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疆:某些过度营销的无人机像噪音 无可取之处

2015-05-05 08:35:00 深圳新闻网 分享
参与

  当下在中国某些传统的硬件行业里或许正在经历一场“小米式革命”。大疆CEO汪滔之前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无人机本质是技术驱动而非产品驱动的产品,大疆目前已经在这方面已经有了近10年的积累。

   当下在中国某些传统的硬件行业里或许正在经历一场“小米式革命”。

   凭借着目前强大的供应链管理和议价能力、完善的电商渠道、新兴的互联网营销手段以及几乎拉低到成本价区间的售价,小米式的行业地震似乎成为了传统硬件厂商与许多弱小创业者的噩梦。

   有业内人士称一向嗅觉敏锐的小米已经将触角伸向了无人机领域。但相较于之前小米入局的或份额相对分散、或发展相对不成熟的硬件市场,无人机领域显然有着截然不同的行业格局:这个市场上已经诞生了一个占到70%份额的巨头玩家——大疆。

   那以更低的产品售价以及更接地气的概念营销为主的小米式玩法是否依旧能在无人机产业中畅通无阻?

  过度营销的无人机产品是像噪音一样的存在?

   自大疆被媒体过度关注后,国内整个无人机行业变得越来越燥动。资本和原本局外的玩家都在眼红,人们仿佛都在疯狂的期待着这个有着千亿级容量的新兴市场迎来一场酣畅淋漓的爆发。

   大疆生态的副总裁潘农菲对此表示很无奈,“在这种背景下,国内的无人机厂商出现了一些不对的方向,比如说过度的重视营销和轻视产品研发。我们发现过度重视营销的公司他们做出的产品其实和噪音一样,基本没有什么可取之处。”

   此前国内曾出现了一家以主打手机APP更易操控、到手即飞营销概念的无人机厂商,他们给资本市场讲的是让更多的小白用户享受操控无人机乐趣的故事,所以他们的无人机产品摆脱了传统遥控器的控制,所有的操作均可在手机APP上独立完成。

   其实对于手机APP完成替代遥控器的可行性在无人机业内一直存有争议。凤凰科技记者向大疆生态副总裁潘农菲求证这一问题时,他非常坚决的表示目前并不认同这一做法。“一是因为这样对真正的无人机玩家而言既不炫酷也算不上黑科技;二是手机操控会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手机用户可以容忍系统的卡顿和死机,但飞行器平台不同于手机,对安全的要求是零容忍。”

   基于传统工科生思维里固有的严谨模式,低调的大疆高层在为数不多的在公开发声场合中在努力在向公众传达这样一种公司文化:以单纯的高科技为导向,倡导低调沉静的研发环境,鼓励创新的极客精神,不功利也不忽悠。

   借用大疆CEO汪滔之前的公开表述:“我不希望身处一个单一世界观的世界,我们追求原创,七分产品、三分商术、大疆除了想做产品之外,也希望更多的人来认同极客的产品精神,把这种互联网思维怪圈下的风气扭转过来。”

  小米也要做无人机?大疆:我们并不太关心追随者

   此前国内某无人机厂商的联合创始人曾向凤凰科技透露,小米和腾讯已经在无人机产业上开始布局,均已投资了广深两地本土的无人机创业团队,未来推出的产品将采用深度贴牌或浅度贴牌的合作方式。

   当被问及对于小米入局无人机市场大疆是否会有恐惧时,潘农菲很坦然的笑了笑,风趣的表示:“在深圳本地我们有个昵称——‘深圳小苹果’,在价值观方面我们和苹果保持相同,那就是专注做产品,对其他竞争者我们并不太关注,无人机产品不是靠堆人堆资本就能够轻易做出来的。”

   潘农菲甚至也很自信的认为大疆目前在无人机领域中的品牌效应、技术水平和市场份额都保持了绝对领先,小米入局也只能算作是追随者。潘农菲还现场喊话其他无人机厂商:大疆无人机产品的技术要领先行业2倍,用户体验则要领先3倍。

