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士听信网文:志愿军没打胜仗 抗美援朝失败

2014-09-29 10:11:00 解放军报 分享
参与

资料图:解放军少将金一南

  一路调研采访,我们重回古田。

  当年的红军桥、红军井、烈士墓在诉说,红米饭、南瓜汤、标语墙在诉说……

  古田镇,群山环绕。如今,联通世界的网络已进入村落农舍,乡亲们已经进入信息网络时代。

  然而,就在当年只有3条石板路与外界相通、红军交通员传递军情犹如古人驿马传书的岁月,毛泽东曾这样问红军战士:站在黄洋界能看多远?红军战士说:能看到江西、湖南。毛泽东却对他们说:站在这里能看到全中国,看到全世界。

  这,就是先辈们的开阔视野和博大胸怀,就是共产党人穿越历史、走向未来的精神通道!

  寻根古田,抚今追昔。直面“具有许多新的历史特点的伟大斗争”,我们求索在信息网络时代的大背景下,军队思想政治工作如何创新发展?正是革命先辈的这种精神品格,如光芒四射的灯塔引领着我们前行。

  主题词之一:网瘾

  现在的青年官兵,入伍之前大多就是“鼠标手”“低头族”,他们普遍“网龄比兵龄长”“入网比入伍早”——

  “网瘾”:姓“负”还是姓“正”?这是一道必答题

  1、不可低估的20年

  当年,古田会议召开前夕,打下长汀的红四军战士们,曾面对一大堆缴获的罐头发愁——该怎么打开这些“铁皮家伙”?

  如今,一个关于“如何打开”的问题,也常常困扰着部队官兵——解决“打开一张网”带来的问题,比当年打开铁皮罐头难多了。

  “现在,我们的教育必须跟网上的七嘴八舌较劲。”一位教导员对此颇有苦衷:“你和有的战士谈心讲道理,他也直点头,并不反驳,可是他转身上网查查资料聊聊天,就又找不到‘北’了。在他看来,天天见面的指导员说的话像是假的,天南海北陌生网友的话倒像是真的!”

  有了疑问,不找战友找网友;……这一代年轻人上网的“瘾头”这么大!这是为什么?

  追根溯源,答案其实就在“这一代”身上。

  我们的调查显示,旅团级别以下官兵95%以上不满45岁。翻开他们的履历本,他们认识世界、了解社会、学习知识的“黄金窗口”20年,恰好是互联网进入中国的头一个20年!

  在时代坐标系上,这是一代人成长的重合轨迹!

  万事不离“人之初”。入伍之前,这一代人就是“鼠标手”“低头族”,他们普遍“网龄比兵龄长”“入网比入伍早”。互联网对于他们,如同先入为主的“家乡味道”,又如同一日三餐的生活习惯。他们对互联网的依赖,与其说是个人的一种“瘾”,不如说是时代给他们的深深“印记”。

  这个20年,一个婴儿长大成了战士,一个士兵成长为团长、旅长;再过20年,今天“90后”的战士、班长、排长,那时就是团长、旅长、师长……所以,与其说我们面对的是一张“网”,不如说我们面对的是一代人,面对的是军队的未来。

  2、用哪只眼睛看“网瘾”

  存在决定意识,这是辩证唯物主义的基本原理。用这只眼睛看“网瘾”,许多事情才能看得透、说得清——

  一位教导员如此感慨:“我当指导员时,听说哪个兵有网瘾,第一反应就是这个兵不好带、贪玩、不务正业。可是,今天我也养成了上网的习惯,每天不到网上溜达一圈看两眼时事动态、网帖热评,总觉得这一天缺点什么,这算不算‘网瘾’呢?”

  一位旅政治部主任的纠结也令人深思:“说起网瘾,败也萧何,成也萧何。一名战士因接连几次不假外出,到地方网吧上网而被除名;一个排长因为网瘾大,在网上被人诱惑,落入陷阱,误入歧途……可还是因为‘网瘾’大,一个战士在网上自学信息化知识,比武捧回奖杯被送进院校提干。一个战士在部队是网络论坛‘金牌斑竹’,退伍后当上国家公务员,主办当地政府网。这些年,因为网络而改变命运的战士大有人在,数不胜数!”

