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驻港特战连:士兵被按喝脏水锻炼个人意志

2017-06-19 09:23:00 央视网 分享
参与

  近日,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签署命令,授予驻香港部队某旅特种作战一连“香港驻军模范特战连”荣誉称号。6月16日,《面对面》记者在香港专程探访了这支神秘的特战部队。在训练场,我们见到了这支特战连的连长陈玉飞。

  记者:他们为什么要往这个泥地里面跳?

  陈玉飞:第一个要适应这种环境,因为在作战过程当中,很有可能要出现这样的情况,第二个之前他的身体是干的,现在进去以后他身体是湿的,让他的身体又重了,第二个身体是湿的情况下,还能完成后续的动作。

  记者:就这么湿着训练一天?

  陈玉飞:对,作战的环境过程当中,你也不可能知道,你是干的还是湿的,所以说每一种环境都要适应。

  记者:我看了一下这一趟下来,是不是最难受的,就是往泥坑里边蹦?

  陈玉飞:也不是最难受的,还有一个更难受的在那边。

  记者:哪个?

  陈玉飞:那边他在呼吸急促的情况下,他要潜水区通过。记者:你带我去看一下?

  记者:你们还往下推?

  陈玉飞:必须的,必须要往下按他?

  记者:他们已经跳下去了,干什么还要按?

  陈玉飞:因为他自己他不想进去,我们需要用外界强制的压力,把他按下去。

  记者:真下得去手?

  陈玉飞:这里应该是点火了,点上火以后才考验。

  记者:你看,他们这三个小伙子就是辅助性的。

  陈玉飞:让他的环境更加恶劣一点儿,对他外界的影响更大一点儿。

  记者:这个你觉得还不够狠,还有更狠的。

  陈玉飞:这个可能对他的身体方面,这个心理上也有这边。

  记者:哪个?

  陈玉飞:这边这一个,来这里,跑完上来以后,人的呼吸是非常急促的,他进去以后这个水,基本上到了障碍物的上面,需要他从这里经过。

  这支特战部队进驻香港已20年,每次军营开放活动都少不了特战一连官兵的压轴好戏,在历次重大军事演习中,连队屡屡在关键时刻发挥关键作用,被誉为“出手即震撼”的“香江利刃”。

  记者:这个训练多长时间了?

  庞阳挺:我已经训练三年了。

  记者:你感觉过这个难吗?

  庞阳挺:刚开始是比较难的,刚开始去游不过来。

  记者:你现在过这个一口气可以过来吗?

  庞阳挺:现在一口气可以过来了。

  记者:你曾经喝没喝过这儿的脏水?

  庞阳挺:曾经经常喝。

  记者:喝这水什么感觉,什么滋味?

  庞阳挺:苦涩,想吐,喝完就是恶心。

  记者:你理解为什么要参加这么艰难的这些训练,为什么?

  庞阳挺:我感觉战斗非常锻炼我们的意志力,如果在很累的情况下,能坚持住的话,我相信以后,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我们都能坚持住的。

  记者:你恨不恨他,他把你往里按?

  庞阳挺:刚开始的话最讨厌的就是他,后来慢慢觉得还是很对的,要锻炼我们整个人意志。

  记者:特种兵是为了什么?

  庞阳挺:为了祖国需要的时候我们能够拿得出手。

  记者:我看他们到水池子边上的时候,犹豫的还是有一点儿犹豫,你能看出来他们犹豫来吗?

  肖瑞华:看出来了,他们害怕。

  记者:训练这么长时间了,到这儿心里还是有一点儿犹豫?

  肖瑞华:肯定是要犹豫的,因为过这个里面,尤其是跑完全程之后,体力包括耐力,都已经消耗得比较大了。

  记者:你就往下按人家?

  肖瑞华:必须要按,就是要靠我去超越他们的极限,只要超越他们的极限,他们永远不知道,他们有多厉害。

  记者:那你按人家你行吗?

  肖瑞华:我肯定行,我就是这样过来的。

  记者:你被人家按过去的?

  肖瑞华:我也是被班长按过来的,我才知道这个是有多么重要,所以我才会帮助他们成长。

  记者:小伙子,你跟我说说这种感觉,这种天站在这儿 ,你看我这身上汗,这个水,站在这儿臭烘烘的,你说说你是从那时候过来的,什么滋味这是?

  肖瑞华:当时也是恨之入骨吧,本来已经很累了,还搞这种,感觉不是很理解,但慢慢我成长了,我体能技能包括我的意志力,包括我的思想全部得到锻炼了,我以前也是一名新兵,现在我当班长了为什么,就是因为我在不断进步,叫老班长给锻炼出来了。

  记者:他们恨你,你知道吗?