   潘农菲这种自大的这种底气其实在某种程度上来自于无人机行业特殊的技术壁垒所在。不同于其他轻易会被互联网改造的传统产业,无人机是一个依靠高技术积累的行业。根据大疆官方公布的数据:其无人机团队的研发人员已经达到800多名,这目前也是世界上规模最大的无人机研发团队,其掌握的无人机核心专利数量也占到了行业第一的位置。

   有业内人士向凤凰科技表示,航拍无人机并不单纯只是一个“飞在天空中的照相机”,它需要将核心的飞控技术和机器人技术打通,并且由于专业用户群对航拍品质的要求,无人机所需要的技术研发能力并不是只是遥控玩具那么简单,故大疆所声称高技术门槛确实存在。

   大疆CEO汪滔之前也曾在公开场合表示无人机本质是技术驱动而非产品驱动的产品,大疆目前已经在这方面已经有了近10年的积累。“大疆目前已经将现有技术条件下最容易的市场开发掉了,其他新的关键性的新技术的研发还需要三到五年的时间,新入场者在技术上很难再有大的突破了。”

  大疆未来怎么做?建生态,做高附加值

   资本和媒体的热炒让普通用户对无人机市场的爆发充满期待,但鲜有人认识到无人机现有的技术现状让它的应用人群仍只局限在影视从业者和航拍爱好者这一相对小众的专业市场中。

   有业内人士表示,无人机要想摆脱目前这种小众的产品定位,以及在未来能够更深刻的影响人们生活,它必须还要去跟其他产业结合(例如农业、考古、测绘、搜索救援等)以衍生出更多的应用场景。

   相比国内另一家无人机厂商极飞亲自到农田里去做的面向农民的重模式农机业务,大疆所采用的做法是面向以上各行业的开发者开放SDK(软件开发包)。之前曾有媒体将大疆的这一部战略比喻成苹果当初做App Store的思路:将开放了SDK的无人机平台看做是智能终端,以吸引大批的开发者到iOS平台来编写App,从而让这个智能终端在消费者的使用过程中衍生出更多的使用场景。

   这也是大疆目前的战略目标之一:从单纯的高科技公司逐步向复合的高科技生态平台演进。在大疆官方的宣传中,开放SDK给开发者意味着是打开了面向草根无人机创业团队的新蓝海市场。

   虽然正处于这一波科技产业创新的风暴中心,汪滔却对于互联网产业惯用的以低价获取海量用户的策略表现的有些嗤之以鼻。他曾经公开表示“我很担心未来某些厂商为追求用户量而草率的用低价的方式进场,如果在产品体验上出现很多问题,会引发行业的危机。比如这些廉价的无人机大量的卖出去,一天到晚掉下来,我们进入之前没有这些问题,但我怕大家无须的进入后整个产业的安全隐患会加大。”

   潘农菲向凤凰科技透露其实大疆一直以来的商业模式是坚持精品策略、坚持高附加值、坚持高利润。汪滔曾这样说道:“国产产品又差又便宜这个印象让人觉得很羞耻,甚至当别人说看你不像是一家中国的科技公司时,会觉得很不舒服。”

   大疆想要做的是改变国外产业对中国科技产品的这种刻板印象:坚持高利润以雇佣最好的工程师→提升无人机技术研发水准→先进的产品和技术获得商业社会应有的尊重和认可。

  在此前与优酷的战略合作发布会上,潘农菲最后这样说道:“在中国不缺像小米这样拥有超高估值的公司还在做49元的插线板产品,这其实是一种类似于”大象踩死蚂蚁”的行为,难道中国真的缺一个几百亿美元的公司去做插线板吗?”

   “我受公司最高层委托,也借这个机会做一次喊话,拒绝山寨,做高品牌溢价的产品,做增量创新输不丢人,怕才丢人”,潘农菲说。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