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中乐:忆钱其琛在祖国的危难时刻挺身而出

2017-06-12 07:24:00 环球网 胡中乐 分享
参与

  忆钱其琛在祖国的危难时刻

  胡中乐

  5月18日,蓝天白云,北京八宝山革命公墓庄严肃穆,将迎来中国外交战线杰出的领导人钱其琛副总理的告别仪式。

  上午9时许,党和国家领导人前来送别。随后,我们进入大礼堂。三鞠躬后,瞻仰老首长遗容,只见钱副总理瘦了,但仍安详自若。我握着周阿姨的手说,“您要节哀。我是外交部机关党委小胡……”周说“谢谢小胡。”80多岁的周寒琼,也是革命老同志了,与钱其琛共同走过艰难而辉煌的岁月!

  祖国危难时刻挺身而出

  我走出大礼堂后,遇到老领导原外交部副部长杨文昌,只见他双眼通红含着泪。我上前握住杨副部长的手安慰他。此时,一些记者认出杨文昌,蜂拥而至进行采访。有人问:“杨部长,钱其琛副总理去世,您的心情怎样?”“非常悲痛!”杨不假思索地答道。又有香港记者问:“请谈谈您对钱副总理的评价?”稍顿,杨文昌说,“钱其琛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前后,国内外形势突变的危难时刻,挺身而出,是立了大功的……”

  立了大功!没错。笔者那时从军队刚刚调入外交部机关党委宣传处,目睹并有幸参与有关工作,亲身领略了老革命家们的风采。此时,心藏20年多年秘密的记忆闸门打开了……

  上世纪末期,由于当时的国内外形势风云突变,一时间电闪雷鸣,乌云翻滚,颇有“黑云压城城欲摧”的况味!

  因本人工作关系,来往于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和中宣部等,深感我党上下、国家上下,众说纷纭,出现了恐慌徘徊之势。中国向何处去?

  接下来的时间里,形势越来越恶化!正当我党我国面临巨大危险时刻,邓小平同志亲自及时找到钱其琛部长深谈,研究并作出指示。开始,由我们机关党委宣传处组织部机关处长以上领导,在部东楼礼堂听了钱部长关于国际形势报告。钱部长作报告历来言简意赅,不罗嗦,不重复,时间一般把握在2小时之内。钱部长直入主题,对苏联解体,东欧剧变,谈看法。他说,苏东剧变并非坏事,要历史辩证地看待问题,苏联大兵压境对我安全上造成巨大威胁,苏解体有助于减轻我压力,不要一荣俱荣,一损俱损;要摆脱单纯的意识形态外交,应以祖国综合利益为主;我们要坚定社会主义信念,走自己改革开放的发展道路……

  在台下,我观察到,处、司、部级领导们,从开始的神情凝重,到眉头松开,到心情舒畅,有了质的变化。当然,我知道,这主要是邓小平同志高瞻远瞩、运筹帷幄的指示意见,而作为得力助手钱其琛,这名早年在地下党,后团中央工作以至从事外交事业的同志,同样功不可没。

  报告结束,我看了一下手表,恰好2个小时,极为精准!随后,我们宣传处起草了《政治工作简报》,经钱部长修定后,上报下发国内外有关单位与部门。

  外交部的简报,在上层引起反响。没过几天,根据党中央指示,中央国家机关工委和中宣部等邀请钱其琛部长,在中南海怀仁堂做形势报告,在京的省部级以上党政军官员参加。我作为部里的随行工作者,观察到大家听得很认真,大礼堂异常安静,只听钱部长的一字一句、掷地有声的精彩讲话。钱部长的报告,有助于在高层中的释疑解惑,统一认识。

  在以后的时间里,钱部长更忙了。中央和北京市委联合组织在人民大会堂,让钱其琛同志给在京的司局级等党政军领导又做了形势报告。此时,我深深感觉到,报告像及时雨,滋润了祖国广袤的大地……

  钱其琛,1988年当上外交部长,次年赶上政治风波,在西方国家对中国进行制裁情势下,他不顾60多岁的高龄,为打破制裁与封锁,一年365天,可以说钱部长在大部分时间内,不分节假日,穿梭于五大洲四大洋之间。他患有疾病,全然不顾,纵横捭阖,展现了其高超的智慧与勇敢精神。

