狙击手忍虫咬潜伏2天2夜 击中200米外蓝军指挥员

2016-01-28 09:09:00 解放军报 王雁翔 李岸伟 分享
参与

  月亮像一弯镰刀,静静地悬在夜空。各种叫不上名字的虫子低吟浅唱,溪水淙淙。但这些杂乱的和声,并没影响他的判断,凭直觉,那些窸窸窣窣的脚步声还是隐隐约约飘进了他的耳朵。那是蓝军一个建制排在茂密的山林里进行拉网式搜索,他们要为凌晨的“斩首”行动扫清一切障碍。

  但这支慎重的蓝军分队还是大意了。他们没有察觉到,200米开外的一丛灌木中,一双冷峻的眼正紧紧注视着他们。这个狙击手已经忍着蚊虫叮咬在这里默默潜伏了两天两夜。

  为了避免暴露,他长时间不进食,不排泄,基本保持着一种姿势。现在,他的坚守几乎逼近极限,开始出现时断时续的幻觉。不过,他的眼睛一刻都没离开瞄准镜。他在静候那个目标悄然出现。

  蓝方指挥所悄然有了异动,像一枚小石子落进湖面,夜色中的山林,忽然轻轻泛出一波诡谲的涟漪。

  “想金蝉脱壳么?”狙击手嘴角泛出一丝冷笑。他从瞄准镜上的“十字”迅速锁定一张面孔。这张面孔已像烙印般刻在他脑海里。

  他轻轻扣动扳机,子弹在夜色里无声地划出一道优美的线。他甚至清晰地看到了蓝方指挥员惊愕沮丧的面部表情……

  这是某师坦克侦察连连长邓小宋的一小段实战化演习经历。他语气平静,一脸月淡风轻,你甚至无法相信这是他在向你娓娓讲述自己的故事。他的目光像出膛的子弹,执著里透着些许冰冷,从他眼角眉梢的神情与偶尔闪过的笑意里,能看到子弹飞出的痕迹。

  “弹道无痕,狙击手的最高追求与境界。”

  “错,弹道有痕,痕迹在狙击手的眼里,心里。”邓小宋的话也像子弹,短促,百步穿杨。

  其实,刚开始,邓小宋的狙击手之路布满荆棘,困难重重。集团军组织特战狙击手集训,邓小宋因平日步枪射击成绩优异被看中,机遇迎面而来,他却夜不能寐。

  心里为何纠结?邓小宋觉得自己是新排长,从校门甫入营门,连狙击步枪啥模样都没见过,如何与那些经过多次淬火的高手较量?他心里十分清楚,信任,有时是一种难以忍受的严酷考验。尽管27岁的他在耐力、速度、眼力上,与年轻队员相比仍有优势。

  “军人要么战死沙场,要么回到故乡。没上场就退却,不是军人的本色,也不是自己的性格。”在内心苦苦挣扎了几天,邓小宋决定把梦想压进枪膛,用子弹证明自己。

  集训三个月,邓小宋一个肩膀扛三副重担:教练员、管理队长、参赛选手。但再忙,每天的训练体会笔记他总是要记的。厚厚的一千多页,各种弹道插图、数据、心得,密密麻麻,勾勾画画,如同天书,几乎无人看懂。邓小宋说,那是他的弹道数据库。

  作为集训队年龄最大、资历最浅的领队,邓小宋竟然带领全组夺得集团军第一名,被集团军评为“特等射手”。这个成绩,让老资格的队员们一头雾水:邓小宋凭什么胜?

  而邓小宋脸上的笑容,也像一阵风,很快就不见了。

  军区组织狙击手比武,先以师、旅为单位组建集训队,层层淘汰。最后,全战区65名狙击高手再角逐前三名。显然,这是一场激烈的生死决杀。

  三天时间,九轮淘汰,一天两次比拼,每一枪都是最后一枪,一发子弹打不好,就直接淘汰出局。

  细雨霏霏,雾气凝重得能拧出水。看着一个个战友黯然离场,一种不好的感觉像团团浓雾,几乎让他喘不过气。果不其然,最后一轮以一分之差惨遭淘汰。

  “战场上,每一枪都必须直抵靶心,因为你没有打第二枪的机会。”邓小宋觉得,人,只要自己的意志不输,梦想就会绚丽绽放。

  他找到集训队长总教头:“让我再跟着练练吧,哪怕糊糊靶纸、发发弹药、记记成绩都行。”脸膛黝黑的总教头皱了皱眉头:“不气馁,有追求,好,破个例!”

