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满19岁的新型战机 有个人为了她连生日都改了

2017-03-23 12:50:00 环球网 张加军 分享
参与

  

 






 

 

  鸣谢 中国航空报 袁新立、于倩、马丽元、李昕葳、王兰 等。

  【环球网军事-航空航天报道 记者 张加军】2017年3月23日是歼-10的十九岁生日,作为我国自主研制的第三代战斗机,她十九年前那惊天一飞宣告了一个时代的开始!而在一年前的3月22日,歼-10总设计师宋文骢永远地离开了我们。今天也是宋老的生日,但这不是巧合,而是一位老人用生命对航空事业的深情表白和热情礼赞。十九年前的今天,随歼-10首飞而潸然泪下的宋文骢激动地宣布“以后我的生日就是3月23日了!”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让迅速前行的我们稍做停留,回顾歼-10战机艰辛研制的往昔岁月,回味中国航空工业的一段风雨征途。

 

 

  宋文骢从小就喜欢飞虎队的哈雷摩托

  1930年3月26日,宋文骢出生于云南昆明,16岁进入天南中学就读,1949年7月,正式参加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随后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滇桂黔区纵队的一名侦察员。1950年加入长春空军第二航校,翌年5月提前毕业成为抗美援朝志愿军战士。 1954年8月考入哈尔滨军事工程学院,成为空军工程系飞机、发动机专业学员。 1958年秋冬之际,东风113起步,宋文骢参加该项目并分到沈阳112厂设计室,担任该型飞机总体设计组组长,正式开始了为中国航空工业奋斗的道路。

  康泰钦提及,有件小事可以看出宋总的为人,“我们去农民那里买鸡蛋之前,宋总就跟我们讲不要和卖鸡蛋的农民杀价,他说农民兄弟种地养鸡不容易。这句话我到今天也没有忘记”。翼龙察打一体无人机的总师李屹东回忆说:“宋总经常给我们讲起他年轻时的经历,讲起在边纵当侦察员,如何把情报带入还没解放的昆明城,如何躲过特务的搜查。宋总还谈到他从小就喜欢哈雷摩托,因为在昆明看见飞虎队飞行员骑着哈雷是如何的风光。”

  你已50多岁了,这架飞机在你手里最终能设计定型吗?

  曾有人在歼-10项目开展之初问宋文骢说,一个飞机型号少则干10年8年,多则20年,而你已经50多岁了,这架飞机在你手里最终能设计定型吗?当时的宋文骢笑着给出了这样的回答:“我老宋还能活多少年,这架飞机能不能在我手里定型,我说了不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通过这架飞机的研制,中国将会有一大批现代飞机设计研制方面的人才成长起来!我们只要为他们铺好路,到时候我老宋在不在没关系,自然会有比我更高明的人接着干。

  20 世纪80 年代初期,国际军事形势发生巨变,国外先进的第三代战斗机已开始装备部队,而当时中国空军的装备甚至还未达到第二代战斗机的水平。二战之后的现代战争早已是立体战争,空中力量的强弱越来越从根本上左右着战争的胜负,自主新式战斗机关乎国家安全、关乎民族崛起,时代在呼唤强悍的中国战鹰!

  1982年2月,我国新型战斗机研制方案评审论证会在北京海运仓总参谋部招待所召开。期间,宋文骢陷入了思索, 新机研制事关国防建设、事关中国空军未来发展大计,决不能重蹈歼-9的老路了。国家在这么困难的情况下,拿出这么大一笔钱搞研发,实在是不容易啊!他斩钉截铁的说道:“要搞,就要搞一架像样的飞机,搞一架能在未来10年或20年都不落后于世界的飞机,我们要从学习模仿的传统思维里跳出来,搞一架真正由中国人自行设计的先进战斗机!”

  歼-10项目启动之后,对于以宋文骢为总设计师的项目团队而言,意味着已经无路可退,唯有奋力前行。项目在1984年做总体规划时,当时国家资金不足,社会上对搞歼-10也有很多质疑。开始时,由于规划中列出的资金太多,报上去之后多次被打了回来。宋总对说,既要实事求是,也要保证最低标准,后来歼-10项目的规划最终得以通过。

  歼-10项目在研制的过程中,一共建了10个实验室,其中有几个关键实验室是当时国内没有的。一个是航空电子实验室,一个是飞行控制实验室,搞飞控的时候,宋文骢表示,要么就不搞,要搞就搞最先进的!当时一些人还希望从美国引进一台飞行模拟器,后来由于一些原因,美国只给了一台民航的飞行模拟器,根本无法用于科研。在这种情况下,宋文骢带领团队加班加点把它改造成了军用的飞行模拟器,解决了飞控系统的研制难题,还自建液压系统试验台、燃油系统试验台等。歼-10研制过程中,确立并突破了放宽安定度的短间距鸭式气动布局,四余度数字化电传操纵飞控系统,高度数字化、综合化的航空电子系统,以及计算机辅助设计与制造等关键技术;歼-10制造过程中,复合材料鸭翼、S型蒙皮、前起落架、水滴型座舱、大型整体机身框架等一大批新的加工技术和工艺难题被破解,确保了歼-10顺利实现设计指标。

 

 

  歼-10成功研制的最大意义在哪?