  寻根古田,听着这些反思和感悟,我们的思绪在飞扬——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点,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问题。

  当年,老一辈革命家面临的难题是:怎样把一支打着农民和旧军队胎记的红军锻造成新型人民军队?怎样让以文盲为主体的官兵接受革命理论?今天,让“网上长大的一代”本色不变,军魂永驻,正是我们这些带兵人应有的责任和担当。

  3、寻到了根就看透了网

  “网瘾”,到底姓“负”还是姓“正”?围绕“网瘾”的是是非非,部队政治工作者在思考——

  “有人说,互联网不过是一种工具。对战争而言,其实枪、坦克和原子弹都只是一种工具,然而却又不同于其它的工具。它们的出现,直接改变了战争模式,影响了世界格局和人类的前途命运。那么,互联网是不是这样的一种工具呢?”

  “细想想,互联网这个‘工具’不寻常。以往的工具大多是人类肢体的延伸,而互联网则是大脑的延伸,它撬动和改变了物质的世界,也浸润和影响了人类的内心,已经内化为我们的思想方式、行为方式和生活方式。”

  怎样面对这张“能文能武”的网,这张“亦军亦民”,又和我们如影随形的网?

  寻根古田,老一辈留给我们最重要的宝贵财富,就是马克思主义活的灵魂: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我们今天分析“网”的“具体问题”不难发现——

  互联网用好了,是打开“阿里巴巴的宝库”;用不好,就是打开“潘多拉的魔盒”……

  互联网让世界变了,时代变了,官兵变了,也让思想政治工作的阵地和舞台都变了……

  互联网不会被消灭,而且正加快“成长”,它逼着思想政治工作“成长”的速度要更快……

  主题词之二:网事

  网络,是一个国际性的“涉军话题”。全世界没有任何一支军队不严格管理网络,也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拒绝网络——

  “网事”:该喜还是该忧?定力比什么都重要

  4、红军强大的“搜索+创造”力

  1929年12月29日,古田会议闭幕。

  如今,年轻人搜索一下就会发现:那天,世界上还发生了一件事——威廉·迈巴赫,德国著名引擎工程师,第一辆梅赛德斯品牌汽车的开发者病逝,享年83岁。

  迈巴赫,就是那个年代的乔布斯!如果是今天,这则消息会插上网络的翅膀,瞬间传遍全球。然而当年的中国,绝大多数人甚至连汽车都没有坐过或见过。就在这个中国十分封闭的年代,我们的先辈“搜索”到了《共产党宣言》,点燃了革命的火种,有了南昌城头的枪声,有了这支来到古田的军队……

  今天,当“搜索”变得简单了,为何困惑却那么多?

  面对信息网络时代的喜和忧,我们缺少什么本领?

  到古田寻根,先辈们的足迹启示我们:当年他们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一面“搜索”马克思主义的普遍真理,一面“搜索”中国革命的具体实际,创造性地找到了马克思主义真理与中国革命具体实际相结合的正确道路。

  红军这种强大的“搜索+创造”力,索尔兹伯里看到了,埃德加·斯诺看到了,史沫特莱也看到了……

  在信息网络时代,我们尤其要传承先辈那种善于观察世界、独立思考,勇于创造性解决问题的本领。有了这种本领,我们就能从人类一切文明成果中寻找到强大自己的力量。

  5、“两手硬”是“国际军标”

  网,对一支军队意味着什么?国防大学金一南教授上世纪90年代中期,曾有一次难忘的美国之行——

  他看到,美军国防大学校长里外3间的办公室里,至少有4台计算机在工作,其中一台就在校长的办公桌上。他看到,每天给他开车的黑人士兵司机哈罗德,上班第一件事就是打开计算机,接受工作指令。同时,他也看到:当他未经授权试图进入一些美军网页浏览时,满屏幕都是红色的“warning(警告)”!

  金一南敏锐地意识到:美军内部正在形成一个完善的计算机网络,网络正带给美军重大变革!

