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拼爹能发财:无人机代理商为什么这么火?

2015-05-15 07:46:00 leiphone 分享
参与

从飞控一路卖到整机

  相信大多数读者和电脑前码字的小编一样看,没有富可敌国的亲爹,没有高挑靓丽的皮囊,更不会敲代码去创业, 只能在万恶的市场经济里当个小人物,不过最近无人机的热卖,让我等屌丝看到了一线希望,原因就是,卖无人机这事,搞不好能! 发! 财!

  下面就以全国千千万中一家,大疆北京一级代理商蓝天飞扬为蓝本,来告诉你为什么。

   认识郝建新的时候小编刚刚在魔都办第一场无人机线下活动,因为当地的无人机厂家很少,跟我们最先合作的反而是本地的一些代理商,他们做销售、懂技术、有门店,还定期筹办相关活动,用通俗的话说,就是无人机出厂后通向消费者的“桥梁”。

  “我们是大疆中国一级总代理,如果你们做活动,我们也可以提供赞助”,当时人在魔都的小编并没有意识到这个代理商跟全国任何一个代理商有何不同。

  直到上次跟郝建新在北京国际航模展上见面,“以前大疆年年来这里参展,不过这几年特别忙,从13年到15年都是我们替他们来参加,非常信任我们”。

  “我们之前做过研发,拥有整套的人员积累和经验储备”细问之下,才知道蓝天飞扬曾是集研发、制造和销售的一体化公司,早在S1000之前便研发了八轴多旋翼无人机LT-8以及AF25B航拍机的国产化、起飞重量35kg的80cc汽油直升机都是“那个时代”的印记。不过2013年时期的农用无人机市场还不成熟,所以他们暂停了进一步的研发,把更多的精力放在了航拍,包括25B直升机搭载专业摄像机、260直升机搭载专业摄像机、还有LT-8八轴搭载微单,这个也是协助后面要提到的《狼图腾》的重要工具。

  这时小编大概知道了,大疆看选一个一级代理商,并不是随随便便选了一家“卖”无人机的,而是真正懂无人机的,甚至是可以“造”无人机的(But,这个门槛真的很高啊)。

  当然,除了门槛高,还有他们的老交情。郝建新所在的蓝天飞扬自08年就跟大疆打交道,刚开始大疆卖地是航模直升机,纯手动操控,当时郝建新所在团队测试后发现产品非常不错,于是用了最老套的方法——打电话去联系当时很fashion的厂家。

  等到10年的时候,大疆主要做飞控,顺便也做点航拍。这时老郝就跟着卖飞控,给直升机配的,售价两万多块钱,因为不像2C的那么好卖,郝建新还会附带卖其它配件,有电机、电调、螺旋桨这些,而且需要组装起来,调好试飞再卖出去。

  厂家吃肉 代理商有汤喝

  大疆现在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创新企业,全球市场份额70%,跟着大疆卖无人机的代理商们也活得风生水起。

  “第一是卖飞机;

   第二是卖完后怎么用的问题;

   第三是因此衍生的航拍服务和飞手培训。”

  郝建新表示,卖完飞机后,会有很多顾客回头来问怎么用、怎么装,有的直接加个电池就出去飞了,但能不能飞,有没有干扰,飞之前的遥控按钮是不是处于矫正位置,电量是不是充足的,是不是按流程来操作的,这些“苦活杂活”都是代理商必须干的,不然人家来你这里买飞机图啥?看你怎么摆飞机?

  不过好在这世界是公平的,把你折磨地够呛之后,就会给你点甜头,在帮用户解疑答惑的过程中,郝建新他们渐渐发现了飞手培训的契机,以及专业航拍市场的需求。

  在培训和航拍的世界里翩翩起舞

  在不到400平米的办公室中,郝建新专门腾出了一间120多平的教室,摆了四十多台电脑,用来培训飞手,“我们有6-8个全职的飞手,也正在签约大量兼职的飞手”。在全国有培训需求的5、6万人中,郝建新把他们大概分成这几类:一种是无人机厂家,不管是大疆还是非大疆品牌,都需要对自己员工进行上岗培训;一种是航模协会这种,有的需要去考证啥的;一种是买了飞机后加进来的新人群,或许他们自己后续也会成为培训师。

  自从去年年底,他们的办公室已经迎接了6期学员,每期30人,在不培训的间隙,这些全职飞手们会接一些外出航拍任务。

  “我印象比较深刻的是,之前拍1942,导演发了一条微博

  

  @冯小刚:今天拍轰炸的戏,埋了一公里的炸点,动用上千群演,请来国内航拍公司,结果搞砸。连基本的悬停保持直飞的动作都不能完成。这件事给我一个教训,想抬举国内的公司,但他真不给你长脸,还得调头请老外。技术不好可以练,最可怕的就是什么都敢应,事到临头掉链子。得,打碎牙往肚子里咽吧。再不敢相信。

 

  这个对我内心触动很大,心想你要是说干航拍的,咱们中国三大导演都不认可,说出去多灰头土脸。直到上次拍《狼图腾》,这位得过奥斯卡的法国导演请的我们,还顺利完成航拍任务了,我们松了口气,觉得给国内航拍团队长脸了,包括之前拍《华人纵横天下》的张克荣导演,舌尖中国第三季的**导演,就很认可我们,但说我们宣传太少了,有实力别人都不知道,这个是硬伤。

  如今的郝建新已经在圈内小有名气,所在的公司已经是新华社、中央电视台的战略合作伙伴,负责相关人员的培训,他本人认识了一些电影圈的导演,结交了不少无人机飞友,修了不少问题飞机,剩下的,就差一个好的赛道,一个好的金主,能帮他把这份无人机售后的“琐碎服务”变成一个巨大的产业链。

  飞舞背后的亿万市场

  想必谁也不敢忽视汽车销售带来的后市场规模,2015年的数字,汽车保有量1.5亿,对应的后市场规模在7000-8000亿元。

  而现时的无人机,虽然据研究机构EVTank的数字,2014年国内销售2万架,其中军用约占1.4%,民用占98.6%,但在未来几年将保持50% 以上的速度增长,直到2020年增长至29万台,而且它很可能与汽车一样,是消费电子中少有的需要驾驶培训和售后服务齐驱的品类,以至于最终形成后市场这个喝汤都肥的市场巨无霸。

  好的,筒子们,现在小编已经告诉你这个市场为什么值得投入,不过在疯狂进攻的时候,记得要随时注意大趋势的进展,

  譬如眼下消费级无人机还没像汽车行业那样必须持照开车;所以我们可以这样想,培养一些专业级的飞手就好比培养汽车界的大卡车司机,这个市场份额会有多大,似乎跟影视传媒的关系更近;而纯个人玩家培训的需求还没到私家车一样的迫切度,押宝的时候需谨慎。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