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警惊险排爆:炸弹随时或爆炸 成功后瘫坐地上

2016-06-24 08:22:00 四川在线 分享
参与

  “滴,滴,滴……”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空气仿佛凝固,一双手微微有些颤抖。红线、蓝线、黑线,到底哪根是雷管线、电源线、计时线?排爆者最终将钳子剪向其中一根导线,计时器的声音戛然而止……

  这是电影里的一个拆弹情节。现实中,排爆特警的工作并非剪几根线这么简单。成都市公安局特警支队二大队,从2005年成立至今,处置涉爆警情无一失手。2016年5月4日,二大队获得共青团成都市委员会颁发的“青年文明号”荣誉称号。

  6月,一个炎热的午后,记者在市公安局特警支队办公室见到了二大队副大队长杨兆宇。从事排爆工作11年的他,成功处置涉爆现场数十起,立三等功6次,是二大队里公认的排爆能手。他为记者讲述了惊心动魄的排爆故事。

  现场:一场无声的生死搏斗

  去年一个夏日,成都巡警在市内某客运站截获一个白色塑料箱,里面放着爆炸装置。接到命令后,杨兆宇和他的排爆小组火速赶往现场。

  他们在客运站40米外拉起了警戒线。仅3分钟,大家就明确了各自的分工。杨兆宇又一次担起主排手的重任,两名队友随即帮他穿上重达35公斤的排爆服,戴上5公斤重的头盔。

  又是3分钟,杨兆宇推着液氮机缓行,周围的空气瞬间凝固,偶尔听闻几声蝉鸣。

  抵达放白色箱子的位置后,杨兆宇用液氮使之冷却,让爆炸装置的电子系统失效。随后,通过X射线透视仪,察看密闭箱子中爆炸装置的大致结构,然后凭记忆将箱子里的爆炸装置的部件拆除。“起爆系统有电路板和药包。”杨兆宇脑中不断重复刚才的影像,小心翼翼地将里面的药包分离出来。药包拆除后,整个装置大致安全,但为确保万无一失,他屏气凝神将旁边的起爆源也拆了出来。此时,大颗的汗水从笨重且不透气的头盔里流出。

  30分钟,整个爆炸装置拆除完毕,杨兆宇给队友一个手势,副排手和保障人员迅速上来支援,帮杨兆宇脱下厚重的排爆服,将拆解后的爆炸装置留证。

  “炸药的剂量不算多,但整个装置放在装有25公斤汽油的桶里,如果引爆,后果不堪设想。”虽然已是拆弹老手,但杨兆宇也不禁捏了把汗。对于杨兆宇和他的队友来说,这30分钟里,无疑是一场无声的生死搏斗。

  危险:防爆服也无法完全保障安全

  “像现在这种天气,穿上防爆服,相当‘酸爽’。”杨兆宇调侃道。因为不出10分钟,里面全部湿透,人完全处于脱水状态,而且智力和行动都会变得迟缓,但他们必须在这种状态下,完成非常危险的任务。

  就算有厚重的防爆服保护,排爆人员依然会有生命危险。据介绍,排爆服只能隔绝小当量爆炸,一旦现场有爆炸,防爆服也没用。

  尽管排爆工作都配备高科技装备,但危险可能随时袭来,“比如,用X射线透视仪进行透视分析时,我们在显示屏内只能看到二维的图像,一把刀从侧面探测,就只是一根很细的线,里面的真实情况并不能完全准确地判断。”杨兆宇说。

  对于排爆特警来说,最大的恐惧在于不可控因素很多。他们排爆的周围环境基本上都很复杂。而且他们事先不知道爆炸装置是什么构造,也不知道它什么时候会因为什么引爆,而罪犯很有可能就隐藏在周围的人群中,很难预料会产生什么二次危害。

  杨兆宇至今清楚地记得,2012年11月一次拆弹,是他人生中最漫长的30分钟,任务完成后仍心有余悸。

  那天,他突然接到任务,在一个装满化工原料的小型仓库里发现了疑似爆炸物——一个书包,他立即带队赶赴现场。待到机械手将书包转移出仓库后,他轻轻地将其打开,这时,他突然发现炸弹的计时装置,不是倒计时装置,“这就意味着炸弹随时都可能爆炸。”虽然已是身经百战,但他深知,自己的每一个动作,都在生与死的边缘徘徊,“我完全没有掌控力!我没有对手,更没有退路,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煎熬。”当爆炸装置拆解后,他直接瘫坐在地上。

  但杨兆宇并不后悔成为一名排爆特警,“我们是人民警察,首要任务就是保护人民的安全,我们行动快一分,群众的安全就多一分;我们离炸弹近一点,群众就离危险远一点。”

  训练:必须做到百分之百成功

  有些爆炸装置藏得非常隐秘,比如垃圾袋、茶叶盒、天花板,“这些都需要进行地毯式搜查。”这些职业习惯,也让杨兆宇平日里警惕性特别高,如果看到路上放了一个行李箱或者一个无人认领的包裹,他都会下意识地绕道而行,不愿意靠近它。

  除了“草木皆兵”的心理状态,“我们特警很多都有严重的掉发问题。”杨兆宇说,因为他们在平时训练和排爆现场都会用到X光机,辐射很大,是医院做胸透的1000倍,对人体内的白细胞损伤非常大,使血液中的白细胞数量减少。

  排爆特警的筛选条件非常严格。先从大学本科的理工科专业学生中挑选,然后要看心理素质是否过关,不过关的,就会淘汰。

  新人进特警支队后,还需要进行2至3年的培训,才能上案子。培训包括爆炸理论知识、案件分析讲解和对抗训练。对抗训练就是一攻一守,一个制作炸弹,一个负责拆弹。“要知道炸弹怎么做,才知道怎么拆,而且双方都不知道对方是谁,没有套路可循。”杨兆宇说,在训练的时候,一定要养成小心翼翼的习惯,因为只有一次机会,必须做到百分之百成功。

  杨兆宇介绍,排爆方式有三种:一是销毁,将这些爆炸装置运送到空旷的地方,利用引爆装置将其引爆,避免对群众造成危害;二是,对于一些老化的爆炸装置,用水炮枪等设备对其进行物理分解,破坏其内部结构;三是,遇到一些敏感度很高的爆炸装置,只能手工拆除。

  有人形容他们是“孤独的英雄”,但杨兆宇并不赞同:“一个排爆手一生只能当一次英雄,那就是你牺牲了。”

  杨兆宇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平平安安回到家”。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程尹(实习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