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空军对抗考核 有人两次打出“64比0”

2017-06-25 09:39:00 中国空军网 分享
参与

图为我军战机

  改装挑重担,打赢当先锋

  大漠鸣金鼓,空中鏖战急。空军对抗空战竞赛考核已进入白热化阶段,北部战区空军航空兵某旅飞行一大队大队长聂健男和副大队长吴其君正组成双机编队,飞向对抗空域。

  这是一场关键的“天王山之战”,对手实力很强,已经在比分上占据了优势,这一仗不容有失。聂健男和吴其君本轮担任防守方,他们通过无线电频繁交流,等待对手的进攻。

  对抗开始!对手双机编队向任务区扑来,聂健男和吴其君立刻按照基定战术迎战,一时间双方互有攻防,难解难分。空战态势瞬息万变,突然间,二人被对手形成“咬尾”之势,情况十分危急。关键时刻,聂健男驾驶长机假意寻求摆脱,实为诱敌深入,准备配合吴其君将对手“击落”。对手果然中计。正当吴其君利用机载雷达从侧向锁定对手之时,突然机舱内持续告警,原来,另一名对手已经提前向他发射了导弹。千钧一发之际,只见吴其君拉出近7个G的过载,驾驶战机快速置尾,闪转腾挪般躲避掉袭来的导弹,并果断扣下扳机,将导弹射向“来犯之敌”……赛后评估视频显示,正是这一枪的命中,奠定了获胜的基础。

  此后,二人越战越勇,一路过关斩将,在全部参赛飞行员中唯一五战全胜,并取得了考核全部20个战果中的18个,还两次打出“64:0”的压倒性比分,最终毫无悬念地夺得“金头盔”,助力该旅问鼎“天鹰杯”。

  从名不见经传到一战天下知,大队长聂健男和副大队长吴其君的夺冠经历并不是一夜成名的童话,而是整个大队一步一个脚印、一年一个台阶奋斗历程的缩影。

  初创:勇于担当不辱使命

  2008年,空军决定在辽东某机场组建航空兵某团并赋予其改装某型国产全状态三代战机和某型国产发动机的任务,几支部队的选调官兵从天南海北汇聚一堂,该旅飞行一大队的前身——某团飞行一大队应运而生。

  某型国产全状态三代战机和某型国产发动机是我国自主研发的新装备,肩负着民族航空工业的希望。然而新战机尤其是新发动机需要反复试飞改进提高才能定型,这个反复试飞的过程充满了未知的风险和挑战:飞行员不能满足于正常飞行,而是要不断挑战极限,验证新装备的各类数据。

  改装以来,出现的空中特情都是在和死神进行一场又一场的较量。正是由于这种对使命负责的担当精神,大队在“一穷二白”的基础上,改进和完善了15个设计缺陷,完成了15项武器装备性能验证,修正了100多条各类数据,填补了3项理论空白,将新装备的“使用说明书”填写完整,为新装备列装部队做出了突出贡献。

  蛰伏:仰望星空脚踏实地

  飞行大队的角色是战斗队,飞行员的身份是战斗员,战场上打不赢,战场下取得的一切荣誉就都为零。这是大队全体官兵的共识。

  改装初期,大队就坚持边改装边形成战斗力的做法,既练技术也练战术,既学航空理论也学作战知识,部队作战能力稳步提升。在某实战性演练中,大队奉命执行导弹实弹打空靶任务,他们18发18中,得到了上级的认可。

  演练场上初露锋芒后,他们又把目光瞄准了空军歼击机部队的最高“比武场”——对抗空战竞赛考核。2012年,大队主动申请参赛,抱着学习的态度准备和兄弟部队“过过招”。

  然而即便目标定的足够低,这支“青年军”的失败也难以让自己接受:空战刚一开始,己方机载雷达就被干扰压制,很难实施锁定,反而被对手持续锁定,战术战法也毫无用武之地……

  “对‘敌’飞机机动能力、雷达性能、导弹包线等装备性能了解不深不透,就好像在和隐形人战斗,纵使自己武艺再高,也根本无法取胜。”当时还任中队长的聂健男在总结反思中用了这样一个比喻。失败不仅让他们认识到差距,更让他们重燃了信心:只要学深学透、苦练精飞,就能像那些王牌飞行大队一样打赢。

  在旅党委的领导下,大队树立起“空军一流、战区先锋”的奋斗目标,建立目标管理机制,激发全体官兵的练兵动力。实践中,他们牢固树立“学习力就是战斗力”的思维理念,围绕装备、战法、体系和军魂,持续深化“双学”活动,探索从集体学习交流、集中专家指导到集智研究战法、集力攻关难题的新路子。通过钻研雷达、火控、电子对抗、数据链、后期数据处理等内容,对重点视频和飞参数据,一帧一帧地过,一个数据一个数据对比,有效解决了导弹飞偏飞掉、电子干扰效果不好、雷达失效等问题。常态化组织大场次、高难度、强对抗训练,飞行员经常是一个起落一身汗,载荷经常拉到8个G,打牢了技战术基础。

  亮剑:厚积薄发一鸣惊人

  西北戈壁,一场复杂电磁条件下的攻防战正在打响,大队两架飞机编队向目标区域突防。为了不被地面雷达发现,他们压低飞行高度。突然,对抗区域内降下倾盆大雨,飞机风挡前一片雨花。两名飞行员通过风挡两侧和仪表判断飞机状态,以150米高度飞行,成功完成任务。

  刀尖行走源于基础之实。大队长聂健男告诉记者,通过常态化组织远海山谷、低气象起降场次,紧盯大纲要求上限抓训练,飞行员在复杂条件下执行任务的能力得到了锤炼。训练部门的数据显示,大队夜间、战术、海上等训练时间指标常常是超额完成。

  苦练精飞,厚积薄发。近年来,大队的训练成果在实训中不断通过检验、得到认可:2014年,大队受命执行战备拉动任务,跨区机动星夜奔袭千余公里至陌生机场,并于次日一架战机突发故障的不利条件下坚决完成警巡任务;2015年以来,大队连续执行大航程海上警巡任务,飞行员顶住全程无线电静默、远海无备降场的极限压力,机动距离越来越远,作战半径越来越大;2016年,在某演习中大队受命扮演“蓝军”角色,体系对抗中大比分战胜“红军”,中队长李汪洋击落战果在全体飞行员中排名第二,大队参与创新的某战法获得导演组“作战编组优秀战法奖”;在歼击机飞行员最看重的对抗空战竞赛考核场上,从最初的难求一胜,到现在的敢打必胜,他们完成华丽蜕变。

  战场打得赢,建设过得硬。大队思想政治工作、党支部建设等其它工作与中心工作齐头并进,多次圆满完成空军、战区空军级大项教育试点任务。先后被原四总部、空军评为基层建设先进单位,荣立集体一等功一次。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徐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