  正是歼-10的研制,使我国航空工业在军机研制方面,实现了从跟踪仿制到独立自主的跨越,使人民空军的主战武器装备实现了从第二代到第三代的跨越,更使我国一跃成为世界上第五个有能力独立研制第三代主力战斗机的国家。正如原歼-10项目办主任苗云辉所言,歼-10是中国航空工业进入21世纪腾飞的平台,就像航空母舰的甲板,它是一个人才、技术、信仰的平台。歼-10研制过程中,形成了一整套设计技术成果,并广泛应用于其他航空武器装备研制之中,带动了整个中国航空工业的进步,为下一代战机的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同时,培养出了一大批以任歼-10 双座飞机、“枭龙”总设计师、歼-20总设计师杨伟为杰出代表的,全面掌握航空高新技术的飞机设计师、航电专家、飞控专家和机械、软件开发等优秀人才,成为国之栋梁。

  1998 年歼-10 首飞,2003年装备部队试用,2004年设计定型,2008 年珠海航展上精彩飞行表演,2009 年在国庆阅兵上盛装亮相……实际上,歼-10是举全国之力拼出来的,这是涉及100多个参研单位、20多个部委和行业的国家重点工程,她的成功是以宋总为代表的中国航空人用心血和生命铸就的丰碑,她的成功让中国的蓝天上首次翱翔着可以与发达国家水平相媲美的国产战斗机,她的成功让中国航空人找回了尊严和自信。歼-10是中国航空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标志着一个新时代的开始。而正是从歼-10开始,人民空军实现了装备从“捉襟见肘到得心应手”的历史性转变。

  苏联飞机研究体制不适合中国国情

  气动布局的选择、总体方案的设计决定着一架飞机的研制成败。宋文骢从1958年参加东风113号飞机设计伊始,就清楚地意识到了这一点。他认真收集国内外飞机动态,同时结合我国国情进行分析比较,深感苏联飞机研究体制不适合中国国情,一心希望研制出中国自己的飞机。

  自1960年中苏关系破裂后,中国再也不能从苏联引进飞机了,自行设计中国自己的歼击机的形势日愈紧迫!1960 年,宋文骢奉调来到沈阳飞机设计研究所。彼时正值中苏关系破裂,中国自主设计歼击机的形势日益紧迫。在我国第一架超声速歼击机(自主研制)——歼-8 的方案论证中,宋文骢带领团队进行了20余种不同平面形状和参数组合的新机方案设计研究,结合当时我国实际情况,做了“单发”和“双发”两种方案。结合当时我国的实际情况,宋文骢强烈主张采用双发方案。 而1964年的决策会议一锤定音,决定采用宋文骢力主的双发方案。此后,他们完成了歼8 飞机的作战使用分析、多种布局参数研究和总体方案论证,为我国第一架高空高速战斗机的研制做出了重要贡献。歼-8 的研制成功,标志着我国航空工业实现了从仿制到自行设计的重大跨越。

 

  英雄试飞员雷强首飞歼-10后的一句话:这才叫真正的飞机啊!

  1992年3月,宋文骢和其他同志艰苦努力,赴俄签订了引进俄方发动机样机和试飞发动机合同。1995年5月,宋文骢等人再赴俄罗斯,出席了歼-10首台发动机验收仪式。这年8月,歼-10的01架中机身在132厂开铆。 1997年6月2日,首架机总装交付剪彩仪式举行,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等亲自出席。至此,歼-10经过十几年的设计研制,原型机已横空出世,等待它的是更严峻的挑战和考验——首飞。

  1998年3月23日的天公并不作美,机场上能见度很差。试飞现场聚集的人比哪一次都多,大家站在机场东侧,翘首望着灰蒙蒙的天空,盼着能见度能达到首次飞行可以接受的程度。主席台上,时任总装备部部长曹刚川、总装备部科技部部长李安东、空军副司令员乔清晨、航空工业总公司总经理朱育理等领导坐在那里,也不时望望天空,等着天气的好转。

