华侨老太爬上中国3万吨巨舰 抚摸主炮眼泪横流

2014-09-10 08:35:00 解放日报 分享
参与

海军两批护航编队在亚丁湾分航

环球军事社区上线 欢迎各路军迷入驻!

  中国军人在海外执行军事任务

  听见子弹在耳边嗖嗖飞过

  在有“海盗巷”之称的亚丁湾一待就是大半年;在西撒哈拉的荒凉戈壁中接受全球军官的“压力面试”;在南苏丹的枪林弹雨中冲出重围营救战友……这些平时只能在影视作品中看到的场景,如今中国军人也有亲历。

  近日,记者走进解放军南京政治学院上海校区,倾听参加过索马里护航、南苏丹维和及西撒哈拉地区维和任务的军事教员叙述过往经历和感受。

  海面上也有沙尘暴肆虐

  无论是在屡有海盗出没的亚丁湾海域,夏天地表温度达七八十摄氏度的西撒哈拉地区,还是全国只有几十公里公路的南苏丹,物质条件的艰苦都远非常人所能想象。

  由于长期战争,独立于2011年7月9日的“世界上最年轻国家”南苏丹,基础设施至今仍非常薄弱:全国没有电网、没有供排水系统;民房绝大部分由茅草屋顶和泥墙构成,宾馆多为活动板房或者帐篷,价格奇高,每晚要200美元……去年4月12日,心理系副教授吕瑞抵达南苏丹,任联合国南苏丹特派团司令部医务处长,今年4月回国。“基础设施很简陋,工作条件自然好不了。”

  除了基建落后之外,自然条件的恶劣也是一大挑战。战时政治工作教研室副主任丁盛,去年6月至今年6月在联合国驻西撒哈拉公民投票特派团担任军事观察员。“任务区是沙漠戈壁,常年无雨,夏季气温高达五十多摄氏度。穿橡胶鞋的话就不能在一个位置久站,不然鞋底会黏在地上。”

  在海上执行任务也有各种苦楚。“舰上工作环境是‘三高’:高温、高湿、高盐。在这种环境里,舰艇甲板必须每天冲刷,以免被锈蚀。”军事心理系主任、教授贺岭峰去年5月至今年1月参与了第十五批亚丁湾护航任务,他告诉记者,艰苦的海上环境连“钢筋铁骨”的舰艇都需每天细心保养,血肉之躯更吃不消:“乘坐的护卫舰较小,遇到大风浪时前甲板会钻进水里,舰上所有东西都要固定起来,往往一连几天饭都做不了。其实也不用做饭:吃了也会因为过度颠簸而呕吐。”

  由于亚丁湾海域地处西亚北非,南、北两面皆为沙漠,因此在海上还会有沙尘暴出现。“碰到这种情况,就要戴着口罩执行任务。”贺岭峰说。

  海上执行任务,官兵的心理健康十分重要。由于多数舰艇设计时都考虑了隐身性能,舷窗特别少或索性没有,大多数时间官兵就一直在“铁皮盒子”里。长期处于这种状态下,官兵极易失眠。另外,执行护航任务时往往长时间看不到陆地,处于信息隔绝的状态,少数官兵会突发精神障碍,将海面误以为是地面。一旦官兵出现类似的心理异常征兆,贺岭峰及其他负责官兵心理工作的战友们就要对官兵进行疏导。

  在异国亲历战火直面死亡

  自然条件和物质条件的艰苦只是“前菜”,真正难啃的“骨头”还是任务本身。

  联合国军事观察员通常停留在战地,负责核查武器、监测停火、监督停战协定、预防孤立事件升级并协助联合国在该区域的其他维和行动。我国目前有近900名维和军事人员在联合国8个任务区执行维和任务,其中就包括60多名军事观察员。

  南苏丹首都朱巴持枪抢劫事件不断,原则上天黑以后不得外出。“但是,我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必须经常夜间外出。每当遇到这种情况,我都会实时通报同事并保持联络畅通。”吕瑞告诉记者,他曾有多次“直面死亡”的经历。在一次政府军和叛军的武装冲突中,三个联合国军事人员被困在了基地外面,躲在一个矮墙跺处,随时有可能被流弹击中。吕瑞等几人驾车穿越枪林弹雨冲向这三人,将他们拉上车之后又火速送到安全地带。“当时只听见子弹在耳边嗖嗖飞过,在车里只能猫着身子、埋下头‘赌’自己有个好运气,真正是九死一生 。”

