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兵疑问:红军长征走很多冤枉路为何不走捷径

2015-02-10 07:01:00 中国军网 分享
参与

官兵在纪念雕塑前聆听红军强渡嘉陵江的战斗故事

  强军路上,踏着红军足迹走 ——第13集团军某旅冬季野营拉练情景教育见闻

  长征脚步急,红军足迹深。

  1月26日午后,正在进行冬季野营拉练的陆军第13集团军某旅,来到红四方面军长征出发地——四川省苍溪县西武当山红军渡,一堂情景教育课就此展开。

  刚走进纪念园区,上士焦岳峰就看见一只红军草鞋的雕塑,和一组深刻在地上的脚印。“我知道,当年红军就是穿着这样的草鞋,三过草地,万里长征,走到圣地延安,走向革命胜利。”焦岳峰脚上已经磨出多个血泡,但看到这座雕塑,他仿佛忘了疼痛,与战友们一起踩着红军的脚印,默默走了几圈。

  该旅在现场开展“先烈们,我想对您说……”主题活动,焦岳峰第一个打开了情感闸门:“我们追随着你们的足迹一路走来,如果不是亲身体验这250 多公里的实战化徒步拉练,永远无法感受你们经受过的艰难困苦。6天时间过去了,很多战友脚上都磨出了血泡,但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这就是新一代革命军人对红色基因的传承。请相信,我们一定会沿着这条强军精武之路坚定地走下去!”

  指导员向威告诉记者,焦岳峰是连队骨干,一路上苦活累活争着干,自己负重30多公斤,还经常帮助体能较弱的战友背东西。焦岳峰谦虚地说:“这不算啥,班长就应该为战士做榜样。”

  稚气未脱的上等兵李东亮是连队年龄最小的兵,入伍时刚过16岁。在连续多天昼夜行军中,连队的干部骨干都对他的表现赞叹不已。这个朴实的云南小伙,拉练途中背负着通信装备,绕着队伍忽前忽后地来回跑,一天下来要比别人多走不少路。他告诉记者:“最疲惫的时候,就想一想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这样一路心理暗示、自我激励,会发现自己体力倍增,也坚信自己一定能坚持到底。”

  有人说,现在的年轻战士吃不了苦,嫩肩膀挑不起千斤担,但记者在拉练中接触到的战士都很坚强。上等兵涂跃今年19岁,去年在营区附近拉练时拖了连队后腿;这次拉练强度成倍增加,他非但没有落后半步,还抢着帮战友背物资。他说:“我刚被选入尖刀班,自我要求当然要高人一筹,咋能辜负领导和战友的信任?”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担当。80多年前,仅有28万人口的苍溪县,3万多优秀儿女参加红军,在不到两年时间里,打过大小战斗100多次。渡过嘉陵江后,他们兵分两路,连战连捷,势如破竹。

  “站在红军雕塑前,我心潮起伏、暗自惭愧。”拉练第一天走下来,卫生队新兵张雯雯就磨破了脚后跟,在战友们的帮助下,她咬紧牙关才不致掉队。

  “部队早就摩托化了,为什么还要磨‘铁脚板’?”一路上,张雯雯总在想这个问题。到红军渡参观红四方面军的长征路线示意图时,她发现红军绕着荒无人烟的雪山草地走了很多“冤枉路”,心中的疑问就更大了:从苍溪出发,翻过秦岭就是延安啊,为什么红军不走捷径?

  “红军四渡赤水、三过草地,都是靠双脚走出来的。他们以走创造战机,以走寻求生机,走出了绝境险地,走出了中国革命的伟大胜利!”站在红军草鞋的雕塑前,旅长钟兵充满哲理的解说,拉直了张雯雯心中的问号,也让官兵明白了这次拉练的意义。

  每天行军四五十公里,自己还能撑多久,一开始与张雯雯同龄的女兵们心里也没底。250多公里的徒步行军,对这些跨入军营不久的女兵来说,的确是一个巨大的挑战。但走进红军纪念馆,听完红军女师长张琴秋在这片热土上留下的传奇故事,她们心中充满了力量。

  女兵们采来几朵菊花摆在红军雕塑前,齐声宣誓:“80年前,你们从这里出发,开始了伟大的长征;今天,作为红军的传人,我们也要从这里出发,开始新的长征……”(特约通讯员 文 庆 特约记者 罗未然)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