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海军60多年诞生8任司令员 这一位最特殊

2017-01-22 08:35:00 政知局微信公众号 分享
参与

  海军换帅是这几天来政知局颇为关心的一件事。

  掌舵海军十年的吴胜利上将正式卸任司令员一职,接任的是来自南海舰队的沈金龙中将。中国海军因此迎来第8位最高指挥官。

  新中国海军成立60多年,换的司令员并不多。不过你知道么,有哪几位较特殊?

  会说俄语的首任海军司令是个“旱鸭子”

  什么什么?新中国首任海军司令,竟然是一个被毛泽东钦点的“旱鸭子”?

  这得从1949年9月21日的全国政协第一届全体会议上说起。

  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表达了建设强大海军的决心:“我们将不但有一个强大的陆军,而且有一个强大的空军和一个强大的海军。”

  要有“强大的海军”,选帅当然是最重要的。

  开国大典后不到半个月,后来评衔定为大将的时任湖南军区司令员萧劲光收到由毛泽东署名的特急电报,要求其“速来京有要事面商”。

  见到萧劲光,毛泽东说:“现在要着手筹建海军,中央想让你来当司令员,怎么样?”

  这有点突然,萧劲光坦率地说:“主席,我是个‘旱鸭子’,哪能当海军司令?”

  毛泽东摇了摇头:“我就看上了你这个‘旱鸭子’。让你去组织指挥,又不是让你天天出海。要你当海军司令,军委是经过认真研究的。”

  政知局注意到,之所以选择萧劲光这样一个“旱鸭子”,毛泽东是看上了他的留苏经历。

  “你做过改造旧军队的工作,有经验,也了解我们部队的传统。还有,我们搞海军要争取苏联的帮助,你留过苏,懂俄语,了解苏联部队情况。”

  访苏期间,通过与苏联军界的接触了解,更坚定了毛泽东任命萧劲光的决心。

  他于1950年1月13日电告在北京主持中央工作的刘少奇:“可即任命萧劲光为海军司令。”

  1月15 日,会说俄语的“旱鸭子”司令走马上任。而且这一干,就是三十年。

  即便在后来的复杂形势下,毛泽东也明确表态,只要萧劲光在,海军司令就不易人。

  8任司令员,6名“老海军”

  60多年海军军史上,到现在才有8任司令员,易帅的频率并不高。

  那么,除了萧劲光,还有谁当过海军司令员?

  萧劲光 1950年4月至1980年1月 大将

  叶 飞 1980年1月至1982年8月 上将

  刘华清 1982年8月至1988年1月 上将

  张连忠 1988年1月至1996年11月 上将

  石云生 1996年11月至2003年6月 上将

  张定发 2003年6月至2006年4月 上将

  吴胜利 2006年4月至2017年1月 上将

  沈金龙 2017年1月上任 中将

  政知局注意到,跟之后几任最高指挥官相比,第二任司令员叶飞的经历尤为特殊。

  叶飞原本就是行伍出身,因其生于菲律宾,是唯一一个具有双重国籍的开国上将。上世纪50年代,他离开部队转到地方任职,先后担任福建省省长、交通部部长。此后又回到部队,调往海军任职,71岁时卸任海军司令员一职。

  此后几任司令员,如刘华清、张连忠、石云生、张定发、吴胜利等,均是军事院校科班出身,并且长期在海军服役。不同的是刘华清是到苏联伏罗希洛夫海军学院学海军专业理论,其他人在国内军校学习。

  上述司令员也有短时间离开海军任职的,比如刘华清,就曾到国防科委工作过;再比如张定发,也到军事科学院工作过几个月时间。其他人基本上都在海军服役数十年。

  政知局发现,历任海军司令员卸任的年龄不尽相同。萧劲光是在77岁时请退海军领导岗位,叶飞和吴胜利都在71岁时卸任,张连忠卸任时65岁。石云生与张定发则都在63岁时卸任,张定发是因患病不再担任,并在卸任后四个月去世。

