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水师1882年在朝鲜曾有机会全歼日本海军

2013-11-21 09:51: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1882年,北洋水师有机会全歼日海军

  萨 苏

  1882年平定朝鲜“壬午兵变”,北洋水师曾有力阻止日本第一次对“征韩论”的全面实践。笔者在研究资料后发现,当年日本海军内部出现过重大问题,如果清军情报工作更好些,完全可能轻松全歼日本舰队。

  1882年7月23日,部分朝鲜军队发动兵变,朝鲜半岛一时陷入混乱,史称“壬午兵变”。日本乘机介入,调动舰队前往汉城(今韩国首尔),试图火中取栗。中国闻讯,立即调动北洋水师组成编队开赴朝鲜平叛。北洋水师提督丁汝昌率超勇、扬威、威远3舰护航,在汉城口外仁川与来犯日本舰队对峙。而日本海军计划向朝鲜水域出动的舰只分为3批:8月8日,第一艘出动的日舰“金刚号”进抵仁川港;12日,比睿,天城,磐城,清辉,日进,孟春并迅鲸号共7舰到达朝鲜外海;同时,日本海军战斗力最强的装甲舰“扶桑号”已经在品川港枕戈待命,随时准备开赴朝鲜。

  这次争端的结果是清朝顺利平定兵变,逼迫日方将其阴谋活动匆匆叫停。这次较成功的干涉行动,史家传统认为其关键在于当时北洋舰队有两艘十分先进的战舰超勇和扬威,所以日军犹豫不敢一战。然而,日军中并非没有可与超勇扬威对峙之舰,扶桑、金刚和比睿号,都不逊于超勇、扬威的火力。

  2012年笔者在日本发现的一批新材料,却给出不一样的答案——事实上日本海军1882年在朝鲜遇到了极大的问题,几乎给他们带来灭顶之灾。

  从朝鲜危机开始,号称1878年“亚洲最强大战舰”的“扶桑号”便已在日本待命,但直到危机结束,也没到达仁川。笔者在日本发现的历史文献显示,“扶桑号”未能赶到朝鲜,是因为该舰正处于伤病满船状态。让“扶桑号”动弹不得的,便是在海军史上曾令人谈虎色变的“脚气病”。这种脚气病并不是常见的“香港脚”皮肤病,而是一种全身性疾病,又名“脚气冲心”。严重者能丧失运动能力,甚至引发心脏病危及生命。在海军中,脚气病是继19世纪坏血病后又一个舰上军人的大敌。日本海军档案中有大量关于“扶桑号”舰员在此期间得脚气病进行治疗乃至死亡的记录,这应该是“扶桑号”不能出动的原因。正因缺少这艘主力舰,仁川的日舰自认没有必胜把握,故对动手开打颇为犹豫。

  接下来发现的文档令人触目惊心,在日本的《历史俱乐部丛书》中,有一篇描述日本名医高木兼宽的文章《高木兼宽为日本海军消除脚气病尽力的最早医学博士》,其中有一句很值得深思:“1882年左右,海军的脚气病患者每1000人中达到400人,成为国防上大问题。”

  高木毕业于英国圣托马斯医学院。1906年,他曾发表题为“日本陆海军的卫生”的演讲,演讲中高木提到:“1882年,3艘军舰被紧急派往仁川。仅仅因为在这里滞留了约40天时间,水兵中间脚气病便蔓延开来,苦不堪言,下士官兵以下看来已经完全失去了战斗力……例如,其中一艘军舰上330人中有195人因脚气病病倒。就这样尽管还不是战争状态,但这3艘军舰实际上已处于根本无法作战的状态……1882年8月,扶桑号军舰停泊于品川湾时,舰上半数乘员患脚气病,不得不让他们上岸治疗……”

  由此,可以看出日本海军当时的窘境。日本《海阳杂记》一书中的《脚气与麦饭》一节中,明确地讲述了中日海军在仁川对峙时日方的状态。“仅仅经过一个多月,出动各舰上便出现了占1/3至一半的大量脚气病患者。几乎所有军舰都陷入无法战斗甚至航行的危难状态,各舰舰长为隐匿事态而煞费苦心。”

  众所周知,如果一艘军舰减员1/3,其作战能力连自卫都很勉强,如果减员一半,那么连航行都会有困难,更不要说作战了。从这些新发现的资料可以看出,当丁汝昌率超勇、扬威与日舰对峙时,其实在那里的日本舰队已经因为脚气病丧失战斗力,各舰舰长都在忙于设法瞒过北洋水师耳目。令人扼腕的是,日军瞒天过海竟然成功了。

  后来,高木研究得出结论称,脚气病蔓延与日本海军的饮食习惯有关。当时日本海军待遇很好,普通士兵都以精白米为食。然而,这种精白米却缺乏人体所必需的维生素B1。粮米中维生素B1绝大部分存在于麦麸,米麸之中,在加工精白米的过程中被当做垃圾抛弃了。因此,同时期只有日军得脚气病者众多,而中国海军不以精白米为主食,也就没有那么多的脚气病患者。

  1884年以后,日本海军下令部队改以普通麦饭为食物,脚气病才渐渐从日军中减少乃至消失。可惜的是,直到北洋水师1895年覆亡于威海卫,始终没人注意到,在仁川北洋水师曾有一个歼灭日本海军于摇篮中的绝好机会。▲

责编:周扬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