  那时,网络在中国刚刚蹒跚起步。时至今日,中国已经拥有6亿网民,当年让金一南感到新奇的这些体验,也成为中国军人司空见惯的场景。

  然而,我们也必须看到:我军计算机的数量与性能都处于世界前列,而我们的管理与使用却难称一流。我们有很多事耽误在纠结中,我们的思考和争论用了太长的时间,我们从顶层到末端有太多的沟坎……

  照照世界这面镜子我们不难发现:外军一手在开门,一手在锁门。早在2005年4月,美军就规定士兵必须得到官方准许方可在网上撰文、发帖。2007年,英国禁止军人未经允许擅自通过博客透露军队及服役情况。2010年,以色列军方发布命令:所有军人即便高级将领,一律禁止使用包括“推特”和“脸谱”在内的社交网站。

  如今,全世界没有任何一支军队拒绝网络,也没有任何一支军队不严格管理网络——一手打开“阿里巴巴的宝库”,一手锁紧“潘多拉的魔盒”,已经成为一种“国际军标”。

  6、让“修坝”与“放水”各就各位

  网,对现在的中国军队意味着什么?网事悠悠,欲说还休。

  在军事领域,“无网不胜”已经没有人怀疑。然而,在思想政治工作领域,人们还有不少纠结……

  没错,网给我们添了很多乱。但也不要忘记,网也给我们带来许多惊喜——

  去年4月7日,陆军第1集团军政委白吕的“网上信箱”开通。截至今年9月,官兵们的点击量近10万人次。“如果不是借助网络,要想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和这么多战士对话沟通,了解这么多人所思所想,就是把汽车轮子跑飞了也办不到!”白吕如此感叹。

  “阿里巴巴的宝库”风光无限,“潘多拉的魔盒”也不用害怕。某集团军政治部主任方永祥说:“来自互联网上的负面信息,是送上门来的活生生的思想政治工作现实问题,正可以帮助我们睁开眼睛看世界、查实情,让工作更有针对性。”

  面对不尽“网事”,今天我们正在形成共识:定力比什么都重要,我们的定力就是管好用好两手硬,一手狠抓管理,一手紧抓善用。

  一路采访,记者发现,三军部队让“修坝”与“放水”各就各位已成共识:不“修坝”就“放水”显然是错误的,但光筑“坝”拦“水”,想把网络拒之门外也不行。时至今日,思想政治工作的舞台就在网上,阵地就在网上,前景就在网上!

  主题词之三:网聚

  群众在哪儿,政治工作的阵地就应该在哪儿。否则,就是种子离开了土,鱼儿离开了水——

  “网聚”:是亲还是疏?水在哪里流,鱼往哪里游

  7、“鱼儿”怎能离开“水”

  古田会议召开前夕,毛泽东组织召开了很多会:工人调查会、农民调查会、士兵调查会,以及各支队、纵队党代表座谈会……大家畅所欲言,讨论异常热烈。

  古田,留下了毛泽东夜幕中提着马灯来到连队里的故事;古田,生长出我军民主平等新型官兵关系的萌芽。

  从此,党和军队的政治工作有了传家宝:一切为了群众,一切依靠群众,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把党的正确主张变为群众的自觉行动。群众在哪儿,政治工作的阵地就在哪儿。否则,就是种子离开了土,鱼儿离开了水。

  如今,网络这块神奇的新大陆,也在军营里开放出芬芳的时代花朵。

  武警北京市总队政委程伟说,网络就像一台推土机,推平了横亘在官兵之间诸如职务、年龄、专业、地域等身份上的差别。比如,利用论坛注册的隐身和匿名功能,即便职务高、年龄大,在战士心目中依然可以很“年轻”,官兵之间披着“马甲”谈天说地,其乐融融。

  南京军区某集团军第二批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中,网络的贡献更是随处可见:述职报告网上评,“四风”表现网上点,为兵服务网上打分,还有种种网上对话调查、网络评估问效、在线献计献策……

  有人说,网上留言都是匿名的,不能太当真。基层官兵却不这么看,他们认为网上留言恰恰是最真实的,一位教导员也说,真没想到,领导机关面对面听汇报、开座谈会时,官兵们不愿说、不便说、不敢说的话,网上都能放开说了!

   8、“圈圈”为啥这样多

   然而,网络上也发生着这样的事情——

   广州军区某部一位女兵通过连队互联网吧,在网上建了qq群,本连和其它连队的女兵大多以形形色色的昵称加了进来,她们一没有暴露军人身份,二不谈论军情要事,但是整天叽叽喳喳聊得很热闹。

   奇怪,女连长、女指导员比她们大不了几岁,却被她们拒之群外。为啥?女兵笑着说:“他们不是自己人!”