  苏联解体为15个国家后,钱部长指挥若定,夜以继日,不失时机地指挥大家与各个国家建交。建交速度之快,质量之高,都创下了中华民族之最,并成为世界佳话,载入史册。

  韬光养晦,外交谋略的提出。一次,我们宣传处处长熊展旗(后任驻摩洛哥大使),对我说:“小胡,昨天我参加部党委会担任记录,钱部长说,邓小平同志把他叫去,谈了国内外形势,并说‘要冷静观察,沉着应对,站稳脚跟,绝不当头,不扛旗,善于守拙,韬光养晦……’。钱部长说‘别的话语都好理解,只是‘韬光养晦’以前听过,但不是太清楚,你们好好查查,写个简报,上报下发’。咱们宣传处起草个简报吧。”

  之后,我们查古代等资料,根据现形势,起草了《政治工作简报》,经钱部长阅改后发出。说实在的,本人作为当事者,理解到邓小平、钱其琛等领导同志只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在对内对外工作上提出的一种谋略,或权宜之计而已,应该是内部掌握的策略。但久而久之,越来越公开化,并把“韬光养晦,有所作为”作为XX年外交方针与路线了。笔者认为,我国的对外政策应该还是毛主席、周总理提出的“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路线”。而韬光养晦,说白了是背后偷偷磨刀的寓意,不仅不利于对外交往,容易引起他国戒心,也并非是小平同志原本之意。快30年了,时过境迁,韬光养晦是一种奇谋,但早已完成历史使命。

  清正廉洁的高尚品德

  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前后,国家还不强盛,人民不富裕。外交部的干部工资很低,生活清苦。钱其琛部长为人师表、以身作则。

  为打破西方制裁,钱部长常年坐飞机,穿梭于各国之间。但国家给他的每天补助才1美元零花钱,根本不够用。钱其琛同志严格要求四菜一汤就餐规定,一次到某使馆,看到大摆酒肉筵席,钱部长极为生气,严令撤掉,并狠狠地批评馆领导。

  一次,我看到宣传处老覃与钱部长夫人周寒琼嘀嘀咕咕地说着什么。周寒琼原是我们宣传处副处长,后任组织处部妇工委主任。待老周走后,好奇心驱使我问老覃什么事这么神秘?开始老覃不说,但在我反复追问下,说:“你知道,老周作为中国外交部长夫人,需要参加各种各样的外事活动,但不能总穿一套衣服呀,需要不断更换服饰才行。但工资才每月几百元,哪买得起呀。就这样,我常常去街头地摊买衣服,有时还跟人家砍价,比如70元,我砍到50元。老周哪能去亲自买呀……”

  听到这里,我肃然起敬,但又不免酸楚的感觉。央央大国怎么出不起几身衣服呢?我对老覃说:“我是从总后军需部转业的,有研究军服业务,我去找王部长将军,为老周和钱部长免费做几身服装。”但老覃坚决地拒绝了我,说他们绝对不容许的!

  又有一次,我去部机关医务室看病。找到原38军战友刘莉医生,边看病边聊了起来。她因刚调入外交部不久,说道:“真奇怪!钱部长昨天还亲自来到医务室看病。要知道,军长看病往往是医生亲自登门呀。”

  听后,我哈哈大笑起来,说:“我来外交部一年多了,现在才刚刚适应。记得刚来时,有一次拿着特急件去钱部长办公室,在门口我还喊‘报告’呢,进去后,刚要敬礼又放下,很紧张。但钱部长却和蔼地对我说,你是从部队来的吧,咱们外交部周总理定下规矩,在内部一律称‘老,小’,比如你下次见我要称‘老钱’就可以了。”随后,钱部长迅速看完简报,并阅改,后又拿着铅笔在他已改处再次修改,还说着:“记住,外交公文,如同军队电报,要精准。你用的‘的、了’等尽量少用,别啰嗦。”

  钱部长的谆谆教诲,真是终生受用。在部队时我受到老前辈魏巍《谁是最可爱的人》激扬文字的影响,到外交部后又受到钱其琛语言严谨准确的真传。

  一次外交部妇工委举办驻外使领馆夫人的义卖活动。我负责布置会场,用毛笔书写会标等(父亲自小教我书法)。周寒琼主任欣赏我的字,随口说了一句“我要一幅”。到底写什么内容呢?我想来想去,颇费心思。