  教练的话像炉膛里迸出的火星,一粒一粒飞溅在邓小宋的心上。

  邓小宋不敢懈怠,那火星在他胸膛里燃起了烈焰。他白天跑腿打杂,晚上,将自己打过的3209张靶纸摊在灯光球场上,像大姑娘绣花似的跪在靶纸上琢磨着,他要从那些布满弹眼的靶纸上,找到属于自己的精准弹道。

  “无言的靶纸会说话!”现在,这句话成了邓小宋训练场上的口头禅。他说:“都说神枪手是子弹喂出来的,那是扯淡,不动脑子,没有智慧,打再多的子弹也成不了气候!”

  别人打过实弹,靶纸拿过一看就不管了。邓小宋不一样,他把自己的靶纸一张一张收着,每个弹孔在他的笔记本上都对应着各种参数、思考、分析。比如距离、阳光、天气、风向、温度、湿度、枪管热度、心理状态、心跳节奏,等等。

  邓小宋从那些“会说话的靶纸”上找到了什么秘密?没人知道。队员们看到他成为候补队员后,成绩越打越好,不光出人意料地进入了种子选手行列,还以4个科目3项第一的成绩,斩获战区比武桂冠。队员们夸教练眼毒。黑脸教练眼睛眯成一条缝:“邓小宋心中有弹道!”

  生活中的邓小宋性格开朗,爱说爱笑。但参加完全军特种部队海上课目比武回到连队,战友忽然发现邓小宋不对劲,神情木木的,成了一个沉默寡言的闷葫芦。一次,邓小宋去食堂就餐,看见醋熘大白菜不错,想让打菜的战士多打一点,但他嗯嗯啊啊半天,脑子里像断了电,硬是想不起这个菜叫什么。

  军医告诉邓小宋:你患上了“短期语言困难综合症”。邓小宋不信,怎么可能?他觉得医生的话过于玄乎。夜里,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在脑海里对自己过电影,备战3个月,他埋头只干6件事:吃饭、睡觉、上厕所、跑步、射击、看靶纸,每天说过的话不超过10句。

  邓小宋的“短期语言困难综合症”慢慢调整过来了,却从此迷上了看靶纸。他说,“我只要看到这些靶纸,心里、手上人枪合一的感觉就会油然而生。”

  有人不信,随便抽出一张靶纸,顺手指着上面一个黄豆大的弹眼:“邓小宋,说说看?”

  “距离300米、阳光西照45°、天气晴、无风……”随着一项项准确无误的参数脱口而出。对方竟一时无语。没人知道,那些密集的弹眼与纷繁的射击参数,已镜像般深深定格在邓小宋的脑海里。

  邓小宋最爱读哈伯德的《把信送给加西亚》。书中那个名叫罗文的美军中尉,徒步3周、历经艰难险阻,最终在重伤之下把信送给古巴将领加西亚的故事,他有时会读得泪眼婆娑。

  “爱上他,我有过不解、埋怨,甚至想到过放弃,但现在更多是幸福与自豪。”

  “为什么?”

  “理解就是爱!”女友黄海萍说起邓小宋,笑靥里隐隐含着不易觉察的泪。

  比武竞赛,训练任务重,时间紧,为集中精力,邓小宋几乎不带手机,回到宿舍,总有女友的许多未接来电。碰巧接上了,邓小宋的话也简约得让人难以接受:“忙着呢,再打吧!”

  黄海萍曾经气得在短信里一次次提出分手。比武结束,邓小宋捧着奖杯拍照,发送,用惊喜不断坚定着黄海萍的芳心。照片里的奖杯,加上电话里一箩筐一箩筐的甜言蜜语,黄海萍的心也如春风吹过了田野,繁花满枝。

  2013年6月,邓小宋正参加狙击手比武,不幸的消息突然传来,母亲查出宫颈癌晚期。妹妹在电话里哭着说:“哥,就算有天大的事,也得赶紧回来看看妈……”

  邓小宋咬牙坚持着,心痛得一夜一夜无法入眠。比赛结束哨音一落,邓小宋立即往家赶。一进门,就“扑通”一声跪在了母亲的病床前……

  ■王雁翔 李岸伟

责编:李冉(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