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滔谈大疆无人机腾飞原因 重新定义中国制造

2015-05-26 08:02:00 中国青年报 分享
参与

  在方兴未艾的创客圈子里,34岁的大疆创新科技公司(以下简称“大疆”)创始人汪滔早已是“神一般”的存在。9年前,还在香港科技大学读书的汪滔在深圳一栋居民楼里创办了大疆,如今,他的公司已有员工3000多人,2015年的销售收入预计突破10亿美元。

  继华为、腾讯之后,大疆科技俨然成了深圳这座以“创新”著称的城市的一张新名片。这家成立只有9年的公司,已成为在全球消费级无人机领域占有7成市场份额的龙头企业。与国内很多科技企业依赖本土消费市场起步不同,大疆的营收主要来自海外市场,是一家领导全球技术革命的中国企业。

  灰色鸭舌帽、黑色圆眼镜,出现在记者面前时,汪滔“招牌式”的打扮,看起来更像是一个艺术家而非企业掌门人。

  创业 源于童年的飞翔梦

  汪滔1980年出生在浙江杭州,因为家境不错,从小喜欢航模的他曾从父亲那里得到过一架遥控直升机,在他的想象中,直升机像一个可以随意操控的精灵,能悬停在空中不动,也可以想让它飞到哪里就飞到哪里,但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操控难度很高的直升机起飞不久就掉了下来,飞速旋转的螺旋桨还在他手上留下了一个疤痕。

  “那时我想做一个能够自动控制直升机飞行的东西出来”,在杭州读完高中,汪滔考入了华东师范大学电子系,大三时,他退学转到香港科技大学继续攻读电子专业。

  2005年,开始准备毕业课题的汪滔决定把遥控直升机的飞行控制系统作为自己的毕业设计题目,他找了两位同学说服老师同意他们的研究方向,而他要解决的核心问题仍然源自童年的梦想—让航模能够自由地悬停。

  拿着学校给的经费1.8万元港币,汪滔他们忙乎了大半年,然而在最终的演示阶段,本应悬停在空中的飞机却掉了下来,失败的毕业设计得了一个C,这个很差的成绩甚至让他失去了去欧盟名校继续深造的机会。

  幸运的是,汪滔的专注得到了一位教授的认可,得以在香港科技大学继续攻读研究生课程。读书的同时,他拉着一起做毕业课题的两位同学在深圳创立了大疆创新科技公司,开始专注于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的研发生产。

  “我觉得自己的性格里有天真的成分,从小喜欢一个东西,就是希望把它变成现实”。

  在当时,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可谓小众市场中的小众,随着第一款较为成熟的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XP3.1面市,两年之后,大疆很快就把竞争对手甩在身后。从2011年开始,汪滔不断推出新产品,包括悟空系列多旋翼控制系统及地面站系统、哪吒系列多旋翼控制器、筋斗云系列多旋翼飞行器、禅思系列高精工业云台,风火轮系列轻型多轴飞行器等。这些面向全球专业用户的产品,汪滔都起了一个富有中国传统文化特色的名字。

  大疆真正的腾飞来自于一次转型。当时,多旋翼飞行器已经在海外市场上悄然兴起,大疆在新西兰的一位代理商告诉汪滔,他每月只售出几十套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但卖出去的云台(安装、固定摄像机的支撑设备)却有200多个,90%的购买者会将云台悬挂到多旋翼飞行器上,这让汪滔意识到,多旋翼飞行器市场比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要大的多。

  很长一段时间里,航拍飞行器爱好者多多少少都要懂点DIY,很多人买了零配件还要回去在自己焊接,包括安装摄像机。

  “为什么不能做一个一体化的解决方案?”凭借在飞行控制系统上的技术积累,很快,大疆就推出了面向大众用户的精灵系列多旋翼飞行器,这是一款真正意义上经由高度技术集成、到手即飞的航拍飞行器。借助于“精灵”,大疆将之前局限于航模爱好者的专业市场扩展到大众消费市场,从而引爆了整个无人机市场的需求。