  联合国西撒哈拉任务区位于非洲西北部,曾是西班牙殖民地,西班牙撤出后因冲突各方对该地区领土争夺引发争端,1991年正式停火,目前还有10万名左右难民滞留在阿尔及利亚境内的难民营中。任务区很大,总面积相当于四川省的一半,担任军事观察员的一年间,丁盛一共在沙漠戈壁中执行了200多次空中、地面侦查巡逻任务,每天巡逻路线长达几百公里,最长路线达400多公里。“执行标注未爆炸物任务时,需负重20多斤设备,50多摄氏度的高温下很快就会浑身湿透,每天回到驻地都是身心俱疲。”

  在这种高强度的工作压力下,丁盛还要通过严峻考验。任务区实行导师带教制,新观察员要在导师帮助下用7周左右时间掌握执行任务中的通信联络、沙地驾驶、地雷防护、紧急救援等技能。学习结束后,老队员会为新队员开“shooting party”,多人“车轮阵”式就任务区相关情况连珠炮般发问,没能经受住问题“扫射”的“菜鸟”观察员就可能被无情遣返。“咱不能给中国人丢脸!”经过努力,丁盛比预定时间还要提前通过一系列考核,并在两周后成为新观察员的导师。

  每位军人代表的是本国形象

  在异国他乡,祖国的强大是所有游子最好的心理慰藉;而每个个体的努力,又为祖国增光。

  执行任务时的一个细节,贺岭峰仍然历历在目:舰队行驶至斯里兰卡靠泊,一位80多岁的华侨老太太颤颤巍巍地爬上我国一艘排水量3万多吨的登陆舰,抚摸着威武的主炮,眼泪无声地流了下来。“这一幕让我特别感慨。强大的军事力量是我们的华侨、海外公司的坚实后盾和保障,海军作为‘移动国土’,正是这种安全感的重要来源。”

  参加亚丁湾护航任务的都是我国现役先进战舰。有人认为,用精锐战舰护航是“杀鸡用牛刀”。事实上,护航的意义不仅在打击海盗,更在于力量宣示。军事心理学教研室教授李川云说:“这是向世界宣告中国有能力保障中国船只和船员的安全,有能力保障中国在海外的利益,并显示中国海军有远洋防卫、接受各种挑战的能力。”

  在海外执行任务的中国军人们也特别注意不给祖国“丢脸”。“大家都在暗中较劲,每个军人代表的都是本国形象。”吕瑞告诉记者,因天气太热,曾有一名中国军医多次着装不整齐,他毫不客气地要求改正,终将对方说服。

  几位教授都告诉记者,在海外执行军事任务的经历对他们的教学工作有很大帮助。“亲历战争、亲历复杂的国际政治,让我们对和平、发展、战争的认识更加深入,有利于我们在教学上向实战化进一步靠拢。”一个细节让吕瑞很受触动:某国军人在执行任务期间受伤,他们的长官说“这是他的职责所在”,将部下受伤视作再正常不过的事。“对比我国,经历了长时间的和平期,在心理上是否时刻做好了战争的准备?这点需要在军事教学中加以体现。”目前,南政院上海校区正利用军事心理学这一全军“2110工程”重点建设学科优势,构建“心理适应性训练”、“团体战斗力训练”等系列心理训练体系,将“战意”和“军味”进一步融入教学。

  采访的最后,丁盛告诉记者,不少外国同事对学汉语有着浓烈兴趣,这让他感到很自豪。“我带了很多印有京剧脸谱的筷子用以赠送,进入任务区后不到一周就被人抢光了。一个埃及观察员休假回来告诉我,他回家第一件事就是给家人演示筷子用法。身处异国他乡,更能真切感受到强大的祖国是每个中国人的依靠,是我们每个观察员最醒目的名片。作为一名中国军人,我感到很骄傲!”

责编:刘昆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