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机场风云:飞机出事 银匠伞匠来维修

2015-07-13 09:34:00 成都商报 分享
参与

  今年5月,世界机场城市大会(亚太)在成都召开。成都作为中国“航空第四城”,正迈向“航空大都市”的前列。民国早期,交通闭塞的成都人,在啥时候看见了飞机?成都最早的机场在哪里?成都航空又经历过什么样的历史风云?

  

  飞机入川

  水路旱路“走”了一个月

  巴山蜀水交通闭塞,但成都人看见飞机,说起来在整个中国还真不算晚。

  1915年2月,“洪宪皇帝”袁世凯派亲信、参谋总部次长陈宧统领北洋军开入巴蜀大地,为恐吓反对老袁复辟“帝制”的四川人,袁世凯抽调南苑航校法国制“高德隆”飞机三架,组建“航空连”随同入川,“以壮军威”。

  这三架飞机可不是“飞”来的:先在北京拆卸装箱,由京汉铁路“坐火车”运抵武汉;再逆长江而上,“乘轮船”到重庆;最后“马拉人抬”,由成渝旱路呼儿嗨哟地才拉到成都……历时一个月。

  为迎接这三个宝贝,成都北城外十里的风景名胜凤凰山上,匆匆刨整了一个大平坝。这就是成都最早的机场——“凤凰山机场”。封为“成武将军”的陈宧、旅长冯玉样等文臣武将,威风凛凛亲临西较场,“检阅”飞行表演,同时请来成都名流士绅瞻仰新式武器。言外之意很明白:“你们胆敢反袁,就让飞机屙几个‘炸蛋’下来,让你们‘川耗子’尝尝厉害!”

  老百姓潮水般地爬到附近城墙上,要看“铁鸟”是咋个上天的……飞行连长李藻麟后来说:“四川人亲眼目睹飞机翱翔于蓝天,实始于此时!”

  

  飞机出事

  请来银匠、伞匠修飞机

  “检阅”开始了,一架飞机颤颤巍巍上了天。不消说陈将军昂首挺胸得意洋洋,连名流士绅们也伸长脖颈、眼珠子瞪得溜圆……可是另一架飞机不争气,可能因为跑道太短,飞机才起飞,脑壳一歪猛地碰在演武厅翘檐,如断线风筝般翻滚在地,所幸飞行员只受了点轻伤……

  此后,飞机多次在成都上空耀武扬威,可惜一天又发生“空难”:李藻麟驾机正在天上,发动机突然熄火,飞机失控下落。千钧一发之时,李藻麟竭尽全力控制,才使飞机一头栽到一棵大树上奇迹般“软着陆”,避免了机毁人亡的惨剧……事后检修,是汽缸出现细小裂缝,机械师束手无策。李藻麟求助成都东大街金银器作坊的老银匠,用极细的银丝把汽缸裂缝填实,再焊接打磨。机翼损坏处,则请来成都制伞匠,仿制做油布雨伞,共缠了三层布涂了三层桐油……这架飞机居然再次颤巍巍地飞上蓝天。

  陈将军“航空连”的飞机,最远飞到新都、温江、双流,旋圈子显摆威风。很快袁皇帝死了,三架飞机最后结局无人能道其详。总之,此后成都人与飞机久违,“凤凰山机场”也荒烟蔓草、可牧牛羊……

  

  首条航线

  售票处设在华兴街

  1920年4月22日,“京汉”号飞机京沪航线京津段试飞成功,中国民航由此拉开序幕。

  1933年6月1日,“中航”一架翅膀上写有“蚌埠号”的美制史汀生型飞机,轰隆声中落在“凤凰山机场”——重庆至成都航段正式通航了,航程275公里。至此,从上海到成都的“沪蓉航线”全线开通,全长2037公里,快速飞行需9小时15分钟。沪蓉航线管理处先后购置6架史汀生型单翼300匹马力6座飞机,飞行路线是长江沿线重要商埠:上海——南京——汉口——宜昌——万县——重庆——成都。

  这是成都民用航空的第一条航线。当时《新蜀报》等报刊兴奋报道:“欧亚、中航两公司,俱于成都设有航空站,故蜀道虽难,已解决不少!”航线最初以邮件运输为主,老百姓称之为“邮政飞机”;飞机漆成绿色,机身上有一个大大的“邮”字。

