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海军炸礁队:人人都有英雄胆 要过生死关

2013-04-15 09:40:00 人民网-人民日报 分享
参与

  炸礁队官兵正在裸露的礁盘上灌注炸药。 刘方泉摄

  打开驶向大洋的通道(国防视线)

  苏银成 李东星 李玉银

  核心阅读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里,有这样一支普通而又神秘的部队,他们就是济南军区某海军工程指挥部炸礁队。他们辟山头、清暗礁,南征北战,为巨轮驶向大洋,军舰驰骋四海默默做着贡献。

  炸礁兵天天与波涛礁石相伴,与雷管炸药为伍,艰苦、寂寞、任务繁重。4月初,记者辗转千里,深入炸礁队一线工地采访,探寻这支能打仗打胜仗的战斗集体是如何锻造的。

  生死考验砥砺军人血性——

  炸礁队人人都有英雄胆

  登上青岛某码头4条30多米桩腿支撑起的平台船上,虽然已是春暖花开,可海风吹过,透骨的寒意还是让记者浑身打颤。而官兵们一年四季就是在这无遮无挡的平台船上作业,“夏天像烤箱、冬天像冰箱”就是对炸礁队作业环境的真实写照。三伏天甲板温度高达60摄氏度,必须穿特制的厚底鞋和防晒伤的长袖作训服,大多数同志捂出了痱子、烂了裆。隆冬时节气温低至零下20摄氏度,刺骨的海风吹在身上像刀割一样,必须不停工作才能抵御严寒,水溅在身上立刻结冰。

  “其实身体上的苦根本不算啥”,人人都要过生死关才是对他们的最大考验。

  1月31日11时,福建某军民混用港口施工现场。

  “起爆!”随着某工程指挥部炸礁队海钻201平台船负责人杜新建一声令下,1吨炸药被成功引爆。春节前最后一爆,震起滚滚浪涌,却没有震起炸礁兵脸上丝毫波澜。

  炸礁不怕死,怕死不炸礁!这句话,炸礁兵喊了29年。

[page]

  2005年5月,参加上海洋山深水港航道炸礁施工,由于乳化炸药在高水压条件下钝化拒爆,出现哑炮,不及时排除就是大患。面对埋在海底的3吨巨型“水雷阵”,时任队长牛德光大吼一声,“上了平台船,就闯鬼门关。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牛队长边动员,边抽组突击队员。要在原先埋好的炸药附近错位打孔,实施诱爆。不到半个篮球场的范围内,已经打孔60个,再打孔,钻不好就可能触爆海底炸药,难度非比寻常。

  “除突击队员,其他人全部撤回!”牛队长下达命令,14名业务精湛的骨干被留下。工序展开,慎之又慎。测量手季华生怕测出的数据不准,用操作定位仪反复测量了5次,来回比对后,才敲定一个个钻孔位置。

  一切工序就位。核心岗位,谁来担当钻机手?几名操钻手上台请战。

  “朱清洲,你上!”牛队长点将,经验丰富的上士朱清洲临危受命。

  “嗡嗡……”朱清洲开动钻机。

  每下钻一寸,官兵的心上悬一分。

  打着打着,钻机突然往下一坠。

  “不好,打到老孔了!”说时迟,那时快,朱清洲猛提钻头。好险!

  拼了!擦一把汗,朱清洲重新装药、引爆,哑炮成功排除。

  2004年12月4日,台风突然转向再次扑向平台船。

  “马上启动电机,升高船体避险!”海钻202平台船班长顾乃全紧急指挥5名战士,抬升船体,躲避浪涌。

  “班长,升降液压泵失灵!”接到报告,众人查知:配电箱进水短路导致电机熄火。此时,风力已达8级,船体摇晃得厉害。再不抬高,台风中心袭来,平台船将会被浪涌吞噬。

  关键时刻,在岸上人员电话指挥下,电机被修好,平台船缓缓升起。

  17级超强台风来袭,地方避港的4000多艘船只被毁,而他们顶巨浪、战台风,加固的平台船却安然无恙,引来周边船家纷纷登门取经。

[page]

  开拓创新练就决胜剑法——

  敢闯作业禁区,叫板技术难题,有勇有谋方能百战百胜

  炸礁队第一台炸礁平台船是从国外引进的老装备,排砟口位于10多米高的钻机套管顶部,高压水柱冲出的泥浆和石砟如同“泥石雨”从天而降,一个班次下来,钻机手就成了“兵马俑”。一年四季,无论酷暑严寒,钻机手只能头戴安全帽,身穿防雨衣,脚蹬长筒靴,苦不堪言。

  能否将排砟口改在套管底部?一天,战士王文江突发奇想。征得领导同意后,他在套管下部挖了几个孔,结果泥浆再也不会从上面喷涌而出了,钻机手从此告别了挨“泥石雨”淋的历史,一个小小的钻孔,带来了一场行业上的变革,自此,国内外生产的所有钻机都沿用这一小革新。

