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军实弹射击命中率下降 官兵直言战斗力上升

2013-09-17 10:13:00 中国海军网 分享
参与

  引 子

  穿梭三军演兵场,常听到这样的感慨——现代战争,从未离我们如此之近!

  的确,身处军事斗争准备前沿,风起云涌,瞬息万变,怎么打仗、打什么样的仗,是一个须臾不可忽视的命题。

  以此为参照,近观我军实战化训练,一个个问号呼之而出:从实战化到实战的“一字之距”如何缩小?从练为战到练即战的“一字之差”怎样破解?

  三军演兵场的火热图景,在记者耳畔振荡起一阵强烈的回声——

  实战化训练,到了需要重新建立“能力坐标”的时候。

  拿明天的“尺子”量今天的“步子”,一场射击比武的颠覆性结论,给许多传统理念打上了问号——  

  从难从严,“靶心”究竟在哪里

  皖南腹地,一场射击比武激战正酣。

  “轰!”一枚炮弹呼啸出膛,正中靶标。人们赞许的目光,一下子投向了这辆率先击发的坦克。

  万万没想到的是,公布成绩时,这辆坦克竟然被判了“零分”。

  考核组给出解释:射击中,炮手未使用新列装的目标自动锁定系统,而直接用手工操作瞄准。“手握‘新枪’而不会用,还谈什么实战?”

  这一颠覆性结论,引起大家反思:枪打了、炮响了就是实战化了吗?超越实打、实投、实爆的层次,从难从严的“靶心”又在哪里?

  带着这个问号到三军探营,记者发现,很多以往为我们所津津乐道的实战化训练理念,正在演兵场上悄然改变——

  台风“苏力”来袭,正在海上执行作战值班任务的某潜艇支队官兵,并没有像以往那样进港规避,而是就地展开实战演练,在惊涛骇浪中“千里走单骑”。

  “时代变了,战场变了,作战样式变了,我们也要跟着变。”在接受采访时,这些部队领导表达了共同的心声:“实战化训练,需要新的度量衡。”

  采访中,记者听到这样一个故事:那年,空军组织对抗比武,某航空兵团凭借过硬的实力一举夺魁。然而仅仅时隔一年,他们就被另一个单位打得落花流水。

  是技不如人吗?不是。这个团的训练难度、飞行员的技术傲视其他对手。

  是剑不如人吗?也不是。两个单位列装的是同种型号战机。

  复盘战局,事实真相引人深思:原来,对手将飞机上的电子干扰装置功能用得淋漓尽致。正是小小的“信息化芯片”,令以飞行技术、格斗技巧著称的“冠军团”溃败。

  “我们要拿明天的‘尺子’,量今天的‘步子’。”说起这次比武,南京军区空军的一位领导告诉记者,“从这个意义上说,在过去的标准上用力再多,也不是实战。”

  时移则世异,世异则备变。循着这样的理念,记者采访发现,三军实战化训练呈现出一幅幅崭新图景。

  半个月前,海军航空兵某师组织实战背景下的火力突击演练,师长定下一条铁规矩——打边界。

  打边界,就是按武器性能极限发射:最远距离、最低高度、最快航速、最大攻角、最多弹量……演练当天,一架架战机飞到战技术性能极致,飞行员惊呼:“没想到,仗还可以这样打!”

  首发命中就能打仗吗?百发百中就是标准吗?荣誉光环下的“靶场思维”,到了非清除不可的时候——

  从“靶场”到“战场”有多远

  打实弹很常见,但这种打法,他们还是第一次碰到——

  进场驻训仅3天,某装甲旅率先打响第一炮,而且一打就是几百发。

  无独有偶,某炮兵旅刚完成铁路卸载,就接到战斗命令,未经休整直奔靶场。

  在记者的印象中,部队野外驻训先是安营扎寨,再进行适应性训练,而实弹射击,往往作为“压轴大戏”,安排在最后阶段上演。而这一次,两个单位却一反常态,上来就打。

  到东海舰队采访,类似的场景也是频频遇见。他们打得更为惊心动魄——靶弹是用某型实弹改装的,除了没有“战斗部”,与真实的导弹没有差别;靶船加装了电磁干扰设备,专门诱导来袭导弹。

  打的效果如何?记者从陆地一路问到海上,得到的回答惊人一致:“与以往相比,命中率有所下降,但部队战斗力却大为提升。”

  这一降一升,反映了什么样的靶场变迁?

