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航:把无人机卖到70多国 手机操控被批很正常

2015-05-19 07:50:00 广州日报 分享
参与

  “亿航”创始人熊逸放。

  本报记者与熊逸放。

  深对话

  无人机公司创始人熊逸放:

  国内无人机成本为3000至5000元 预测未来三年人人都会有台无人机

  在国内,无人机正成为人们的新宠:《爸爸去哪儿》用无人机航拍、亚马逊用无人机送货、汪峰用无人机求婚……无人机的运用越来越多元化。短短一年多的时间里,广州一家名叫“亿航”的无人机创业公司异军突起,公司估值翻了25倍,成员也从早期的四五人发展到近100人,今年,在拉斯维加斯的CES(国际消费类电子产品展览会),它还捧起了最佳无人机奖。

  公司的创始人熊逸放接受本报记者专访时称,无人机就像一台空中的 “iPhone”,可以安装很多“APP”实现不同的功能。熊逸放还大胆预测,3到5年后,人人拥有一台无人机将成为可能。为规避无人机的潜在风险,公司将对无人机的飞行速度进行限制,同时设置禁飞区,因为无人机可能被滥用,并侵犯个人安全和隐私。而目前,无人机的飞行只能靠消费者自律。

  文/广州日报记者 李华

  图/广州日报记者 廖雪明(署名除外)

  熊逸放16岁只身前往新加坡读书,在南洋理工大学读电子电机工程,作为一个“不折不扣的学渣”,他却从来没有停止过折腾的创业之旅:他卖过电话卡,做过新加坡第一个中文团购网站。在美国杜克大学念商学院时,他常常逃课去硅谷,住在黑客空间,与名校的学生、名企的员工谈创业、谈梦想,“这个经历非常不同”。1989年出生的他充满了创业的基因。

  成长经历

  逃课去硅谷住黑客空间

  广州日报:听说你在美国杜克大学念商学院的时候,经常逃课去硅谷,有什么有意思的经历?

  熊逸放:我去那里认识了很多朋友,包括第一次见到我们现在的投资人徐小平。然后跟他沟通我当时做的社交软件项目。

  在硅谷,我住黑客空间,一个小别墅住二十个人,里面全是各个名校的学生、创业者或者在谷歌等互联网公司工作的年轻人,大家晚上一块睡觉,就像军训上下铺一样,白天出去创业,下班以后,大家在一楼开派对、喝酒,一块讨论。当然在那边,每个人都在谈论自己的梦想,每个人都在谈论自己的一些想法。对于学生来说,这个经历是非常不同的。

  在国外打拼后,我想回国寻找机会,遇到了疯狂的航模爱好者胡华智、销售人才杨镇全,于是开始创办亿航。我们三个人给徐小平讲无人机的愿景:希望开创一个空中无人机时代。航模狂热者胡华智的经历让徐小平惊呆了,历时一个多小时,我们拿到100多万美元风投。

  创办公司

  依靠梦想打动风投

  广州日报:前期风投非常重要,你们怎样打动“真格基金”的徐小平给你们投资?

  熊逸放:我们告诉徐老师,无人机可以成为人们生活中很得力的助手,不仅仅是帮你航拍或者给女朋友制造一些惊喜,它在农业、影视行业、消防上都有很多不同的应用。胡华智直接跟徐老师说自己玩了十几年的航模,创立了北京航模航天博物馆,这个东西让徐老师一听就惊呆了,他说,居然有人如此狂热。有这么一个人,不仅是玩了,而且玩出了名堂,由这么一个人来做这个事,他不仅仅是为了赚钱,他肯定是有梦想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愿意一起来做这家公司,我们相信他真的喜欢做这个东西,他是有梦想在里面的,这是非常不一样的。

  广州日报:你怎么评价另外两位合伙人?

  熊逸放:我们三个分工很明确,各自在自己的领域里都有很强的激情和专业度,杨镇全做了十几年的销售,他卖的东西是全世界最难卖的东西,胡华智对产品和技术的把控绝对是世界领先的。大家的心态都很年轻,都很喜欢玩。

  成本较贵

  规模化生产后会下降

  广州日报:你们提到无人机最酷的一点在于它的硬件和软件的可扩展性,怎么理解?

  熊逸放:分开来讲有两件事,比如说你买一个标准版回来,我们预留了一个接口,这个接口,你可以去搭载一个云台,云台有一个相机,这样它就是航拍版。你可以搭载一个激光雷达,它就可以对四周环境侦测和感知,可以绘出图来,你搭根线吊个戒指也可以去求婚。广州另外一家公司在无人机上安装了一个空气检测器,无人机在空中飞一圈,你就可以对大气的成分做出一个分析,甚至可以绘制出来自己的空气地图,这块就是硬件的可扩展性。软件的可扩展性是什么?它就是个空中的 iPhone, iPhone有多少可能性,无人机就有多少可能性。

  广州日报:目前你们公司无人机的典型应用在哪里呢?

  熊逸放:还是以航拍为主。

  广州日报:在设想里面,它之后可能会有些什么惊喜的应用?

