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21岁大学生研发无人侦察机获亿元风投青睐

2015-05-05 08:40:00 三湘都市报 分享
参与

姜植元跟他的团队研发的无人侦察机。 (受访者供图)

4月27日,姜植元跟记者述说高中往事。记者唐俊摄

  新闻进行时

  曾是“问题男生”

  高中时,他早恋,喜欢上他女友的还有他的室友。最终,他“约架”室友,将其打进医院。

  亿元风投青睐

  21岁生日前,他与团队研发的无人侦察机项目在长沙大学生科技创新创业大赛上,得到了亿元风投的青睐。

  无人侦察机

  “它的角度很特别,无需人员控制,靠太阳能续航,能自动寻找充电桩,这些设计都挺超前。”

  4月27日,中南大学铁道学院校区,姜植元21岁生日。

  阳光已经犀利,白T恤,黑色运动裤,这个“运动男”几乎是踩着绿荫跳到记者面前。

  采访时,他总是突然停下,飞快地向途经的老师含笑问好。

  这个曾因家贫而自卑的孩子,一直梦想成为将军。

  而今手握专利,依然“另类”:虽然已不再为女生打架,但依然从不看“心灵鸡汤”,依然总在室友面前大说“脚踏实地,想到就干”。

  ■记者 叶子君 实习生 王柿婷

  六年前的此时,高中生姜植元正为了心爱的女孩在跟人“约架”,“对手”是他的室友。

  那个现场,这个愤怒的孩子一口气喊来了两面包车、九十多个同学“见证”。

  狠掐一架,室友住院,老师约谈了他:你这样的学生,我们管不了,你退学吧。

  若能预见到未来,焦虑的老师或许会网开一面,嘴下留情。

  4月,21岁生日前一天,姜植元收到了最好的生日礼物:他与团队研发的无人侦察机受到风投资金青睐,对方欲投亿元建一条无人机生产线。

  “拼命的梦想狂”

  从一块电路板开始,熬夜,熬夜

  从大二开始,那个曾经约人围观“决斗”的孩子,把组织能力用在了正途,“我需要的不是八九十个看客,而是六七个队友。”

  大二期末,一位大四的学长对辅导员说希望给手上的四旋翼无人机项目找个下家,做着“将军梦”的姜植元从学长手中接过了无人侦察机项目:从一个未完成的电路板开始。

  “岛屿多、边境线长,靠陆地巡逻不现实,无人侦察机能保卫祖国领土安全。”——这是他们的研发初衷。

  姜植元的技术导师彭春华介绍,姜植元的无人机项目亮点在续航上,以往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的无人机一般飞二十多分钟就要返回充电,电量是最大的问题,姜植元的太阳能充电桩则可以对无人机身份进行识别后实行充电,提高了无人机的续航能力。

  想让它飞起来,没钱不行,他找到中南大学军选办。一名向姓主任给了他2000元科研经费,并承诺有困难可随时申请。有了这笔经费,加上自己每年5000元的国家奖学金,姜植元底气十足地去拉合伙人。

  “我很感兴趣,立马答应了,做起来很难。”一晚,班上专业成绩第一的吴婧接到姜植元发来的无人机电路板图。

  “团队总人数一直维持在5人到7人,各个专业的‘大神’被分成了自动控制组、视觉识别组和通信组各自攻关,但首要解决的就是操作平台问题。”姜植元回忆。

  他们三次更改了平台。“最后一次的新平台要自己改装,原来代码几千行,没日没夜花了三天才改完。”姜植元说,改完代码去聚餐时,一群人差点把快餐店卷空。

  平台问题解决了,续航更让团队绞尽脑汁。市面上的无人机续航大多在两小时左右,姜植元希望无人机在电量减少到一定值时,可以自动寻找充电桩进行无线充电。

  研究太阳能充电桩时,他们总是连续几天地把自己锁在科研室。

  “熬夜是常态啦,有想法必须马上实现。”姜植元每天至少要喝四杯咖啡,而以前不熬夜的吴婧也逐渐适应,“以前担心熬夜变老,现在却已习惯。”

  “自卑的决斗者”

