迫击炮高风险射击全命中 腿被炮撞肿得发紫

2016-01-28 09:11:00 解放军报 田鸿儒 分享
参与

  迎难而上,我实现了人生跨越

  主人公心语:回望来路,促使我不断成长拔节的,正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战。——第14集团军某旅士官长毛天平

  前不久,我被评为“全旅十大感动人物”,聚光灯下,主持人请我发表获奖感言。回望来路,促使我不断成长拔节的,正是一次又一次的挑战。

  我清楚地记得那是2013年年底,全师改编成旅,设立士官长这一新岗位,我也有幸成为全旅第一批士官长。然而,刚刚走马上任,我就明显感到不适——改编后,连队武器装备由过去的1种炮变成4种炮,我在训练中竟有些说不上话、插不上手。

  随后,士官长能力素质考核接踵而至,一个爆炸性新闻在全旅传开:旅“训练尖子”、一连士官长刀刃因考核排名靠后,告别士官长岗位。

  这一幕似曾相识。我曾在报纸上看到过,“铁甲精兵”贾元友的偶像、“首席射手”张子雷由于不适应新装备,最终退伍回乡黯然离开。这件事对于贾元友的震撼与阵痛,或许我现在才算真真切切地感同身受——在部队转型发展中,每个官兵都面临着人生的抉择,要么因循守旧,最终被淘汰出局;要么勇敢迎接挑战,完成人生跨越。

  为了胜任岗位,我一本教材一本教材地翻,一个原理一个原理地学,还主动向连队大学生士兵请教专业知识,与其他士官长探讨组训方法。一年下来,连队武器装备我全都熟练掌握,岗位技能比武考核中我还夺得第一。

  去年野外驻训,全旅首次组织难度大、风险高的迫击炮简便射击。何为简便,就是甩掉沉重的座板,在遭遇敌人时将炮管插入土里,仅依靠单人手腿协同支撑起炮身,随即发射炮弹。

  可此方法稳定性差,发射瞬间动作稍有变化,就会改变弹道,造成意料不到的后果。于大伙儿而言,这又是一个陌生领域,谁来打响第一炮?

  那一瞬间,我有些犹豫。我是家里的“主心骨”,万一发生意外,谁来照顾这个家。可实弹射击经验最丰富的我要是退缩了,其他人是不是也有理由选择退缩?挑战当前,决不能绕道走!

  实弹射击当天,大雨从天而降,阵地变得泥泞不堪,无疑给实弹射击又增添了一重难度。严格按照操作流程,我左手扶炮身、右手拿炮弹,轻呼一口气,果断将炮弹放入炮管。“砰!”一声炸响,炮弹呼啸出膛。不料,炮管因惯性下沉,缓冲机猛烈地撞到我的左膝,一阵钻心的疼痛让我好久没缓过劲儿,撩开裤腿一看,左膝内侧已然肿得发紫。

  我强忍剧痛,坚持完成实弹射击。当得知炮弹全部命中的消息时,我这才放松注意力,强烈的疼痛感让我一下子失去力气瘫倒在地,可内心却充盈着成功的喜悦……(田鸿儒)

责编:李冉(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