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定康为“港独”站台歪解基本法 被批乱说歪理

2017-09-22 08:19:00 环球时报 杨伟民 分享
参与

  【环球时报驻香港特约记者 杨伟民】在反对派麻烦不断、人人喊打的低潮时刻,“末代港督”彭定康借宣传新书之机入港,再对香港事务指手画脚。他在午餐会上继续“指指点点”,并当着一堆“旧电池”的面,点名称赞正在监狱服刑的非法“占中”头目黄之锋是难得的“优秀年轻人”,被认为是“钦点”接班人。

  彭定康20日出席“香港民主政制促进联委会”的午餐会,与会者包括“祸港四人帮”中的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民主党创党主席李柱铭等人以及港大学生会前会长冯敬恩等,被香港《东方日报》嘲讽为“港英余孽的大合奏”。就近期在各大专院校出现的“港独”标语事件,彭定康称,“港独”在香港当然可以讨论,就像“基本法下安乐死及同性婚姻也不合法,但继续讨论并无不可”。当被问到对黄之锋等人有什么话想讲时,彭定康声称,本来牛津大学邀请黄之锋本月底演讲,但不幸他因入狱不能出席,他会在黄之锋出狱后,再度邀请他到牛津大学演讲。他还称,无意批评法庭,但黄是他遇到众多的年轻人中“一个最杰出的年轻人,相信未来仍会发挥影响力,不只在香港,而是国际社会上”,“因为律政司的决定,黄之锋现已成为更广为人知的国际名人”。彭定康还威胁说,“如果中国政府能够更敏感地思考,就会明白同香港的未来(学生领袖)作对不是一个好想法”。香港《东方日报》21日认为,这些言论表明“肥彭嫌弃旧电池,点名黄之锋接棒”。

  香港回归后,彭定康也曾多次来港,尤其在非法“占中”后,其来港的目的性越发强烈,不仅公开与各路反对派人马会面,更毫不避讳发表有违身份的不当言论。港媒称,真正的原因在于彭定康早年在香港留下来的一帮“追随者”,并没有像他预期的那样得到好的政治空间与地位,陈方安生、李柱铭等人要么太老太无能,要么囿于自身的既得利益,要么灰心失意,没有人能起到“号令”或者说“影响”反对派的作用。此次来港安排的4场演讲,每一个主题都在透露出这样的意图。例如他讲“政治与身份认同”“成功落实‘一国两制’的药方”等,题目不尽相同,意思却是一致的,即重新按照英国殖民者对“一国两制”的定义做出阐释。换言之,就是为反对派阵营重新“统一思想”。

  针对有英美政客指责黄之锋的判刑是政治检控及政治判决,正在英国伦敦访问的香港特首林郑月娥表示,对于部分英国政治人物和评论员做出有关质疑感到困扰,认为这对香港司法机制不公道。任职政府多年的前廉政公署副廉政专员郭文纬直言,英国管治香港多年,一点民主都没有,只是彭定康最后几年搞局,故意令中英双方已协定的政治制度及议员过渡‘直通车’等方案推翻。他以港台为例,称1928年成立的港台一直为英国政府所用,直至彭定康在任时才急急安排“编辑自主”,令回归后港台一直成为反对派平台。港区全国人大代表、行政会议成员叶国谦表示,彭定康混淆视听,将“独”说成是“渴求一国两制承诺”,“作为一个资深政客,说话应负责任,不能乱说歪理,我对他的说法感到很惊讶”。他批评彭定康将“港独”问题与安乐死、同性婚姻混为一谈,绝不恰当,因为“港独”是挑战国家主权、关乎国家安全,是大是大非的问题。工联会理事长吴秋北也说,彭定康的说法非常荒谬,明显是为了助长“港独”气焰。

  香港大公网21日刊登的一篇评论文章称,彭定康试图鼓励并给予反对派“导向”,已经很明显。问题在于他还有多大能量?除了少数人外,又有多少人会认同其主张,“有点残忍的是,殖民帝国的最后一任总督,即便他有扶植旧部的责任感,但世界发展的大势,是不可能再为他留下任何位置的”。《东方日报》21日说,彭定康认为“香港众志”这帮年轻人的影响力大过李柱铭和陈方安生等“汉奸”,所以放弃“旧电池”、转而拉拢年轻人。该报还称,英国管治香港150年,香港几时有过民主,全部都是港督一人说了算。至于“肥彭”就是“千古罪人”,香港回归后之所以出现社会撕裂,原因就是英国撤退前留下大量烂摊子,埋下太多地雷,搞得特区政府内有无间道作梗,外有洋奴汉奸作怪,而“肥彭”每次到香港,都是香江政治敏感时刻,要真以为他是为了卖书以及与一帮奴才叙旧,就太天真了。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