  很快开始客运了,据一手史料披露,“中航”售票办事处在华兴街,“欧亚”在春熙北路。你如果穿越回到那时,会看见办事处外张贴的《乘客须知》:1、文武官员购票应具备服务机关之证明文件。其它各界人员应由殷实商号或合法团体出具保证。2、公司机中不备餐膳。3、牲畜、鸟类不得携带……

  

  票价昂贵

  攒一年工资只够飞重庆

  “坐飞机”要多少钱?当时的票价(法币)如下:“欧亚”(单程)至汉中135元,至西安225元,至汉口330元,转长沙385元,转广州540元,转香港565元,转兰州405元,转宁夏545元。(单程)至昆明200元。“中航”(单程)至重庆90元,至万县175元, 至宜昌270元,至沙市290元,至汉口330元,汉口至长沙45元,渝转贵阳90元,渝转桂林180元,渝转梧州230元,渝转香港300元。

  1933年前后,成都大米每斤不到1毛钱,菜油每斤也才0.22元……当时的工资收入,成都工匠根据不同行业月薪5~12元;士兵每月仅5元、少尉12元、上尉24元、少校40元……说形象点吧,一个工薪族一年工资大约只能单程“飞”次重庆,五年多工资才能“飞”次广州。就是熬打多年的少校营长,也要一年多工资才能“飞”趟广州。而且飞机票价,随此后的物价水平提高而一路飙升。

  价格昂贵,航空当然主要服务于军界、政界和富贵阶级,以至平民中有句口头禅:“你想坐飞机嗦?快白日做升天梦嘛!”但即使在权贵阶层,坐飞机的也寥寥无几。史料记载:1946年因抗战胜利大量官员返南京,“中航”成渝线从成都始发的旅客为2184人;但1945~1946年,“央航”(原“欧亚”)两年仅发运旅客494人。

  

  直飞越南

  成都有了国际航线

  其实,当时飞机并不先进,坐飞机并不舒服,空难也时有发生。1936年圣诞节这天,“中航”的DC-2型编号28号飞机在成都“凤凰山机场”失事坠毁,载客十多人……

  早期飞机上也没有服务。1937年“中航”才首次招聘空姐,直到1938年1月,才有了6名合格的“空中小姐”。又过了10年,“中航”的空姐也才20多人。当时,大型客机有两名空姐服务,一般的民航飞机只有一名空姐。

  整个民国时期,成都共开辟国内航线9条。直至1949年3月1日,才开辟了成都民用航空第一条正式国际航线———“越南海防至成都”航线。

  民国时期,成都最早、最主要的民航机场就是“凤凰山机场”。它1915年草创,1933年10月扩建竣工。1937年抗战开始因军事需要,国民政府航空委员会决定在川西修建12个机场,“凤凰山机场”为其一。这年9月26日,征集成都周边16县民工及士兵共2.58万人,参加机场扩建工程,跑道长700米宽50米,历时4个月竣工。1943年12月,“凤凰山机场”又列为“特种工程”之一,再次扩修为驱逐机机场。

  而要说到成都人现在熟知的双流机场,起步比凤凰山机场又要晚些。80年前,“双流机场”那片区域,还是“麦苗儿青、菜花黄”的典型川西坝子田园风光。

  

  撤离大陆

  蒋介石从凤凰山机场起飞

  1949年11月30日上午,蒋介石飞到成都,住北较场中央军校黄埔楼,军校成了国民党政府从大陆撤退的最后所在地。

  这时候,“凤凰山机场”迎来最后的辉煌。阎锡山这位行政院长此时唯一繁忙的工作,是亲自分配飞机票。每天都有几百个国大代表、立法委员和部长、次长、司长等高官,包围着他要飞机票,哭喊、叫骂、吵闹……蒋介石急令空军开办紧急客运班机,飞行台蓉。

  12月10日早晨,机要室送来截获的电报。蒋介石拿起一看,情况危急,是云南省主席卢汉打给川系将领刘文辉的:建议在10日发起第二次“西安事变”,扣留蒋介石、投奔解放军!

  蒋介石父子究竟何时离开成都?在什么机场上起飞?”在蒋经国日记中能找到答案:“10日……午餐后起行,到凤凰山上机,下午二时起飞,六时三十分到达台北。”

  蒋介石1949年12月10日从“凤凰山机场”逃离到台湾,是非常重要的历史大事件,不容戏说。因为这象征“中华民国”在大陆,从蒋介石登机这一重要时刻,已彻底落下了帷幕。

责编:刘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