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密“蛟龙-600”:军民两方面都有着很多用途

2017-06-13 08:15: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鸣谢:科学传播网

  2016年珠海航展上我国新一代水上飞机蛟龙-600亮相,虽然不及同台亮相的运-20和歼-20吸引眼球,但是它对我国航空业的重要性也是相当巨大的。

  2016珠海航展上的蛟龙-600

  我国是个海疆辽阔的国家,海岸线绵长,又有很多岛屿,而且分布面积非常广泛,对于水上飞机,尤其是大型水上飞机有着很急迫的需求。

  在民用方面的护渔护航,部队在训练和作战中不可避免出现会海洋上空的空勤人员弹射、跳伞,舰艇上的海勤人员落海;一些无法建设常规机场的海岛上,驻守部队也不可避免会出现紧急的后勤补给需求或者诸如重病、重伤人员需要尽快向后方转移的情况。相对于大型水陆两用直升机,大型水上飞机同样能在目标范围内水域降落、滑行、起飞,但其大航程、大装载容量、长滞空时间、大飞行速度的性能优势往往是无可取代的。因此大型水上飞机来执行巡察、反潜、 救援(尤其是灭火)和海岛补给是非常合适的。

  因此上世纪五十年代,我国进口了一些苏联的别-6水上飞机,并在六十年代末期退役。别-6的性能在当时尚算先进,但是引进数量太少,仅有6架,根本不够用,由于后来中苏关系恶化,别-6也就没有了来源,因此仅有的几架飞机就倍加珍贵,1964年曾发生过别-6因携带的深水炸弹意外爆炸而损毁坠海的事故,就是这样一架严重受创,沉入海底的飞机,后来也被打捞起来修复后继续使用,中国的水上飞机之缺乏可见一斑。

  在这种情况下,自研水上飞机就成了我国唯一的选择,我国在1968年筹建了水上飞机研究所(605所,后改名中国特种飞行器研究所),与哈尔滨飞机制造厂(122厂)联合研制新型水上飞机,即后来的水轰五。1976年首飞,1986年投入海军使用。

  水轰五是参照别-6水上飞机放大,并且更换机翼设计的产物。指标基本上参照别-6制定的,对于当时的我国来说这是唯一的选择;但论证的过于仓促和航空工业能力的限制,使得水轰五的飞行平台设计过于原始、简陋,存在着严重的性能落后和功能局限性。

  片面追求大而全,加入很多不切实际的功能,导致整机性能不足,电子设备十分落后,三四十吨的飞机驾驶全靠飞行员人力操纵舵面,不能做到陆地上起降,只能在水中起降,上岸要专门修建的伸入水中的水泥坡道,因此部队装备数量不多(中国海军共编有7架水轰-5,包括1架原型机和6架生产样品机,实际装备4架),加之使用频繁,寿命将尽,导致事故频发,最近一次事故发生在2013年5月30日,当时北海舰队一架水轰-5在青岛胶州湾海域进行飞行训练时失事坠海。这正是机体寿命将尽的征兆,尽管维护已经是尽心尽力,仍是力有不逮。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