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狼2》火了 参与撤侨舰长含泪告别30年军旅

2017-08-16 08:49: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微信公众号:一号哨位 作者:袁和鸿

  以海外撤侨为背景的《战狼2》成为中国电影史上首部突破40亿元票房的影片,这次突破被誉为“爱国情绪”的一次爆发。在诸多的观影者中,王宏民,这位曾参与执行利比亚撤侨任务的原徐州舰舰长心潮澎湃。王宏民曾经率舰千里驰骋去战火飞纷的国度营救同胞,作为一名军人他并不能成为孤胆英雄,但英雄气概和热血情怀却有过而无不及。在被营救同胞的致谢中他内心深刻感受到作为一名共和国军人的自豪和骄傲,但现在他却要将

  不想做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2017年7月24日,王宏民将这个心愿打了个结,连并30年的军旅生涯一起抛进了历史中。

  这一天组织宣布:转业通知到了。7月10日王宏民带舰外出执行任务成了他的告别之旅。

  不是没有思想准备。从心里升起转业的念头、到提交转业申请报告,他时刻在等着这一刻的到来。

  真来了,还是有些惆怅,心情如同窗外层峦叠嶂的山峰一般延绵起伏。

  他的家人说,应该惆怅、应该起伏,甚至更激烈的感情也是正常的!向三十年的历程告别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军人是王宏民此生第一份也是唯一一份职业。他所有的年华:从青涩的少年,朝气的青年到沉稳的中年,全部寄于大海和军舰。此刻之前,他人生中所有的付出与回报,荣誉和挫败,欢乐和痛苦,甚至习惯和行为举止都与这一身军装息息相联。

  最重要的是王宏民热爱这份职业,认真、专注、诚恳地做了三十年,从不懈怠。当然他也从中得到过认可和尊重。这里曾是他为之奋斗、努力的舞台,现在却要谢幕,转身,离开,投入到另一段新的生活,新的人生中去。

  .......................一号哨位.......................

  01.

  对于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而言,靠一己之力打拼到现在,已经是一种成功。王宏民并不应该有什么遗憾。

  在当今社会,评价一个人是不是有知名度,很重要的一个标准是在百度百科上有没有单条的人物介绍。

  王宏民是有的。这在200多万军人中算凤毛麟角了。

  百度百科是这样介绍的:王宏民,江苏姜堰人,1968年5月生,1987年10月入伍,中共党员,大学学历,海军上校军衔,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2011年9月王宏民任福州舰舰长,此前曾任中国新一代导弹护卫舰054A首舰徐州舰舰长。

  这些信息没有及时更新。实际上,2013年,王宏民取得了在职研究生学历,并且被授予大校军衔。在担任三年的福州舰舰长后,王宏民调任副师职教练舰长兼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副参谋长。

  网络抓取关键词的讲究和人性颇有些相似:除了一个人自然属性比如出生年月、家庭籍贯;还有社会属性比如头衔和历任职位。这似乎是为了诠释“一个人从哪里来以及到哪里去”的问题,实际上科技已经被社会化,将一个哲学话题涂上了厚厚的功利性。至于一个人的品质,个性,精神世界等皆泯然于无形。

  王宏民的父亲是抗美援朝的志愿军,母亲是家庭主妇,父母皆是最朴素的劳动人民。家庭教育于一个人的一生发展有非常重要的地位。王宏民的父亲是老一代革命军人,复员后担任村里党支部书记。他们这一代人热爱国家,有信念有追求,既耿直又忠诚。父亲对王宏民人生影响很大。高中毕业后没有考上大学的王宏民选择参军入伍,成为中国海军的一员。站在时间的长河中回溯,那年那刻,连王宏民都不可能想到自己正站在一条起跑线上,开始了一次长达上万天的人生马拉松长跑。

  02.