  熊逸放:我们会把社交化、娱乐化的元素放在里面,飞机不仅仅是一个航拍器,它是你的“小伙伴”,然后形成一个“飞友”与“飞友”之间的社区。

  广州日报:未来每个人都拥有一台无人飞机是不是会成为可能?

  熊逸放:对,我认为这个一定会有。而且会很快,大概三五年。而且我们会让无人机非常安全。在手机里面,我们可以把程序写进去,比如说广州塔很危险,我坚决不让飞机靠近广州塔。

  广州日报:目前来说实现不了这个可能的原因是什么?

  熊逸放:主要是消费者需要有一个逐渐接受的过程,教育消费者是核心。成本也会有一定的关系,现在一台无人机三五千元,一定程度上来说也是比较贵的。我认为将来实现规模化的生产后,成本会逐渐下降。

  广州日报:你们海外布局的策略显示,海外和国内的销售额比例在7:3~9:1之间,为什么这样布局?国内的市场还没有开发成熟?

  熊逸放:不是说我们主动地想去做这种布局,而是这个客观事实是这样的,国外的消费者对无人机接触得比较早,国内这块相对比较晚。我举个例子,北京现在很多时候无人机是禁飞的,广州珠江新城人群太密集了,(无人机)也不太好飞。因为一线城市有购买力的人都没有很好的空域让他玩,有很好空域玩的地方,他们的购买力不强,国内这块整体还是比较早期的。我当然希望国内的市场尽快起来,所以不同的公司一起尽快地把国内市场做大。

  存在风险

  手机操作靠谱吗?

  广州日报:目前亿航市场份额大概是多少?

  熊逸放:我们今年1月份刚开始发货,市场份额是多少,我都不知道。销售量应该还是非常可观的,把产品卖到70多个国家。在国内来讲,肯定比大疆(另一家无人机公司)要小。具体销售数额属于商业机密范畴。

  广州日报:有人认为用手机APP操作无人机是十分危险的,你怎么看?

  熊逸放:任何一个新事物出现,它一定会被既得利益者或者说目前世界上已存在的势力议论。手机操作靠不靠谱这个事,今天我不评论,它代表着一种方向,一种精神。今天来说的话,我们已经把手机做得跟遥控器没有什么区别。从安全系数以及操作难度来说也没有什么区别,但这都要去试了才知道。

  广州日报:你觉得无人机的市场会怎样发展?

  熊逸放:我认为会更多元化,会百家争鸣,你会看到很多不同的公司在这个市场里面出现,跟现在的一家独大可能不太一样。你会看到各个行业的应用、相关的服务配套系统(出现),无人机的租赁、无人机的保险,包括无人机的试用,很多都会出现。

  记者:那对于产品来说,它会有什么样的趋势?

  熊逸放:更便宜、更便携、更智能。在享受无人机带来的另类体验时,也可能让人担忧无人机的安全性以及可能带来的风险,如何规避?我们将对速度进行设置,同时设置禁飞区。

  风险如何把控?

  成立指挥中心监控无人机

  广州日报:无人机的使用存在什么风险?

  熊逸放:风险就是大家对无人机的操控不当,导致对公共安全造成伤害,我们会给大家提供保险服务,通过技术的手段,一个是逐渐加速,一开始你飞慢一点,一般来说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第二个就是设置禁飞区来规避。

  广州日报:目前销售的无人机中,有不安全的报告案例吗?

  熊逸放:目前还没有。用户自己用遥控器撞树了,这种情况会出现的,但是没有什么很显著的不安全案例。

  广州日报:你们公司还采取哪方面的措施增加手机控制无人机的安全性?

  熊逸放:飞机很重要的一个安全性是它的速度,速度越快,你做决策的时间越少,那可能就越不安全。我们有个方法,在你刚开始玩的时候,我们把速度给你限制得很慢,刚开始你只能玩每小时五公里的时速,随着飞得越来越多,然后解锁,你就可以玩十公里、十五公里的时速了。

  广州日报:在政策方面跟监管方面会不会有一些限制?

  熊逸放:我觉得从宏观政策来说,大家对这块还是比较认可的,任何东西都是有利有弊的。我认为整体来说,利远远大于弊。

  广州日报:针对消费者这方面,作为你们来说,是不是也有一些方式可以帮助他们降低风险?

  熊逸放:我给消费者设一些限制,让消费者有一个更好的体验。同样,我们任何信息的推送可以通过APP,这是非常及时的,我们有新闻中心,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根据地理位置进行更新。

  广州日报:无人飞机有时候会被用于侵犯安全和隐私,怎么规避?

  熊逸放:这就是消费者自己的事情,很难去管控的。

  广州日报:国内怎么建设相关规范?

  熊逸放:这边也在积极地跟政府协商,参与到制定规则中,我们有紧急指挥调度中心,可以从后台看到每台无人机具体的位置和高度,我们可以指挥、调度它,这是我们未来公共管控需要的。我们也可以拿出来直接捐给有关部门,我们有一套技术,让有关部门可以直接去管。这样的话,大家心里就非常有谱了。

  我们已经有一套系统了,我们自己的后台也在做一些实验,但还没有正式发布。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