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限小子苦练成空降兵 改掉玩山地车习惯动作

2016-12-13 09:04:00 解放军报 分享
参与

  巨大的轰鸣声震颤着机舱内的空气,姚浏抱紧备份伞,身体一动不动,像拉紧的箭蓄势待发。

  “嘀嘀!”忽然,伴随着低沉的信号声,机舱尾部绿灯亮起,姚浏顿时感觉浑身是劲儿。他迅速起身,转向机尾,压低上体,做好离机准备。

  “数秒!一定要数秒!”机门处,投放教员大声进行最后的提醒。

  姚浏正想着教员提示的动作要领,就已经看见前面的战友开始挪动脚步,快速向机门方向运动。来不及思考,姚浏本能地紧跟前一名战友的步伐向前冲,忽然感觉眼前一亮,一阵猛烈的寒风吹来,身体就蹿出了机舱门。

  紧接着,身体急速坠落!

  这感觉,让姚浏似曾相识。几个月前,酷爱极限运动的姚浏,兴致勃勃地体验了一把蹦极运动。再往前推2年,尽管只有16岁,但在家乡古城阆中玩山地车速降的圈儿里,姚浏早已是小有名气的“极限小子”。

  “酷爱极限运动?那伞降训练肯定是‘小菜一碟’吧!”姚浏入伍第一天,班长高强以为自己捡了“宝贝”。谁知伞训刚一开始,姚浏的表现就让人泄气。

  “咔!咔!看到没,收腿要协调!”高强一边给姚浏做示范,一边嘴上配合节奏给他讲解。姚浏努力按班长的要求反复练习,却始终改不掉玩山地车时养成的习惯动作,急得他抓耳挠腮。

  伞降训练第一阶段考核,姚浏不出意料没及格。只见他低着头走下考核场,灰头土脸,一言未发。班长讲评,晚上开饭,读报看报,姚浏的头就没有抬起来过,往日里焕发神采的眼眸也黯淡下来。

  入伍前,上家乡最好的重点高中,玩别人羡慕的极限运动,被一所不错的大学录取,姚浏的小日子顺风顺水。

  “怎么就过不了这道坎儿?”姚浏目光空洞地望着地板,一种前所未有的挫败感席卷全身。

  他想起当过兵的爷爷。那年汶川大地震,爷爷看到电视里播放的空降兵15勇士舍命伞降孤城的感人画面,曾激动地说:“我这辈子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当上空降兵。”入伍前,姚浏特地来到爷爷坟前,告诉他自己当上了空降兵。

  点过名,姚浏找到高班长,请他开个“小灶”。“我感觉很丢人。”他一脸诚恳地对班长说,“请班长带我练到优秀为止!”“右腿发力不对,不要使轴劲儿……”姚浏还叫来一辆高铁拉过来的新兵战友,请他也来帮自己查找问题。

  灯光昏暗,寒风阵阵。在两人的陪伴下,姚浏反复琢磨要领,反复练习离机动作。裹着大衣的哨兵远远地注视着训练场。第一班哨兵下哨的时候,姚浏这才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结束了一天的“加餐”。

  缠了班长半个月,姚浏终于从“突击队”晋升到了“示范组”。首次升空跳伞前,连队挑选示范跳伞队员,姚浏以各项考核全优的成绩入选。

  急速坠落,扑向大地!突然,姚浏感觉像被一双大手拉了一把。他这才意识到,降落伞张开了!

  姚浏抬起头,按操作流程,看了看自己的伞衣,长嘘了口气。身下是壮美的河山,姚浏猛然发觉,成为一名真正的空降兵,才是他这辈子最美妙的“极限”体验。(刘汉帝 蒋 龙)

  心声

  挑战无极限

  ■姚 浏

  没有什么能够真正打败一个人,除了你自己。挑战自我,战胜自我,超越自我,这是我从不算丰富的阅历中总结的经验,也将是我未来军旅路上坚守的人生信条。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周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