员的表现十分抢眼。

  “他们熟悉飞机的性能,飞行技术好,作战意识强,也了解其他一些空军强国的战法,有非常高的专业素养。”巴方飞行员奥马尔如此评价中方年轻飞行员,他认为“这次联训是一次里程碑,中国空军战斗力正在发生质变”。

  改革强军的大时代孕育了新锐一代中国空军飞行员。中国空军新闻发言人申进科大校表示,“建设世界一流空军,离不开一流的飞行人才,空军新锐一代飞行员用使命去飞、用睿智去飞、用血性去飞,飞出空军的精气神,飞出能打仗、打胜仗的核心能力,他们将成为制胜空天的新生力量。”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