   一位班长告诉记者,如今官兵间乃至兵兵间在网上以“圈圈”相聚的现象十分普遍。他带过很多兵,发现一个规律:战士们在部队服役期间,很少会加干部为qq好友,许多战士直到临退伍前,才会找干部、骨干互留网上联系方式。

   更有甚者,有的干部就算“入群”,也没被战士从心眼儿里接受。某部政委曾匿名在部队内网论坛里“潜水”,看到有战士发牢骚就试着劝解,没想到却遭到“拍砖”和“吐槽”。他感慨道:“平时集合站队,官兵表面上看以营、连、排、班站得好好的;一喊解散,官兵回到网上,就形成了种种圈圈。在‘圈圈’里官兵没大没小,六亲不认,你讲的和他想的不一样,他就‘拉黑’你。”

   一位连长也感慨:现在连队文化活动越来越难组织了,你想打篮球,可战士们在网上打“魔兽”。团里节假日放电影,通知官兵自愿参加。结果,座位空了一大半。为啥?礼堂里要放的那部电影,就在网上挂着呢。

   操场上的队伍,网络上的“圈圈”……此情此景,让记者不禁感叹:这张网“既密又疏”,它可以让官兵贴得更近,也可能渐行渐远。

   9、人在哪儿,阵地就在哪儿

   古希腊哲学家柏拉图曾说:谁会讲故事,谁就控制世界,谁就拥有整个世界。

   刨根问底,干部为啥进不了战士的“圈”?

   一位团政委说:“过去我当兵的时候,首长下连队和官兵盘着腿在地上一坐,连队伙食怎么样?最近打靶成绩如何?几句话就拉近了和战士之间的距离。”

   可如今,有的领导已经和战士们唠不到一块儿了。一位指导员讲了一件事:“一位领导下连队,听说官兵喜欢用qq。什么qq?首长皱着眉头想问又不好意思问,大家面面相觑想笑又不敢笑……”

   记者调研中发现,军营里无论是内网还是互联网,今天正越织越大,越织越密,官兵学习娱乐、衣食住行都已经离不开网。然而,领导干部不上网、不知网,或者说用网不多,知网不深并非个别。他们本来是思想政治工作的行家里手,却把上不上网视为个人兴趣爱好,认为懂不懂网无关大局宏旨。

   建网而不用网、管网而不懂网,这种“不善泳者在水中,善泳者却在岸上”的现象,让他们除了职务和年龄外,又与年轻官兵产生了新的“代沟”。

   罗曼·罗兰说过:“标志时代的最灵敏的晴雨表是青年人。”我们常说,不脱离群众永远是共产党人的命根子,政治工作是做人的工作,人在哪儿阵地就在哪儿。如今青年官兵喜欢去哪儿?爱上网。人在哪儿?就在网络上!

   显然,今天的思想政治工作者研究怎样铸牢军魂,怎样贯彻落实强军目标,怎样建连育人,都离不开信息网络这个阵地,都离不开凝聚青年官兵。我们推进思想政治工作创新发展,正确的方法和路径仍然是:群众在哪里,我们就去哪里。

   今天到网上去,就是到群众中去,因为网上有最广大的群众,有代表未来的年轻官兵。

   主题词之四:网友

   仔细考量网络上的七嘴八舌,我们发现:很多“舆情”其实是敌情,很多“网友”其实不是友——

   “网友”:是真还是假?关键是识破天使与魔鬼

   10、一名军校教员与年轻士兵的对话

   一次,一名军校教员与一名年轻士兵聊起了上甘岭。士兵不屑地扬起了嘴角:“你说的那些不是真相,志愿军根本没有打胜仗,抗美援朝是失败的……”

   这名教员错愕、震惊,费了好大的力气,直至引用战争双方资料,甚至包括第三方资料,并郑重告诉这名士兵:就连美国总统杜鲁门、两位美军上将麦克阿瑟和李奇微都因为这场战争不得不对中国军队仰视时,这名士兵才不好意思地承认:“那些话,都是入伍前从一些网站上看的、听一些网友说的。”

   那次对话,引发了这名教员深深的忧虑:“今天,网上这样的信息有多少?又将怎样影响我们的官兵?”