  政知君还注意到,石云生、张定发、吴胜利等人均是以中将军衔升任海军司令员,并在最高指挥官任上晋升为上将军衔。张连忠略有不同,他于1988年1月担任司令员,当年9月中央军委恢复授衔,他被授予中将军衔,五年后晋升为上将军衔。

  联想到沈金龙中将的履新,看来中将司令员在海军已有不少年的惯例了。

  投诚的舰船到“航母时代”

  在几任司令员的手里,中国海军从没有家底进入了航母时代。

  首任司令员萧劲光上任后,仅有的作战舰艇是起义投诚的几艘国民党舰船。1950年代,中国获得了苏联方面6种舰艇的全部数据图纸等一系列技术援助,并购买获得4艘“愤怒”级驱逐舰,那是当时我国海军最强大的水面力量。这些软硬件构成了新中国海军起家的基础。

  根据当时我军的实力和客观现实,萧劲光为我国海军定下了近岸防御的战略,并提出“空、潜、快”的战术遵循。“空”即指从海岸起飞的海军航空兵力量;“潜”即指潜艇力量;“快”即指鱼雷快艇。基于这样的方针,在萧劲光任内,成功守护西沙群岛领土完整。

  “空、潜、快”的思路,主导了中国海军44年之久。

  而在刚卸任司令员的吴胜利任内,海军发展更为迅猛。

  一位与吴胜利有多年交往的相关人士对媒体表示:“强势海军司令推动了海军强势发展”。

  “上任伊始,吴胜利就显现创新精神,摒弃了中国海军此前小艇打大舰的传统思想,并且提倡中国海军走出去。”一位要求匿名的专业人士表示。

  吴胜利在任十年期间,作为流动的国土中国海军的足迹遍布全球,创造了无数“首次”:中国军舰首次通过宗谷海峡;首次绕行日本海一周;2013年,中国首艘航母辽宁号投入训练;去年与今年相交之际,辽宁号及属舰首次突破“第一岛链”,游戈大洋。

  说到这里,政知局必须提到一个人——“中国航母之父”刘华清。他曾放话:“中国不发展航母,我死不瞑目。”

  发展航母的指令是在1970年下达的,这项“非常光荣的政治任务”,落到了时任国防科委副主任刘华清的头上。几经波折,1995年,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刘华清获知原苏联在黑海造船厂建造的一艘未完工的航空母舰准备出售,正在寻求买主,便指示有关方面迅速调研论证,而后达成合作。

  2004年8月,中央正式批准航母工程立项上马。而今,已经具备实战能力。

  三任司令员,都当过“院长”

  要有实战能力,一靠培养、二靠锻炼。说到培养,海军大连舰艇学院不得不提。迄今为止,有三任海军司令员都当过这所学院的院(校)长。

  第一位是萧劲光,他担任的是大连舰艇学院的前身——大连海校的校长,而张学良的弟弟张学思则是当时的副校长。

  这里有一段故事。

  早在1949年5月,周恩来在中南海接见张学思,告知要调他负责筹办一所人民海军的‘黄埔军校’。”后来中央军委决定由他担任海军学校的校长。由于萧劲光是张学思的老领导,将出任海军司令员。张学思考虑到新中国第一所海军学校地位重要,便向军委和聂荣臻打报告:“建军和建校历来都是一致的。建议军委任命肖劲光司令员兼任校长,我任副校长。”随后,中央采纳了其建议,任命萧劲光为校长,张学思为副校长。

  时隔多年,大连舰艇学院院长的位置上,又走出来两位海军司令员:吴胜利、沈金龙。这使得政知局对这所院校尤为关注。

  最后,政知君帮有志于去这里学习的高中学子们查了查,这所学校历年高考在每个省的录取分数,基本上比当地的重本分数线高40分左右。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