  创新的思维犹如马良手中的神笔,给装备建设插上腾飞的翅膀的同时,也让炸礁队尝到了甜头。

  时间回溯到14年前,炸礁队承担了秦山核电站三期取水口炸礁工程,这是块难啃的“硬骨头”:要在坚硬的岩石上一次爆破出4条宽7米、深13米、长231米的吸水口沟槽。

  爆破作业区距“核岛”只有20米,距电站泵房仅47厘米,要求震速必须小于2厘米/秒。如此高难度的爆破工程,不但炸礁队以前没有遇到过,在国内尚没有先例。

  爆破能否顺利实施,不仅关系到秦山核电站建设的进程,而且,影响着国家的声誉、军队的形象。

  面对这块“烫手山芋”,炸礁队官兵没有退却,知难而上。队长张冬生三下武汉,两上北京,向中国科学院和长江科学院的教授求教,请著名爆破专家现场授课。很快,32名官兵熟练掌握了秦山工程所需的炸礁技术。经过反复实验,探索出20多种雷管在水下引爆的各种技术指标,最终选择采用多段微差爆破技术。

  “轰!轰!”一声天崩地裂的爆炸声响过后,海面上绽放出一朵硕大的水莲花,放置在“核岛”和吸水泵房的4台高精度测震仪记录下了1厘米/秒的震速,电站泵房毫发未损。在场的中外专家无不拍手叫好:“奇迹!奇迹!”

  善于创新则难者变易。正是靠着这种勇于创新的精神,炸礁队敢蹚别人不敢涉足的水域,敢干别人不敢接手的工程。

  炸礁队担负国家重点工程上海洋山深水港任务时,施工进入倒计时,一块4.5万方的超大暗礁挡在炸礁队面前。在“技术攻关专家小组”的带领下,炸礁队官兵向着困难发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冲锋”。经过反复论证,决定实施一次性爆破。采取每隔4排加密孔措施,在国内首创孔内高段、孔外低段毫秒微差延时起爆网络,实现了超多排炮孔一次性爆破。

  60吨炸药、1万多枚雷管,深埋于海底岩石。此起彼伏的爆炸声绵延不绝,岿然不动的礁石灰飞烟灭。那座曾在海图上标注的“小岩礁”,瞬间消失,成为了记忆。

  近年来,炸礁队先后荣获军队科技进步奖8项,中国工程爆破协会科技进步奖4项,12项技术填补国内空白,引领行业技术发展。

[page]

  重大任务锤炼过硬队伍——

  临危之时能受命,关键时刻敢担当,险重任务正是最佳练兵场

  满目群山叠嶂,礁石暗藏海底。2008年10月,炸礁队接到一个紧急任务,以最快速度建造一个临时出运码头。当时,炸礁队官兵正散布在天南海北各个施工点,虽然不知道码头的用途,但闻听是政治任务,官兵们热情高涨,纷纷主动请缨要求参加此项任务。

  开山炸礁石,海边摆战场。官兵们日夜激战在施工一线,科学定位钻孔、精确投放炸药,不仅两个月突击完成3个月的工程量,而且一次联排施爆就炸出一座140米长的成型码头。

  随着工程的进展,官兵们了解到,他们参与的工程是为我军某新型舰艇停泊建造港口的第一步。

  “工程铁军,现代愚公。”将军的赞誉与褒奖,给这支未入而立之年的年轻队伍以无上荣光。

  光环的背后,是一次次重大任务的千锤百炼。那是1984年9月,刚组建两个月的炸礁队,奔赴我军某新型舰艇基地,执行洞库航道炸礁任务。

  “白瓷样的坚硬礁石,每平方厘米抗压强度达1600公斤,12颗合金钢珠组成的金刚钻头,用不了3个小时就被磨平……”在工程指挥部第三工程大队炸礁队队史馆,政委杨硕向记者述说着当年炸礁队炸礁移山的战斗历程。

  729平方米的炸礁平台,在4根巨大钢柱的撑托下,宛如一座钢岛,巍然鼎立于波涛浪涌中。每钻一个孔,都比要求超深两米,每清挖完礁石,都检验一次爆破质量,炸礁队的每一名官兵深知,“他们干的是海上永久性的工程,一孔一炮都关系到舰艇安全、港口码头的寿命和部队战斗力建设。”

  工地就是战场。战场无亚军,工地同样不允许一丝一毫的失败。年轻的炸礁队官兵在没有炸礁经验、专业知识缺乏、装备陈旧落后的情况下,靠着一股“初生牛犊不怕虎”的闯劲,连续奋战60多个昼夜,首战告捷,并创下了“敢打恶仗、能啃硬骨头”的响亮名头。

  29载炸礁砺剑,29载使命在肩。炸礁队官兵投身特殊战场,南征北战,苦练打赢,被誉为“海上长城”精品工程的主力军,“国字号”重点工程的突击队,英勇善战、战无不胜的“水下愚公”。

责编:刘昆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