  优等生、运动健将、早恋决斗者

  年轻、发明、专利、上亿风投,这个21岁的大三男生似乎收纳了所有让人羡慕的礼物。但姜植元说,自己是从自卑开始成长的。

  长沙学生姜植元在山东威海长大,父母曾是国企职工。1998年,做工程师的父亲因单位效益不好辞职。空闲时,父亲拿着自己研发的眉笔,去旅游区摆摊,一年只卖出了三支。那段日子,一家人靠着母亲一月800元的工资支撑家用,生活捉襟见肘。

  姜植元自卑而懂事,一年级拿到三好学生,家里奖了他一袋1块2毛钱的牛奶,“那个甜,至今难忘。”

  初中时,父亲进了韩企,母亲也辞职到台企上班,家境好转,但姜植元却因常年混在学校运动队,成绩一落千丈,母亲无奈辞职看孩子。此后中考,姜植元如愿考入重点高中。

  高中时,姜植元成绩全年级排名前几十名。但是,他早恋了,喜欢上他女友的还有他下铺的室友。最终,他选择以“武斗”来分胜负。他叫来两面包车、九十多个同学为他“助威”。之后,室友入院,他被学校勒令退学。

  “真正的男子汉”

  像父亲一样,干点牛事给孩子看

  “说你家有一千万,没人觉得多牛;如果说你家有个团长,比亿万富豪都有面子。”面对记者,姜植元说,自己的“将军梦”一直未变。

  “将军梦”源于“将军地”。在山东威海,姜植元曾就读的学校东边就是近代第一支海军:北洋水师的诞生地刘公岛。

  高考时,理科男姜植元选报国防提前批,终被录取到中南大学信息科学与技术学院。

  “大学得有它自己的味道。”大二,姜植元成功竞选中南大学铁道学院学生会副主席,成为校区主席团史上第一个国防生。

  带五六百人的军训、琐碎的学生会工作、陌生的环境、学习任务,都没能难住姜植元,他常想起自己最爱的《长短经》,那是本唐代的实用性韬略书,姜说高中时就熟读百遍了。

  “我爸是中国第一轻工研究院首批学生,他常拿他在大学组乐队、玩吉他的事跟我吹牛,我也想做点事将来好跟儿子炫耀。”姜植元说。

  在21岁生日前一天,长沙大学生科技创新创业大赛决赛上,姜植元的无人侦察机项目得到了巨额风投的青睐。

  从无人机1代到4S代,姜植元申请了三项发明专利和三项实用新型专利,“我希望能在全省、全国组建充电桩网络,让飞行器实现自由飞行。”

  数次获奖后,他的无人侦察机项目吸引了不少目光,有风投找他谈合作:投巨资建无人机生产线。

  “从商业角度来看,无人机在未来两三年会特别赚钱。就拿无人机送快递来说,一架无人机可提五斤东西,送一个小件快递平均成本两毛,远比人工低。”姜植元笑着说。

  “牛逼的无人机”

  拒绝诱惑

  期待另一场“起飞”

  说起自己的无人机,姜植元很骄傲,“它不需要人员控制,靠太阳能充电,这些设计都是比较超前的,也是最吸引企业家的优点。”

  采访时,这名21岁的年轻人不断把骤响的手机挂断,他说,越是关键时刻,越得经得起诱惑,自己不会为了无人机终止学业,也绝对不会退出他一直向往的部队。

  五一期间,姜植元去了深圳。对这个21岁的“小将军”来说,假期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急需落定的,是为那笔过亿元风投谈出一个清晰的“时间表”。

  像他的无人机一样,那是他给自己选定的另一个重要的“起飞时间”。

  对话

  梦想是个好东西

  但不拼不行

  Q:别人都看成功励志学,你为啥爱读《长短经》?

  姜植元: 哈哈,所以,大部分人看主流的书成了主流,我看了小众的书就成了小众。

  我不愿读现在心灵鸡汤似的成功励志学,我更相信古代智慧。我父亲说“要励志的是你自己,去看别人励志干什么”。

  Q:风投资金不菲,心跳加速吧?

  姜植元:这笔风投不是给我个人的,是经营一条生产线,我去广东就是谈这个。目前,我打算依托现有的无人机公司搞技术合作:技术给你用、你给我技术分红。

  脚踏实地,才能仰望星空。梦想是个好东西,但做东西不拼不行,有些人把现实想得很美好,但想到就要去做。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