翼龙无人机国外发射武器上千枚 命中率90%以上

2017-04-08 12:37:00 解放军报 分享
参与

王明亮教授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一架无人机,在不同视角下,却有不同面目。你看,在军事专家眼中,它是即将颠覆传统战争的空战“幽灵”,不怕死,不怕累,会团结还高智商;在设计师眼中,它是迎来创新发展之春的“明星产品”,战时尖兵,平时工兵,处处可用;在飞行员眼中,它是代替自己升空的“斗士”,人机合一,心神相牵,不离不弃……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架无人机——

  军事专家看无人机如何参战——

  四大“人品”颠覆传统战争

  ■空军指挥学院教授 王明亮

  无人机无人驾驶,因此被冠以“无人”,但它其实具有多重有人驾驶飞行器的运行特征和功能,故而,“似人非人”才是“无人”的真正内涵。而正是“似人”与“非人”的两重性,及其衍生出的“不怕死、累不死、讲团结、高智商”的四大品质,似人非人胜有人,赋予了无人机颠覆传统战争的强大能量。

  “不怕死”:重新定义“歼敌”

  无人机“无人”,因而具有“不怕死”的品格,貌似最忠实履行战场使命的“亡命徒”。人们研发无人机最原始的动因,就是运用其在高危环境中执行任务,避免飞行员伤亡或被俘虏的风险。

  1973年到1975年,美国空军出动无人机对防空网密布、有人侦察机不宜前往的区域执行多架次侦察任务;1982年,以色列将2款诱饵机派上战场诱敌,上演了一幕精彩的空战版“草船借箭”;目前,美国空军正在推进“忠诚僚机”项目,计划将退役F-16战斗机改造成无人攻击机,与有人驾驶作战飞机混合编队,在空袭中打头阵、当尖兵,专门摧毁压制敌防空系统,为有人机“踹门开道”。

  战争以“消灭敌人、保护自己”为基本原则。在冷兵器战争、机械化战争,乃至现阶段的信息化战争中,人始终是“战场有生力量”的主体,是一线搏杀的中心,无论是进攻还是防御,排兵布阵、战法运用,均基于人、围绕人,同时又受制于人,莫不追求最大程度杀敌、最大程度避损。

  无人机替代人成为一线搏杀的中心,具有远超过人的可损耗性,彻底改造了以人为中心的攻防套路。从理论上讲,攻方可以无顾虑地投入力量,遂行亡命式的“无节制作战”。防御方将陷入即使大量消灭敌一线兵力也难以削弱敌战斗力的巨大困境!

  面对日趋无人化的未来战争,人们将不得不对“战场有生力量”进行重新定义,为“歼灭敌人”设置新的标准,并随之订立新的攻防规则。

  “累不死”:重塑作战节奏

  有人机靠飞行员驾驶,续航力要受到人的生理极限的巨大制约,巡航时间一般以8小时为限。1991年1月17日,海湾战争爆发之时,美军8架B-52从本土远程奔袭伊拉克投射巡航导弹,又返回本土,途中经6次空中加油,共耗时35小时,创下有人机不着陆飞行最高纪录。不过这样的作战,在空战历史上仅是个例。

  在大多数作战中,战术飞机单机一次出航时间为4至5个小时,要保持战场上空持续监视和作战,必须每日组织多次兵力接替。同样受制于航时,集中兵力组织大规模空中战役,每日行动波次只能2至3个,存在长时间的间歇。

  大中型无人机,航时一般达到8小时以上,若经空中加油,留空可超过50小时。美国海军一份2007年出版的研究报告,勾画了X-47B由夏威夷海域的航母起飞、飞抵台湾海峡上空执行任务、再返回夏威夷的行动景象,设计滞空时间达25小时。

  “累不死”,使无人机可以完全打破传统作战节奏或周期,实施一种“无间歇”作战,持续连贯施压,令敌毫无喘息之机,被累垮拖垮。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徐璐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