  “我们就是瞄准了这个点,抢占先机,开创出‘会飞的相机’这一全新的科技产品品类,才有了现在的领导者地位”。

  成功 源自对产品的专注

  “大疆的成功,源自于始终专注于产品的态度”,汪滔说。

  固定悬停、自动返航、GPS定位导航、影像实时传输……接下来的几年里,汪滔不断推动产品的升级换代,如今,大疆已占据了全球70%的市场份额,成为民用无人机领域的领导品牌。

  然而,随着大疆的成功和无人机市场的火爆,大量的资金和创业团队涌入这个领域,希望能分得一杯羹,仅在深圳,从事无人机研发和生产机构已多达10余家。实际上,创业中的大疆也遭遇过“技术间谍”的觊觎。

  无人机会不会像当年的键盘、鼠标和手机一样成为一片红海,最终变成低利润的竞争局面?对此,汪滔并不担心:“我们在无人机领域有着10年的技术积累,研发人员有700多人,大疆在无人机领域的核心技术是竞争者难以在短期内超越的,因而不会被拖入红海”。

  在汪滔看来,无人机未来的发展方向应该在应用领域的创新,而不是低价的竞争。面对越发激烈的竞争,他始终保持着开放的心态。2014年11月,大疆向同业推出了SDK软件开发平台,这个平台可以让很多创业者站在一个更高的起点上,节省下前期研发的时间和人力成本,专注于开发出更丰富的应用体验。比如,瑞士有一家专门用无人机做地图测绘的创业公司,通过接入大疆开放的SDK后,用无人机在一个区域上空飞一圈就能完成对该区域的3D地图重建。

  汪滔说,希望通过这个平台把对无人机真正感兴趣的人才吸引过来,共同把这个产业做大。

  除了技术,汪滔认为,大疆更难以被超越的是视野和品味。“在我们的父辈,中国一直缺乏能打动世界的产品,中国制造也始终摆脱不了靠性价比优势获得市场的局面,这个时代企业的成功应该有不一样的思想和价值观,大疆愿意专注地做出真正好的产品,扭转这种让人不太自豪的现状”。

  极致 让梦想飞得更高

  除了受到航拍爱好者的追捧,如今,大疆的无人机已应用在影视拍摄、地震救援、城市管理等越来越多的专业领域。

  作为小型无人机联盟的创始成员,目前,大疆正在与美国法国的知名无人机公司和摄影器材制造商一起,推进无人机的监管方案。

  对汪滔来说,从一个痴迷于技术的理工男转身成为管理数千人的企业CEO,最初的梦想已经有了更宽广的舞台,但他仍然怀念自己熬夜攻克技术难题的那段时光。

  “如果不做CEO,我肯定会回到研发岗位上。对科技创业者来说,攻克一个个技术难题所带来的快乐,是那些山寨者难以体会到的。”

  除了关注技术和产品,近一段时间,汪滔的精力更多放在公司价值观的提炼上,他自己造了一个非常拗口的“成语”—激极尽志,求真品诚。作为公司的座右铭,意思是大疆应该要充满激情的去追求极致,实现自己的志向,认真做好自己的产品。

  “过去的成语也都是人创造出来的,只不过后人用的多了才变成了成语,这八个字以后没准也会变成一句成语”,谈起这次“创新”,汪滔笑着说。

  在自己车的后备箱里,汪滔放了一架多旋翼飞行器,有时候路过一片空旷的地方,他会停下车来,让自己童年的梦想再“飞”上一会。

  或许是对自己在大学时代两次参加的机器人比赛印象深刻,汪滔今年还精心设计推出了RoboMasters全国大学生机器人大赛,目前已有150所学校的160多支队伍报名参赛。他透露说,这个比赛设计的有趣、刺激,具有很强的观赏性,目的是让优秀的学生通过在比赛中表现出创新能力,成为比超女快男和体育健将更加受人瞩目的明星。同时,也为中国的科技创新发现更多的新鲜血液。

  对于以他为榜样的创业者,汪滔的建议是:“一定要确定这件事你是不是真的喜欢,因为只有喜欢的事情,你才会把它做到极致”。

  作者:武欣中

  (来源:中国青年报)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