   “水中有毒,鱼岂能防?互联网负面信息的影响,已成为当前部队思想政治建设的重大现实问题!”这是部队各级领导的共识。

   一些部队领导谈到,今天青年官兵的心灵已经远非一张“白纸”,许多人穿上军装前,网上各种负面信息影响就已经先入为主,“不相信”的种子已经不知不觉地播入他们的心里。

   “网友、网友亲如兄弟,网络把我们联系在一起……”当看到有人把《战友之歌》如此一改就贴在网上,沈阳军区某旅政委李军心情久久难平——

   “用的是军歌的旋律,套的是军歌的歌词,却怎么品也不是军歌的味道。也许,这位发帖者只是一时兴起或糊涂,然而网上是否确实有那么一些人、一种势力在挖空心思制造这种糊涂呢?”

   戏说领袖、颠覆历史、抹黑英雄、散布邪说……种种现象引起了更多人的警觉:网上那些整天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混淆是非的所谓“网友”,究竟是些什么人?

   11、这是一场捍卫“红色基因”之战

   伊拉克战争,一些伊军指挥员临阵蒸发,是因为被人通过网络买通;中东北非,“颜色革命”兵不血刃,是因为有人通过网络让军队沉默或倒戈……

   今天,我们终于看清了:我们在网上面对的不是明火执仗的强盗,而是许多隐藏在屏幕背后的阴险对手——

   它明明是魔鬼,却被包装得如天使一般纯洁;它谎话连篇,却披着诚实和坦率的外衣;它面目狰狞,却花言巧语;它擅长于把深渊打扮成乐园,把毒药稀释为甘露,把荆棘伪装成花环;它不仅天天在挖掘我们的“祖坟”,还鼓动我们的孩子一起来掘墓;它信奉“有了互联网,对付中国就有了办法”,扬言“每一块cpu,就是一架战略轰炸机”;它“潜伏”在年轻官兵最爱去的地方,我们在明处,它在暗处,我们被迫在看不见的战线上与它比拼、较量、争夺……

   “军事不过硬,一打就垮;政治不过硬,不打自垮。”记者一路调研,所到之处都能听到政治工作者的凝重思考:信息网络时代,网不仅改变了有形战争的模式,也改变了无形战争的样式。这场战争不动刀枪,拼的是影响力,争的是下一代,它是“制脑权”之战,是“意识操纵与反操纵”“思想植入和反植入”的较量。

   主战场,在网上!主要攻击目标,是军魂!他们的根本目的,就是把军队从党的旗帜下拉出去。

   “金星闪耀在军旗上,我们的原则是党指挥枪……”当年,古田会议的熊熊篝火,锤炼出了人民军队闪耀的军魂——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

   今天,在网络上,我军正面临一场捍卫“红色基因”的严峻斗争!

   12、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

   “红旗能打多久、星火岂能燎原……古田会议召开前,革命的前途也曾一度受到质疑。”站在古田会议纪念馆前,龙岩军分区政委王乃谦告诉记者。

   如今,让某基地政治部主任张继春担忧的是:另一种形式的“质疑”,正在向着“谣言重复一千遍就是真理”的逻辑发展。网上一些负面信息,刚出现时大多数官兵也不信,可随着一些“网友”添油加醋、旁征博引、越炒越热就变成了半信半疑,当炒到一定程度的时候,相信的人就多了。

   这场捍卫“红色基因”的战争不是我们想不想打、要不要打,而是有那么一些人、一种势力如蛆附骨,纠缠不休,注定我们要长期打下去!

   这些人的算盘或许很精明:互联网让地球变成了“村”。时代因网而变,战场因网而变,用真刀真枪办不到或办起来不合算的,今天是不是可以用网办到?

   “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对军队而言,这是军事与政治的双重警示。在调研中,一些部队领导这样对记者说:早在古田会议召开3年前,毛主席就曾经说:谁是我们的朋友,谁是我们的敌人,这个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今天,面对茫茫网海中的腥风浊浪,这也是信息网络时代部队思想政治工作必须厘清和看透的首要问题。

   厘清了,就会发现很多“舆情”其实是敌情,很多“网友”其实不是友。看透了,我们心就明了,眼就亮了,办法就有了!