  肖瑞华:我也有这个感受,我知道,但是他们会感谢我的。

  事实上,特种兵并非天生就有特殊本领,每招每式都是汗水和鲜血浸泡出来的。连长陈玉飞,2011年来到驻港部队,当时,他刚从解放军体育学院毕业,虽然身体素质还行,但特种兵的各项专业技能却是一点没有,面对质疑,当时还是排长的他从零练起。

  记者:你真的到了驻港部队,你成为了特种兵一员之后,哪些训练你觉得是很难的?

  陈玉飞:一个滑降训练,从15米的攀登楼上滑降下来,当时对我的挑战是常大的,因为之前没有接触过,第二个我自身有点儿恐高,到了高空作业以后,心理素质是一个很大的冲击,当时自己是克服了很久,然后才完成了这项内容。

  记者:很久有多久?

  陈玉飞:两个月吧。

  记者:但恐高好多人一辈子都克服不了?

  陈玉飞:只能去适应,用最笨的方法去适应。

  记者:怎么适应?

  陈玉飞:第一个先站到楼顶上,在那里左右徘徊,看着别人在训练,我就在那里徘徊,在那适应这个高度。

  记者:徘徊是什么意思?

  陈玉飞:来回在上面走,不断往下看。

  记者:你走的时候心里什么感觉?

  陈玉飞:感觉非常沮丧,看到别人一个一个都能滑下去,自己作为一个排长,还不能完成这项内容,自己觉得非常沮丧,当时我暗下决心,我必须要完成这项内容,完成这项内容完了以后,我要完成其他的内容,我要成为特战专业的尖子,不能让别人看不起我。

  训练场上,陈玉飞和大家摸爬滚打,障碍、攀爬、器械样样训练不少。休息时,他独自加练,拼命追赶。2012年,也就是进入驻港部队一年之后,陈玉飞参加原广州军区建制特种营比武考核,获得干部组第一名,彻底服众。除了提升自身素质之外,陈玉飞还带领士兵对训练科目进行创新,在攀登课目训练中,连队过去按大纲要求采用绳索保护,官兵没有安全顾虑,动作利索好看,对外表演也十分出彩。2015年,在连队战斗力标准讨论中,有的官兵提出,实战中万一条件不允许使用保护绳怎么办,一句话让陈玉飞上了心,他立即开始研究无保护攀登训练,从有绳变无绳,风险系数陡然增高。

  准备,开始,好,停一下,自己停,站在这里,刚才你在爬的过程中存在最大的问题,在撑臂过程中身体有点后仰。

  陈玉飞:其实第一次进行无保护攀登训练的时候,对我的心理挑战也是非常大的当时爬第一层,第二层,还是没有问题。

  记者:多高?

  陈玉飞:12米这个楼房,但是爬到第三层的时候,这个人的心理方面,有一种莫名的恐惧感

  ,下面非常高,后面也没有保护绳,没有那种安全感。

  记者:底下有没有保护设施,比如说垫厚一点儿?

  陈玉飞:有保护的垫子。

  记者:万一从12米上掉下来了,人会摔坏吗?

  陈玉飞:没问题,这个垫子没问题,因为我试验过。

  记者:什么叫你试验过?

  陈玉飞:我们当时连队党支部确定要进行这方面的训练的时候,我们组织了大概有七名的训练尖子进行试训,我们先试验一下,这个训练方法行不行,然后再全连推。

  记者:你所谓的试就是你很有可能故意要往下摔是这个意思吗?

  陈玉飞:有这个意思,这是里面的一个环节。

  记者:那谁摔?

  陈玉飞:我摔,我摔下来如果是安全的,大家可能说连长掉下来了很安全,那我们也会去爬

  记者:因为有试验的性质,有一定的可能性,摔下来是有事的

  陈玉飞:对,当时我为什么要摔下来,当时大家在攀登的过程当中,我告诉他们,我们上级给我们买了保护垫,这个保护垫非常厚非常安全,但是大家都在下面讨论,谁知道安不安全,我说在训练过程当中,我们用实践证明一下,那一次我是没有告诉他,我要掉下来,其实我说我来爬一下试一下,我就爬,结果爬了二层到三层这个地方,快到三层了,我就故意掉下来,其实他们不知道,看到我掉下来,赶紧跑过去大家围过来,我就很自然站起来,我告诉大家,其实我是故意掉下来的,我就想证明这个垫子是安全的,现在已经证明了垫子非常安全。

  记者:你用这样的一种方式,你在爬到二三楼,快到12米的时候,你这个故意你当时心里怕不怕?

  陈玉飞:其实晚上我做了很多的思想斗争,我说一定要试一下,如果我不试的话,大家就克服不了这个恐惧,如果克服不了这个恐惧,这个任务这个课目,我们很有可能就完成不了。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