歼15战机撞鸟带火迫降 飞行员与塔台通话曝光

2017-08-19 10:32:00 央视网 分享
参与

  8月18日,央视《军事报道》播出了海军舰载航空兵某团副大队长袁伟,驾驶歼-15战机起飞不到一分钟遭遇鸟群迎面撞击,左侧发动机突发火情,在塔台指挥员冷静果断指挥、僚机全程伴随提醒下,袁伟沉着应对,10分57秒接收指令50多条,完成操作上百次,成功满载、带弹着陆,今天,记者拿到了事发当时袁伟与塔台的通话录音,让我们再从声音感受惊心动魄的10分57秒。

  【密集警报】

 

  飞机警报:滴……!

  人声报警:左发超温!

  飞机警报:滴……!

  人声报警:左发失火!

  飞行员袁伟:撞鸟了!我撞鸟了!拐幺六撞鸟了!

  塔台指挥员卢朝辉:看到了!保持好状态!

  人声报警:减小左发转速,减小左发转速!

  塔台指挥员卢朝辉:改平坡度。

  飞机警报:滴……!

  人声报警:第一液压油面低!

  人声报警:移动液压故障!

  袁伟:密密麻麻,像一堵墙似的!咚咚咚咚咚!很明显地,感觉到飞机在震动。

  那一刻,袁伟的战机刚刚离开地面,紧随其后起飞的另一架歼十五上,飞行员艾群看到了袁伟飞机尾喷口的异状。

  艾群:发动机瞬间直接就撞失火了,很大一个火球。心里咯噔一下子,真的很可怕。

  塔台指挥员卢朝辉:能够改平坡度吗?可以改平吗?拐幺六?

  人声报警:液压故障,转手动。

  袁伟:可以改平。

  人声报警:极限仰角、极限过载……

  塔台指挥员卢朝辉:上升高度。

  袁伟:现在速度上不去,速度上不去。

  人声报警:极限速度!极限速度!

  艾群:现在左发后面有尾焰。

  袁伟:明白!

  艾群,是张超烈士身前同宿舍的战友。面对袁伟遭遇险情,他冒着危险全程伴飞。

  艾群:当时的想法就是,第一时间一定要上去帮助他,第二是千万不要在我眼前瞬间消失,当时心里面念叨的,千万不要在我眼前瞬间消失了,千万不要这样!

  战机迫降的航路上,两边是山,而前方又是一座人口近百万人的城市。

  卢朝辉:为了把飞机尽量不要在城市上空或者村庄上空来处置特情,所以好多东西我们都牺牲掉了,所以无形中给我们增加了很多的风险,这个风险由谁来担当?一个是飞行员,一个是指挥员,包括其它各个保障的一些单位,都在承担!

  袁伟在大家的指挥、配合下,艰难驾驶着飞机绕开村庄,避开城市。为此,他在死神面前,多坚持了将近一倍的着陆时间。

  袁伟:把城市避开以后,心情更加平复了。我没有把群众的危险置之不顾。当时想的,就算那个时候飞机爆炸,那就是我一个人,一个家庭。如果那么多人的话,无法想像。

  终于,袁伟驾驶重伤的歼-15返回了跑道的前方。由于飞机着火不能空中放油,战机必须在接近满油,还挂载着4枚导弹的状态下着陆,超出飞机设计极限值接近5吨。

  袁伟:我起落架放不下来!

  人声通报:放起落架!放起落架!

  多次尝试和应急释放,起落架终于打开。

  人声警告:左发失火!

  塔台指挥员:有烟带了!

  速度降低后,被强风压住的发动机火势增大。战机呼啸。就是在这样极端困难和危险的条件下,袁伟驾驶战机,以完美的姿态降落在跑道上。

  当袁伟跳出机舱时,战机的发动机已经腾起了一人高的火苗。此时,地面上的官兵们赶到了。臀部摔伤,被抬上救护车的袁伟看到了这样一幕。

  几十名地勤官兵紧紧围住冒火的战机,有的用水枪喷水,有的爬上驾驶舱关闭电门,有的爬上机背用灭火器灭火。而满载燃油的飞机,随时可能爆炸。

  后来,这些参与扑火的官兵们保住了价值4亿元的战机,但不少人吸入了灭火干粉,入院治疗。

  把危险留给了战友,这是袁伟心中面对这次险情唯一花了段时间才过去的一道坎。

  袁伟:但是我对战友的那份内疚感,哽咽……

  记者:就觉得把危险带给他们了。

  袁伟:我现在也会有。哽咽……其实回来以后,每看一次视频,对我都会是一个很大的刺激。

  科普:飞机为什么会在空中撞鸟?

  飞机的速度比鸟快,在空中是无法刹车的,所以,只要有鸟进入飞机的航道,就可能撞上飞机。

  飞机是有严格的航道控制的,而鸟作为动物是无理性的,它爱怎么飞就怎么飞,人们只能尽量避开它或驱离它。遇到无法驱离或避开,可能就撞上了。

  季节和气候因素也会造成飞机撞鸟。季节和气候因素会促使鸟类活动变化很大,比如繁殖的季节,鸟类的活动可能更频繁更疯狂,而气候比如刮风或轻微的云雾,可能造成飞禽的视线和飞行路线偏离,所以,在繁殖季节和视线不清的情况下,空中撞鸟的几率大大高于平常。

  网友:袁伟为什么不选择跳伞?

  袁伟:飞机落到附近村庄怎么办?

  在起飞阶段遭受重创,距离地面不到百米,几十吨的战机可能瞬间坠毁。作为飞行员的职业反应,袁伟做好了相应的准备:撞鸟的一瞬间,我想坏了,一会可能要跳伞!

  当时的塔台指挥卢朝辉说:“其实我的跳伞口令已经含在嘴边了!就看他状态能不能保持。”

  央广记者陈欣一年前到这支部队采访报道张超烈士时,袁伟说:“飞行员跟飞机的感情,不管出现任何问题,第一反应都是想挽救飞机。因为说句实话,跟飞机在一块待的时间,比老婆、孩子时间还多,对飞机的感情比较深厚。”

  一年后的这一次险情,袁伟同样没有轻易放弃战机,也没有唯求自保。

  袁伟说:“我刚离陆的时候,前面就是一个村庄,那个村庄很大,当时我要是从那个地方跳的话,跳伞了之后,不知道飞机往哪个方向去,也有可能落到村庄里面,还有一个右边就是机场。”

  沉着冷静、迅速有序,是记者采访中最直接的感受。空中撞鸟的一瞬间,作为战斗机飞行员的职业反应,袁伟已经做好了相应准备,塔台指挥员的“跳伞指令”也已含在口中。作为飞行员,当空中特情发生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保住战机,更何况下面是村庄,前方是城市。

  袁伟的临危不惧,战友的紧密配合,让我们再次见识了航母航载机飞行员的“艺高人胆大”,这正得益于过硬的军事素质和武器装备性能。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范辰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