  宋文骢没有上主席台就座,他提前来到停机坪,平静地看着机务人员对飞机进行最后的检查。不久,首席试飞员雷强和试飞局屈见忠局长、试飞大队刘勇明政委也驱车来到停机坪,与机务人员一起检查飞机,等待指挥员的命令。

  天空终于裂开了云缝,指挥塔上传来准备起飞的指令。宋文骢在远处和首席试飞员雷强做了一个手势,目送着雷强走向飞机,然后,迅速回到塔台,在指挥大厅的后面找了一个不显眼的位置坐下。 首飞基本顺利,飞机着陆后机身后方突地放开一顶大伞,继而飞机稳稳地停在了跑道上。首飞成功!机场沸腾,人们激动地相互握手、拥抱、欢呼、跳跃!此刻,躲在人群中的雷强的夫人激动而欣喜的泪水从脸上簌簌落了下来。

  就在飞机着陆的同时,宋文骢赶到了停机坪,他要去迎接胜利归来的英雄试飞员——望着试飞员雷强走下飞机,宋文骢第一个上前和雷强紧紧拥抱,脸上洋溢着欣慰和胜利的微笑。

  雷强向主席台的军方领导报告完毕,突然转向宋文骢。他上前几步,举手向宋文骢敬了个军礼,兴奋地说道:“宋总,这才叫真正的飞机啊!”

  空军眼里的得心应手好飞机是被“倔”出来的

  2003年2月,首批歼-10交付空军,这也开了我国战斗机研制的一个先河,即飞机尚未设计定型就投入批量生产,并交付部队提前使用。用当时一位空军高级将领的话说,歼-10的服役,使空军主力战斗机从捉襟见肘变得得心应手。

  在歼-10的一次试飞测试中,在飞机完成第一次超声速飞行后,承担试飞任务的同志们都为成功感到高兴时,却发现宋总眉头紧锁,反而高兴不起来。其实在宋文骢的心里对于飞行数据是存有疑虑的。 随后,他叫总体室的同志找出当年做方案时飞机模型在风洞吹风的数据,和现在飞机试飞的数据进行反复对比。最后,大家终于发现了两组数据存在的差异。

  “两组数据虽有一定差异,但重要的是并不存在安全隐患问题。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也只好这样了。”有人说道。“不行。”宋文骢决绝地说,“我们给空军造的这架新机,一定不能让它留下任何遗憾。”

  什么?飞机要做这么大的改动呀!与会的同志一听,都有些懵了——这项决定太重大了,要动的可不是一般的小手术。生产计划、现有问题等等都需要协调解决,哪里还有时间来进行如此重大的设计和修改呀!“不管有再大的困难,再多的客观原因,也不能凑合,也必须立即着手进行改进!”宋文骢没有丝毫让步的余地。

  一时间,各种闲言、牢骚、抱怨,甚至怒气明里暗里都冲着宋文骢而来。“这个老头,真是太固执了,那是水泼不透针插不进呐!”

  可宋文骢像吃了秤砣,他不为任何原因所动,硬是铁了心,是非改不可!作为总设计师,他比其他人想得更深更远。长痛不如短痛,发现问题,如果及时不改进,把损失降到最低最小的程度,将极有可能在以后造成覆水难收的后果。

  此后,在长达半年多的时间里,宋文骢委托杨伟副总设计师与有关部门特别是飞机生产厂进行了十几轮的研究和协调,最终与所有的研制单位统一了认识,生产单位也拟订了新的生产方案,并创造了18个月生产6架改形飞机的奇迹。

 

 

  这个小伙子以后是要接我的班的啊!

  1985年,22岁的杨伟从西北工业大学空气动力学与飞行力学专业获硕士毕业,凭着对歼-10飞机的一腔热情和志在必得的自信,杨伟找到了宋文骢。在611所一个相当破旧的二层木质小楼里,宋文骢和几个副总师共用一个办公室。那时的杨伟,连宋文骢长什么样子还不知道,有些莽撞地向一位副总师问道:“请问哪位是宋总?”副总师为他一指:“那就是!”他走到宋文骢面前开始自我介绍:“宋总,您好!我叫杨伟,刚从西北工业大学硕士毕业,我希望……我要做你的助手。”

  在当时那个年代,所里的研究生可谓凤毛麟角,杨伟相信自己可以拿下这份工作。但面对着眼前这位“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小伙子,宋文骢只是和蔼地笑笑,他告诉杨伟,还是先到研究室去,把基础打打牢,把专业面扩扩好,以后才能做更多更好的工作。正是宋总的建议让杨伟从设计员一步步走向领导岗位,在基层历练了自己,更修炼了‘内功’,为担负更重要的任务打下了基础。

