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生玩出创业:20余万买无人机 航拍送婚戒

2015-05-14 07:59:00 温州网 分享
参与

   无人机业务航拍、悬挂横幅、电力架线、送餐、工程俯瞰、航空测绘勘探、植物保护施药等八旋翼无人机价值五万元。

“上帝视角无人机创意工作室”用无人机航拍的浙江万里学院。

 

“上帝视角无人机创意工作室”的装备。

   温州网讯 “现在最贵的是一台八旋翼无人机,不加相机和遥控器就要5万元左右,用来载单反,算是航拍应用里最高端的了。”面对记者采访略带腼腆的翁建仲,谈到无人机时变得神采飞扬,1994年出生于瑞安的他,已经与好友李宏勇一起创办“上帝视角无人机创意工作室”一年多。

   “玩”出创业梦想如今月营业额最高5万

   “一直都说温州人土豪,我不一样,我是一直跟着土豪混。”目前在浙江万里学院物联网工程念大三的翁建仲打趣说,大一时有几个学长在学校里组建了航模社,一直对此有兴趣的他开始跟着学跟着玩,并且在社团里认识了后来的“合伙人”李宏勇。

   最早的时候,为了节约成本,翁建仲自己动手用刀切割KT板来制作航模飞机的固定翼,当无人机渐渐走红也越来越成熟时,在保证不影响学习的前提下,父母也对他的这一爱好给予了精神和物质的双重支持。加上自己平时省吃俭用,翁建仲用8000多元买下了人生第一台无人机。

   与他一样,好友李宏勇“玩”无人机的最初资金也主要来源于父母的资助。而慢慢地,两人都不满足于单纯的飞行,开始研究起更多无人机可应用的领域,去年暑假后,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开个以无人机为主题的创意工作室,“工作室内的装备大部分都是李宏勇买的,我负责技术这块更多些”。

   “这其实是个深坑啦,挣了一点,然后就得继续烧设备。”谈起对工作室的投入,翁建仲用了句玩笑话——单反穷三代,无人机毁一生。李宏勇介绍说工作室内的十几台无人机、gopro运动相机、单反以及各种无人机配件已经投入了20多万元,目前总产出则有10万元左右。

   “现在我和李宏勇主要负责飞行拍摄和作品后期简单处理,其他人则是销售接单。”从最开始的“单打独斗”到如今有底气可以“招兵买马”,翁建仲和李宏勇的工作室经历了初创的一年,开始进入转亏为盈的状态,每个月业绩约维持在2万元—5万元,赚取的部分利润被当作公共资金用以继续购入更多型号的无人机。

   他俩的工作室也已经成功聚集了不少同样对无人机操作感兴趣的同学,团队已经发展到6人,入驻学校创业园区,跟校园内的影像类工作室,以及校外不少广告公司、影视公司、婚庆公司都有了合作。

  创新开发无人机服务连人带机“打包”出租

   一年多的创业经历,让翁建仲和李宏勇明显感觉,很多人仍然觉得无人机只是“土豪的玩具”,但实际上无人机已经进入到不少商业服务模式,他们做工作室的目的也就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它的价值。

   “在学校创业园的好处是,找各类人才合作都比较方便。”翁建仲说,平时一些影像处理,简单的就自己做,如果工程量大的后期就交给学校里的影视团队,目前工作室大部分的业务都是广告公司、婚庆等合作单位的需求。

   “但是这一块毕竟不是刚需,加上我们还是学生,所以市场还在慢慢摸索。”李宏勇坦言,缺少资源渠道和社会经验是自己的短板,尤其传统的航拍市场进入门槛越来越低,竞争加剧让他们很难从一些大的广告公司手中“抢”到资源,因此他们也在不断寻找有别于传统道路的新商业模式。

   翁建仲和李宏勇向记者透露,目前团队已经在着手打造一个有关无人机飞行的APP平台,将专门针对无人机爱好者提供资讯等专项服务,细分市场这块大蛋糕。借着越吹越劲的“互联网+”之风,以互联网为切入点,达到聚拢消费人群的目的,用更专业化的角度去把这份事业做得更精更好。

   无论是在校园还是在一些展览活动现场,翁建仲和李宏勇每次带着“炫酷”的无人机出门,都显得分外“高调”。就连寒假去成都玩,派无人机出去收集些影像素材,纷纷引人注目。

   今年开学初,他俩指挥着无人机在校门口携挂条幅用以引导新生入学,这一别开生面又高大上的欢迎方式,引起众人围观,算是给工作室做了一次大大的广告。

   “无人机应用市场很大,但不创新肯定做不长。”据李宏勇介绍,除了航拍拍照录像以外,像是和广告公司合作用无人机代替绳索悬挂横幅,大大增加“吸睛”程度,虽然价格不菲,但受到不少客户的欢迎,以及模仿汪峰用无人机创意表白,送礼物送婚戒都是工作室承接的业务范围。

   目前航拍和悬挂横幅是工作室最为主要的工作项目,但翁建仲表示无人机能做的远远不止这些。李宏勇举例表示,像喷洒农药,正常人工收费18元一亩,无人机收费只用15元一亩,而且无人机一个下午就可以完成全部工作量,远快于人工喷洒的两个工作日。

   “不过现在整体上要租用无人机的门槛,还是比较高的,单拍一张照片收价大约800元,如果租一天用来挂横幅、送东西之类的收取1000元左右。”翁建仲告诉记者,如今工作室已经开发了众多的项目,最贵的项目是用无人机架着单反录像,一天的拍摄费用达1.5万元。略微高昂的服务价格,让不少兴致勃勃的客户望价却步。

   更因为无人机的特殊,单纯出租机器对于很多人来说会无从下手,“工作室中也有一些简单的小飞机可以给新成员练手,等到操作足够熟练了,才会开无人机。”高难度的技术门槛,让翁建仲和李宏勇往往成为和机器“打包”被租用的对象。

  本文转自:温州网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