   寻根古田,我们发现了顶得住、打得赢的力量。习主席谆谆告诫全军:“坚持从思想上政治上建设和掌握部队,是我军建设的一条基本原则,是能打仗、打胜仗的政治保证。过去我们是这么做的,现在和将来也必须这么做。”

   主题词之五:网校

   用互联网思维观察,鸡蛋从外部打破,就是别人的盘中餐;从内部被打破,就是孵化出来的新生命——

   “网校”:谁是先生谁是学生?新的斗争呼唤学习的革命

   13、时代已经按下“快进键”

   一路调研,一路座谈。从连长、指导员,到集团军政委、军区领导,再到院校的学员和教授……说起网,大家都有说不完的话,许多话让人警醒和深思。

   ——网,每天都在加速着已知的消失,未知的增长。在学网、用网、管网这个大学校里没有职务和辈分的阶梯,年轻人天然是老师,年长的只能是学生,我们是不是有这种清醒和自觉呢?

   ——战士qq圈不愿“加”干部,怪干部?怪战士?还是怪部队?与其怪来怪去,不如反躬自问:我们的网络管理机制建好了吗?我们的思想足够解放吗?我们的领导机关找到了一套行之有效的好办法吗?

   ——当年毛主席说,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而愚蠢的军队是不能战胜敌人的。今天已经是信息网络时代,我们那些对网不懂、不学、不会、不用的同志,算不算缺少文化呢?

   ——为什么有的单位遇上懂网用网的领导,这里的网就火起来,反之就冷下去呢?表面上看是素质问题,深层次上是不是依法建网管网用网的落后呢……

   掂量这些反思,焦虑呼之欲出:信息技术飞速发展,时代已经按下“快进键”,今天知网懂网、能驾驭网的概念绝不是打字和浏览,不是初学网络的abc,而是加快树立互联网思维!

   14、新的斗争,呼唤新的本领

   在一些同志眼中,信息网络时代就像狄更斯著作《双城记》开篇所言:“这是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

   困惑和担忧的背后是什么?当年,毛主席曾经语重心长地说:“我们队伍里有一种恐慌,不是经济恐慌,也不是政治恐慌,而是本领恐慌。”

   当年从古田出发,我们这支军队里80%的干部战士识字仅在千字以下,其中认识不足500字的占一半,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的人比比皆是。

   解决本领恐慌,出路在哪里?那时,我们的前辈们“认字就在背包上,写字就在大地上,课堂就在大路上,桌子就在膝盖上”。他们回忆说,那时每一场战斗都会有人倒下,许多人牺牲时身上的背包上还别着一块识字板,战友们掩埋他们的尸体时,有人就取下那块识字板,别在自己的背包上……

   就是这样一支队伍,改变了中国千百年的命运,书写出让世界震惊的历史。

   如今,人民军队进入信息网络时代,我们的“本领恐慌”消除了吗?

   此时此刻,我们想起上世纪80年代末钱学森的一封信:“我想我们要考虑,战争由于技术的发展而进入一个新的时代的问题……”当时,钱学森已经78岁。他所说的“新的时代”,就是网络信息时代!

   时光飞逝,如今互联网已经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强大的信息载体和文化载体。我们不仅必须打赢信息化战争,学会制空、制海、制信息,还要打赢“制脑”之战。

   新的斗争,呼唤新的本领。直面这张“网”,其实我们面临的是一场学习的革命。

   15、探究新的斗争的制胜机理

   信息网络时代,思想政治工作者怎样看待这张网?怎样运用这张网?怎样驾驭这张网?鸡蛋从外部打破,就是别人的盘中餐;从内部被打破,就是孵化出来的新生命。

   总结经验和教训,越来越多的同志发现:网,可以给人预装思想、设定价值观、修改是非标准、影响理想信念。今天我们不能不承认,网络是个带着思想和灵魂的传播工具。今天的网,未来会怎样?物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信息化浪潮汹涌澎湃,军营网络建设关山重重。

   在网络这所大学校里,没有天生的先生,只有聪明的学生。今天,我们应当像研究现代战争制胜机理一样,去探究信息网络时代思想政治工作的制胜机理。

   如何制胜?路在何方?回顾我军成长壮大的历史,南京军区政治部主任吴长海说:革命先辈不可能为我们今天的所有问题写好现成的答案。但是,他们的信念和智慧,将永远引领我们前行。

   毋庸置疑,信息网络时代,建设一支听党指挥、能打胜仗、作风优良的人民军队,思想政治工作者更要继承和弘扬前辈的传统,更需要正视问题,直面矛盾,实事求是,开拓创新;更需要面向未来,放眼世界,钻研规律,萃取真知。

   我们的使命,就是让人民军队的生命线伴随网络,穿越时空,让我们的旗帜在新时代的网络阵地上高高飘扬!

责编:刘昆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