  任何个人的发展都和时代步伐紧密相关。王宏民职业生涯的这三十年是中国海军迅猛发展的三十年,这是历史发展不可逆的潮流。当然,并不是每一个海军人都能从中找寻到适合自己的发展之路,但王宏民没有错过。

  最新的一篇非官方报告说,中国目前有44艘驱逐舰,按照1:1.5的比例,取得驱逐舰舰长资格也不会超过70人。在这其中即担任过护卫舰又担任驱逐舰的舰长的比例会更低。而王宏民是为数不多的驱、护舰“双料舰长”。作为国际性军种,海军被誉为“移动的国土”,全球各大洋几乎都留下王宏民航迹。

  2009年2月王宏民出任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导弹护卫舰“徐州”舰舰长,这一天距离他站在起跑线上已经过去了21年。这个节奏并不算快,不过对于21年前那个入伍之初的青涩少年而言,王宏民内心应该是充满自豪和骄傲的。

  从高考复习班走出的王宏民新兵入伍来到青岛训练基地,开始了七个月的新兵训练和机电专业培训生活,此时正值南沙岛礁主权争夺紧张之际,3.14海战中的战斗英雄杨志亮毕业于大连舰艇学院,这所海军军官的摇篮就成了王宏民为之向往的神圣殿堂。取得优异专业成绩和获得嘉奖的王宏民被分到山东威海某猎潜艇部队。这里也是他父亲当年参军入伍的地方。

  这是一座美丽的军港,却是一支艰苦的部队。在海军部队有两句传统顺口溜:上舰不上扫雷舰,上艇不上猎潜艇,表示这两类舰艇生活条件极其艰苦,而且从发展眼光看也无益于个人前途。

  王宏民在入伍之初就立志要考军校的,现实也更坚定了这个理想。他通过自己出色的工作、优异的表现,赢得考军校的资格。

  考军校,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对于立志要在军队站稳脚跟、图谋发展的农家子弟都是最重要的一条出路。

  在诸多新兵中王宏民脱颖而出,成功考入被誉为“舰长摇篮”的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完成了人生历程中最重要的一次蜕变。

  03.

  虽然如愿以偿进入军校,王宏民也无法预测自己将来有一天会成为“海上铁骑”的舰长,纵横万里海疆。

  从大连舰艇学院学员和成为舰长的人数来比较,能担任舰长比例不高于3%。要想成为一名舰长需要经过舰艇部门长、机关锻炼和院校再培养、副舰长或实习舰长等几个阶段,通常每阶段三到五年不等,通过层层考核后,最终担任舰长。若从迈入舰院校门算起,舰长的培养周期在15年到20年。

  除了这些按部就班的职位更迭,与其他舰长培养过程相比,王宏民的经历更为丰富多彩。

  从大连舰院毕业之后,王宏民先后在东海舰队某驱逐舰支队的芜湖舰、嘉兴舰服役。此后,国家为了应对安全局势发展,旨在建立一支能够击退海上各种侵略的海军,决定在东海方向再成立一支驱逐舰支队,并首次从俄罗斯引进四艘现代级驱逐舰。

  机遇与挑战向来是孪生姐妹。业务精湛,思维开放的王宏民被选拔到新组建的驱逐舰支队,并成为首批赴俄罗斯接舰人员。

  这段为期一年的海外求知对王宏民之后的人生有重要的意义。这不仅是他人生中的首次出国,更重要的是理念的对撞,开启了王宏民的眼界。当时中国海军的发展正在起步中,万物待兴。一方面,立于世界海军潮头的俄罗斯军舰性能强大,技术先进;另一面虽然俄罗斯愿意向中国出售军舰但充满警惕性,教材是上课发下课收,还有教员持保守的态度。这种情景对于满怀报国之志的王宏民而言是警醒也是激励。

  十多年后,作为中国海军参与国际军事比赛的中方代表,王宏民再度重返俄罗斯。此时的中国海军已经今非昔比,而王宏民也已是一个率舰游历世界各大海洋、经验丰富的成熟舰长,心境非同日而语。

  这四艘引俄舰艇的意义不仅在于大大加强了当时海军水面舰艇的装备力量,更在于舰艇建造技术和理念;对于中国海军今天以“下饺子”速度入列的一代代新型舰艇发展起到了引领的作用。

  04.

