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潜艇远航出现异响 千钧一发避免艇毁人亡

2016-02-09 09:17:00 解放军报 分享
参与

“信号台同意我艇离码头!”

  “左辅推后退,右满舵!”

  突如其来的纷扬瑞雪中,一艘潜艇在东部战区海军某军港解缆起航。这是农历丙申年春节前的一天,我们作为随艇记者,与这艘潜艇一起破浪出征。

  攀上舰桥,风雪扑面,舰旗猎猎作响。此次任务指挥员、某潜艇支队支队长胡武波,正指挥多个战位协同操纵潜艇离港,此起彼伏的口令恰似战鼓声声……

  迎面,东海苍茫,山岛竦峙,海平面正在视线中逐渐隆起,很快就要消失在我们头顶;身后,城乡沃野年味正浓,辛苦一年的人们正欢天喜地把家还,祖国,又迎来一个丰收年景。

  万家团圆日,将士出征时。潜艇兵,将写一首怎样的“出塞曲”、唱一阕怎样的“将军令”?

  下潜!下潜!

  沿一级级垂直钢梯向下、向下,潜艇内景乍现眼前。这是被一个个狭小舱室狭窄过道分割、被数不清的管线仪表充斥的狭仄空间,灯光里,官兵像深海中的鱼,来往穿梭。钻过一道道圆形门洞,指挥、潜望、通信、武器等各种舱室、平台次第呈现,水下蛟龙,正在我们眼前掀开它的神秘面纱。

  “轰——哧——”艇外传来一阵轰鸣。

  “这是排水下潜的声音。”伴随轻微的摇晃,官兵们告诉记者,潜艇开始下潜。

  指挥室里,艇长于洪涛拆开密封的行动方案,艇政委姚光荣作简短战前动员。任务部署迅速展开,各种指挥平台开始高效运转,各个战位值更艇员全神贯注,战斗的气息令人振奋……

  下潜!下潜!

  在一个注有许多标记的航海图前,胡武波神色凝重地为记者标出两个坐标点——“这个点,是我们现在的方位;那个点,就是2015年春节我支队另一艘潜艇潜入深海201.5米处,为祖国守岁的地方。”

  201.5米——2015年,这个象征,令官兵难忘,让祖国欣慰。

  “不要问我在哪里,问我也不能告诉你”“咱们一家不团圆,是为了万家更团圆”……年年岁岁,日日夜夜,潜艇兵的父母妻儿,从来不知道他们何时出海、何时归来。只要电话打不通,就意味着已经出海。只要接到部队邀请去码头接艇,就知道团圆的时刻即将到来。

  穿行舱室,官兵悄悄告诉记者,多少远航的夜晚、休更的枕边,大家都会给亲人写下永远寄不出的家书。有的,写给卧病的父母;有的,写给深爱的恋人;有的,写给出海时马上临产的妻子和估计已经出生的孩子……

  寄不出的信,何时能念给收信的人听呢?不知道。只知道深海一片黑暗,战斗仍在继续。

  每次远航,潜艇官兵承受的都是深海作战的生死考验、生理心理的严酷挑战,更有对祖国、对亲人深切的思念……官兵们告诉记者,每名首次远航深潜的水兵,都要在深海参加潜艇兵特有的“成人礼”:饮一杯苦涩异常的深海海水——那能让人记一辈子的苦涩,只有军人才能品出甘甜!

  下潜!下潜!