  长久以来,沙场演兵争的是首发命中的锦标、图的是百发百中的彩头。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某装甲团领导就对这种现象提出了质疑:“首发命中就能打仗吗?百发百中就是标准吗?我看未必。”

  不能用平时的“彩头”去衡量战场的胜败。南京军区一位领导告诉记者,让训练与打仗画等号,就必须把脱离实战的“靶场思维”清出训练场,一切让“战场法则”说了算。

  高原戈壁,第二炮兵“常规导弹第一旅”实弹发射又一次取得圆满成功。

  该旅是我战略导弹部队首个“百发百中旅”。组建20年来,发射导弹次次成功,发发命中,从未失手。

  真要打起仗来,还能这么准吗?“吃住由训练基地统一保障,发射导弹由生产厂家、科研院所的技术专家坐镇把关。”曾任该旅旅长的第二炮兵某基地副参谋长谈卫红回忆说,很长一段时间里,部队的“拐棍”太多了。

  2010年,该旅“甩拐”迈出第一步:野外驻训,不接市电、不引自来水,不用外来保障。

  如今,3年过去,这“三大铁律”又衍生出“十五条军规”——按实际作战流程组织训练发射,不依靠作战单元以外技术力量把关,临时抽点测试发射单元、变换发射阵地、变换打击目标、变换通信手段……

  新的“战场法则”,让这个导弹旅浴火重生,战斗力突飞猛进。

  “甩掉了‘拐棍’,这3年你们旅实弹打得怎么样?”

  谈卫红告诉记者:“打了43枚,仍然是发发命中。”

  毋庸置疑,这个用实战的标尺卡出来的“发发命中”,与以前“拐棍”支撑出来的“发发命中”,其含金量是大不一样的。

  新的“战争观”,需要什么样的新“能力观”?将实战化训练进一步引向深入,就不能“头痛医头,脚痛医脚”——

  像设计战争一样设计训练

  未来战争,打的是非对称,打的是体系作战。新的“战争观”,呼唤什么样的“实战化坐标系”与之对应?需要何种“能力观”与之匹配?

  “你打你的,我打我的”。这个作战法则当然没有错,但“你打你的”,“你”是谁?“你”怎么打?“我打我的”,打什么?与谁打?怎么打?在哪里打?

  这一连串的巨大问号,都亟待用实战化训练这把“金钥匙”去破解。

  然而,反观我们的实战化训练,着力点还主要放在“头疼医头,脚痛医脚”上。长此以往,实战化训练始终在低水平徘徊。

  其实,实战化训练也是需要设计的,既要制定“像打仗一样训练”的标准体系,更要构建“像训练一样打仗”的能力模型。

  在空军某航空兵师,一张岗位能力“拓扑图”令记者大开眼界。这个“拓扑图”将该师核心军事能力分解成5大类48个目标、成千上万个“具体能力点”,而且每一个构成要素都实现了指标化、数值化、动态化。

  深入观察,记者发现图中暗藏的玄妙——比如一个人想成长为师长,对照图中揭示的“成长路线”和“能力模型”,每一步怎么发展,经过哪些认证,具备什么能力,处于什么状态,一目了然。

  师长景建峰告诉记者,在未来体系作战条件下,军人的角色作用,更像“战争机器”的齿轮,牵一发而动全身。这就要求不同的人,不同的岗位都要建构自己的“能力坐标系”。

  “别小看这张图,正是它创造了很多的‘不可思议’。”景建峰说。

  仅举一例:那年空军比武,王牌飞行员郝井文缺一名搭档。师党委对照能力坐标,通过3000多组数据从100多名飞行员中选将,32岁的李德兵最后胜出。令人惊讶的是,此人既不是飞行尖子,也没有执行过大项任务,但头脑冷静,操控稳准。景建峰说:“当时几乎没有人看好他们,结果比武他们六战全胜,一举拿下‘金头盔’。”

  “真正的战争,发生在战争之前。”第二炮兵某基地司令员周亚宁说,像设计战争一样设计训练,才能未战先胜。最近几场局部战争,就在战争设计“蓝图”和实战化训练“路线图”的无缝对接上给人深刻启示:兵怎么练,仗就怎么打。

  就在此次采访结束前,他麾下的导弹劲旅正奔赴大漠戈壁,与空军防空部队进行跨军兵种联合演练。

  这一战,将验证他们着眼未来作战与空军部队共同设计的导空火力协同训练构想;这一战,也将在我军实战化演兵场掀起新的狂飙!

责编:周扬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