  2009年2月,王宏民出任中国最新型的导弹护卫舰“徐州”舰舰长,职业生涯也进入快速的上升通道。两年之后王宏民出任任海军“福州”号导弹驱逐舰舰长,成为一名副师级干部。

  这是王宏民应该得到的。

  滴水石穿非一日之功。作为一名和平年代的军人,虽然没有硝烟战场来做证明,却无碍于王宏民“驱长舰,驰骋万里海疆”。

  2009年4月,王宏民先是率徐州舰参加在青岛海域组织的‘‘多国海军活动’’,光荣接受最高领导人的海上检阅。紧接着7月份,王宏民带领徐州舰随编队执行第3批亚丁湾护航任务,徐州舰和舟山舰是首支亮相远海大洋的054A型舰艇编队。在亚丁湾海域,护航编队参加了中俄联合军演,在其他舰艇屡试不中的情况下,该舰密集阵防空火炮首组短点射便直接命中两海里外0.5平米的浮动靶标,再打再命中,在远海大洋在国际舞台王宏民带领的徐州舰用精准的弹道充分展现了新型中国海军的风彩。

  2010 年,王宏民作为徐州舰舰长第二次赴亚丁湾索马里海域参加护航任务,完成千里驰援救护“乐从”轮,武力营救遭海盗登船袭击的“泰安口”轮,武力挫败海盗连续袭击护航编队外籍船舶,以及为撤离我利比亚受困人员船舶护航等任务,带领徐州舰官兵创造了海军护航行动多项第一。

  机遇需要碰到时刻准备着的人才能迸发火花。临危受命的王宏民带领徐州舰从亚丁湾到地中海跨越20个纬度,行驶5200余海里,星夜兼程十七昼夜,克服重重困难远赴利比亚执行撤离我受困人员船舶护航任务。这次行动载入我军历史的远洋行动,成为海军和平时期兵力运用的重要创新实践。

  作为一个军人,能在一国海军史上留下印痕是无上的荣誉。王宏民不同阶段的多幅照片被挂在该支队的军史馆内,也是优秀和能力的证明。幸运的是,这种荣誉也体现在了现实中,王宏民先后被表彰为全军优秀共产党员、全军爱军精武标兵、海军训练标兵,多次荣立二等功、三等功,并成为中国共产党第十八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

  只是,这一切,王宏民的父亲都无法看到了。护航期间,王宏民的父亲不幸逝世。自古以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在亚丁湾海域王宏民得知消息后失声痛哭,却因为万里海疆之遥无法回去为父亲戴孝送行守灵。王宏民是个孝子,父亲不在了,对母亲就更为牵挂,一旦有略长一些的假期一定会回老家探望母亲。在母亲心里王宏民是最孝顺的孩子。

  05.

  个人的发展永远都和家国相联系,尤其是在走向金字塔塔尖的时候。更需要看清大势,用大格局体量人生。王宏民在所有的关键节点,都选择走坦荡的大道,把个人命运纳入时代的洪流,能激起浪花,是人生之幸,若平庸地卷入大海深处,也能潇洒地说出“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王宏民们等到了最高领导人的强军宣言,遥望到了眼前星辰大海的远方,但此时此刻他已然走到了军旅生涯的尽头。

  王宏民是热爱这份职业的,非常热爱。凡热爱皆有一特点,就是自发性。这不是为了官位,为了钱财,甚至也不是为了荣誉。

  距离带来神秘感也带来了误解。军人的光环并不是来自制服,而是头顶国徽的责任和压力。王宏民执行过多次重大任务,有一触即发的紧张,有惊心动魄的危险,有危难险重的未知;更多的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枯燥和重复。但是,他从来也没有因此想到过退缩和放弃,然而,无情的岁月和漫长的等待却让年近五十的王宏民不得不面对和思考未来的人生。

  现在的王宏民梦中还会出现在海上执行任务的情景,描述时间还会是惯用的格式0900等等。这些军旅印痕也许将会跟着他一生一世。

  “再见”这个词,有时很轻浮,有时很厚重;对于放在心上的无论人或物挥手作别,只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其中千万般滋味。但人生向前并不是非要遗忘和嫌弃,将这些过往放在心底的一个角落,该遗忘的自会遗忘,该留下的就会成为永痕的勋章。这是时光的馈赠,值得好好保存。

  接到命令的那刻,军人这个职业就成为王宏民的曾经,他的人生已经开启了新的篇章。而更多的新一代军人,正在这个大时代里匍匐着前进。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刘昆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