  在成都所一直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在上世纪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那场“出国潮”中,时任某项目研究小组组长的杨伟也曾因为种种原因差点出国深造,是宋文骢在一次汇报会后温和地用“别走了”留下了他。短促有力的三个字是一位航空前辈对后来者的鼓励,更是一位爱才之将对下属的希冀。杨伟回忆说:“只有这三个字,宋总把我留在了所里继续工作。在这之后,他也给了我更多参与创新与科研工作的机会,对我来说,他就是我的‘引路人’。”

  当年定下了杨伟要成为宋文骢的接班人后,宋文骢走到哪里都拉着杨伟自豪地告诉别人:“这个小伙子以后是要接我的班的啊!”他这是在给年轻人今后工作的开展创造条件与氛围,这是他对毕生挚爱事业长远发展的大爱,他是年轻一代航空人的“引路人”。 ★

 

 

 

  歼-10大事记:

  歼-10飞机立项

  1984年5月,国防科工委正式下达关于新歼研制总体单位定点问题的批复,确定新歼研制总体单位为中航工业成都所和中航工业成飞。

  1986年1月,国务院、中央军委联合发文,批准新歼研制,并列为国家重大专项。

  宋文骢被任命为总设计师

  1986年7月14日,国防科工委正式任命王昂为新歼(歼-10飞机)型号行政总指挥,宋文骢为新歼(歼-10飞机)总设计师。这一年,宋文骢56岁。

  歼-10项目样机制造完成

  1991年2月,航空部下发了歼-10样机研制通知,5个月之后全尺寸样机各部件生产完成,交付总装。8月27日,样机总装完成,共安装515项成品附件。

  首架原型机制造完成

  1995年8月,歼-10飞机首架原型机即01架开始制造,1997年5月31日,首架原型机在成飞公司完成总装,6月2日,原型机交付,军委副主席刘华清等领导出席了交付仪式。

  歼-10首飞

  1998年3月23日,歼-10飞机首飞成功。宋文骢的生日原本是3月26日,从这一天起,他把自己的生日改在了3月23日,他要永远纪念这个非同寻常的日子。

  小批量交付

  2003年2月23日,交付部队的首批歼-10战斗机抵达试训基地。3月10,歼-10举行了交付部队之后开飞仪式。歼-10战斗机尚未设计定型,就开始批量生产并交付部队提前使用,这在我国航空史上是从来没有过的。

  设计定型

  2004年4月13日,歼-10飞机通过了国家航定委的设计定型审查,至此完成了设计定型。从1998年到2003年,歼-10飞机在5年内先后完成了定型试飞中的30多个高难度高风险试飞科目。

  首次公开

  2006年12月29日,新华社对外宣布我国自主研制的新一代歼-10战斗机已成建制装备部队,形成作战能力。至此,我国最为神秘传奇的歼-10飞机终于揭开了神秘面纱,首次对外公开。

  获得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2007年2月27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隆重举行的国家科学技术奖励大会上,歼-10飞机获得唯一科技进步特等奖。

  首次亮相航展

  在2008年11月珠海航展上,歼-10战斗机首次参加大型航展并进行了飞行表演。继本次公开亮相之后,歼-10参加了之后的历届珠海航展。

  亮相国庆60周年大阅兵

  2009年10月1日,国庆60周年阅兵式上,歼-10战斗机以5机编队飞跃天安门广场,接受检阅。

  首次飞出国门参加军事演习

  2010年9月,歼-10战斗机首次飞出国门,参加“和平使命-2010”联合反恐军事演习。

  首次出国表演

  在2013年9月举行的第11届莫斯科航展上,空军八一飞行表演队歼-10表演机与世界多支高水平表演队同台献艺,进行了精彩表演。这是我国歼-10战斗机首次亮相国外大型航展。

  参加九•三大阅兵

  2015年9月3日,纪念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暨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阅兵在北京举行。八一飞行表演队的歼-10表演机,以及歼-10与预警机编队、歼-10飞机5机编队等相继亮相,这也是歼-10一次性出动架次最多的公开亮相。

  歼-10B公开亮相

  2016年11月1日,在备受瞩目的第十一届中国航展上,歼-10B飞机首次公开亮相,吸引了中外万千军迷。自2008年歼-10A飞机首次参加珠海航展的8年后,歼-10家族最新成员再次登场,标志着歼-10飞机系列化发展取得了重大新突破。

 

  

您看完这条新闻的表情是?
责编:张加军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Huanqiu.com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获取授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