  在1982年我参加著名书法家李华锦学习班结业时,请李写的“世事洞明”4个大字,当时华锦老师犹豫了一下,我解释道“周总理很喜欢《红楼梦》中的‘世事洞明皆学问,人情练达即文章’警句,我摘取4个字”。

  世事洞明----不就是对钱其琛同志最准确的描摹吗!写成后,给了老周,几天后她说:“老钱很喜欢,并挂在屋里了。同时,送你一个墨盒。”我打开后,黝黑亮亮的墨盒,二龙戏珠,啊,龙是中华民族的图腾、象征。

  殚精竭虑的外交家

  一次,钱副总理在某单位参加党组织双重民主生活会。我作为部机关党委代表参加。会前,一个细节引起我的注意,钱的秘书忻顺康首先给与会的老大使们倒开水,而后才给钱副总理倒水。中国传统的君君臣臣的规矩哪里去了?不是本末倒置吗。但此时,钱其琛同志却微笑地向忻秘书点点头,表示赞许。大家深受感动。

  开会时,同志们争先恐后地发言。但此时,只见钱副总理还在批阅着文件,时不时地听着小收音机外台广播。会议结束前,由钱副总理作指示,只见他摘下眼镜,娓娓道来,并把每个人的话语要点,一一回答,解释,谈个人意见。太神奇了!人们常说“一心不能二用”,但钱副总理竟能一心三用。

  会上,钱其琛同志深情地说,周恩来总理兼外交部部长,称外交官是文装解放军,要求我们切记16字方针“站稳立场,掌握政策,熟悉业务,严守纪律”。这十六字的内容,既体现了我们党选拔干部的普遍原则,也提出了对外交干部政治、业务素质的特殊要求。毛主席说,国防与外交很重要,我们要扎扎实实地做好外交工作,永远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外交工作,简言之是由调研与办案组成。针对我部调研欠缺的情况下,钱部长在一份文件中批示“外交部搞调研的人不少,但人才不多。一个使领馆哪么只有一、两个调研骨干,我看就可以了。”钱部长是调研高手,他酷爱学习,博览群书,走到哪个国家就必须了解其历史沿革、风土人情。他要求外交官不能光是外语好,应是复合型人才,关键在口语过硬,并加大了人员在各部门的交流,增长本事。

  在抓外交业务的同时,抓紧大家的政治工作,抓好对祖国对人民的忠诚教育。钱其琛要求向部里的优秀共产党员和党组织学习,在国内外形势动荡中,保持先进性。我们宣传处先后编写2本《外交部优秀共产党员》书册,即30多名党员和党组织列入其中,在外交部引起反响,走正道、树正气,成为时尚与主旋律。

  笔者不由得想起历时500余年的春秋战国时,外交俊杰辈出。有纵横家创始人郑国的子产,有向秦王献“远交近攻”战略的范雎,有使秦“不辱使命”的小国安陵的唐且,有缒城说秦的郑国烛之武,有“完璧归赵”的赵国蔺相如,有向齐桓公献“养乱为功”之策的管仲,有被孔夫子赞为“不越樽俎之间,而折冲千里之外”的齐国晏婴。然而,最著名的莫过于鬼谷子的弟子苏秦和张仪,其“合纵”和“连横”谋略从根本上影响了战国时期的局势。

  新中国开始后的周恩来总理兼外交部长,智慧超群,鞠躬尽瘁,尽善尽美,是世界上公认的伟大外交家。但使我有幸地是,能够亲历又一名杰出的外交家钱其琛,尤其是他在党中央的领导下,力挽狂澜,精明智勇的神奇经历,将永远记忆在我的心中。

  ……

  钱其琛1928年1月出生于天津市。他青年时代追求进步,接受革命思想启蒙,立志为挽救民族危亡而战斗。他在70多年的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以及新中国成立后的各项工作中,善于学习,殚精竭虑,不计名利,文韬武略,无私奉献,为党和人民立下卓越的不朽功绩。

  钱其琛同志是中国共产党第十二届、十三届、十四届、十五届中央委员,第十四届、十五届中央政治局委员。2017年5月9日22时06分,他因病在北京逝世,享年90岁。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