  测深表上,深度在增加,潜艇被深海的寂静包围——那种深不可测的静、听得到心跳的静,压在艇壁上,敲在官兵心头。

  “静?必须静!”在潜艇的心脏——动力舱,轮机区队长向桥话语冷静。

  这位给全艇提供动力的士官为记者揭开了“静”的秘密:假如潜艇餐桌上掉下一个盘子,都有可能被远处的敌人捕捉到,所以降噪是潜艇隐蔽的关键,动力系统声音小一个分贝,安全就增加一分,连艇员说话走路都讲究一个“轻”字。

  静水深流,“静”的背后,是无处不在的“险”。

  向桥的值更战位和休息铺位仅几步之遥。值更自不待言,就是休更,他也得竖着耳朵,三分睡、七分醒。就在不久前的一次远航,他休更时听到一丝不易捕捉的异响!一骨碌下铺,三步并两步,他瞬间判断后,果断按下紧急停车按钮。事后排查证明,他的这个动作,在千钧一发之际阻止了海水倒灌,避免了艇毁人亡。

  静水深流,“静”的背后,是于无声处的战斗——

  舵信技师战位上,从军26载的一级军士长蒙万军正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他手中舵盘的每一次轻轻转动,引领的都是潜艇的战斗方向。他身边闪着幽光的航海罗盘显示,他的目光远远超越视距。

  无线电技师王昌才眼前,数十台精密仪器同时开启。每次执行任务,决定成败关键中的关键——通信密钥,就在他的手中。他每一次接收和发报,看上去是一堆天书般的电码信号,却正是潜艇蹈海强军、逐梦大洋的坚实脚印、前进坐标。

  走近武器平台,硕大的导弹、鱼雷引弓待发,沉默少言的海军少校、指控操纵长王能锋正带领部下熟练检测武器状态。和所有战友一样,他热爱和平,但决不惧怕战争。一次次实弹演练,他曾让手中武器发出威震海天的怒吼。挽弓当挽强,踏浪射天狼,这正是中国潜艇走向远洋战风斗浪的勇气与底气。

  “我们潜艇部队有能力走向更远更深更广阔的海域,执行任务,完成使命,捍卫祖国安宁。”这是一支走向深蓝的海军为大国崛起护航的自豪。

  自豪,来自中国经略海洋的战略远见,来自不断加速的武器装备更新换代,来自这群当兵想打仗、为国敢担当的潜艇兵。

  走过这些战位,接触这些貌不惊人的水兵,记者被他们的战斗状态“惊心”:他们一睁眼,扫描的是全球海图、大国经纬;他们一张嘴,谈论的是中国航道、经略海洋——战略瞭望与战备不怠,被他们悄然统一于小小战位!

  下潜!下潜!

  一道命令,记者身处的潜艇从训练状态转入战斗状态,一系列带有战役战术背景的课目迅速展开,官兵投入新的战斗……

  瞩望大洋战场,坚守深海阵地,这是一群拥有什么样的灵魂、本事、血性和品德的中国军人?

  在这阳光照不进的深海,他们眼中没有忧虑,嘴里没有抱怨,内心铺满阳光。“潜艇没有舷窗,我们的心里有舷窗”“不要问我在哪里,祖国和人民在心里”——这是属于潜艇兵的诗句。

  在这望不到天空的深海,他们有一个特殊嘉奖:当潜艇上浮时,奖励优秀艇员通过潜望镜看一眼天空。有时,能看到一片醉人的湛蓝;有时,能看到一轮海上明月。那是他们守望的和平天空,那是他们与祖国和亲人的万里共婵娟——这是属于潜艇兵的荣誉。

  在这鲜有人迹涉足的深海,他们为什么战斗不息?支队政委何永明给出这样的答案:国家安全、国防战备,不仅要有空天、山巅、边境、海面的“哨所”,还要有深海“哨所”,才构成闭合链路、完整体系。潜艇的航迹,是深海里的寂寞长跑,国家战略的大棋盘,不能没有这枚“棋子”——这是属于潜艇兵的使命。

  下潜!下潜!

  万家团圆时,万里未归的潜艇兵,国的安宁、家的祥和里,处处有你们的身影……

  归航!归航!

  去深海守望家国安宁的潜艇兵,祖国和人民时刻等待你们胜利归航…… 上图:潜艇出航。沈缙麟摄

  (东海某军港2月7日电)

责编:刘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