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营长可同时操作4架无人机 被誉为电磁王牌

2015-05-05 08:21:00 解放军报 分享
参与

  

乐进(中)正在组织某新型无人机试飞准备。赖国平摄

  皖东某战场深处,硝烟弥漫,电磁密布。一场实兵演练,红蓝双方激战正酣。突然,4架无人机腾空而起,直飞蓝方阵地上空。顿时,蓝方电台失灵、雷达迷茫、指挥中断,与此同时,红方的炮弹像长了眼睛一样,直扑蓝方目标……

  “四箭齐发!能同时操控4架无人机的肯定是乐进了。”现场观摩的一位总部领导脱口夸赞。

  乐进是谁?陆军第1集团军某旅无人机一营营长,一位指技合一的优秀指挥官,被官兵誉为制胜信息战场的“电磁王牌”。

  “不懂技术,就无法获得明天战场的‘入场券’”

  2003年,乐进从原解放军炮兵学院毕业,来到该旅无人机营任排长。专业不对口,他成了名副其实的“门外汉”。

  一次训练,一名战士因误操作导致装备报警,乐进折腾了半小时也没找出故障原因,最后还是一名路过的士官帮他“解了围”。

  事隔不久,连队架设天线后迟迟不见效,多名干部骨干会诊无果。情急之下,只能求助厂家。孰料,专家千里驰援,发现“病因”令人啼笑皆非——连队将天线的“鱼口”装反了。

  两次亲身经历,让乐进感触很深:不懂技术,就无法获得明天战场的“入场券”。

  2005年初,乐进主动申请到千里之外的某厂进修取经。学习期间,乐进像海绵一样吸收专业知识,记下了6大本、10多万字的学习笔记。结业时,乐进做到了对某型无人机性能“一口清”、故障“一摸准”,实现了由 “门外汉”到“行家里手”的华丽转身。

  学成归来,乐进就遇到了“大考”:部队参加演习,上级要求部队自主保障。

  演习开始前,连队组织无人机调试,发现发动机输出功率一直上不去,大家围着无人机束手无策。乐进赶到调试点,还没摸到装备,就听出发动机声音异常,他稍作判断后肯定地说:“双点火不成功,问题出在火花塞。”

  大家打开发动机发现,真是一个火花塞出了故障,致使双点火无法完成。演习中,乐进不仅出色完成了检修任务,还针对作战需要编写了“预防故障手册”,将装备故障率降低了近一半。

  “只有紧起来、急起来,战斗力才能强起来”

  一战成名,乐进在部队领导心中有了一席之地。2007年初,无人机八连连长位置空缺,乐进成了不二人选。

  走马上任,还没来得及烧“三把火”,倒先被浇了“一盆冷水”。上任不到1个月,上级组织战斗力等级评估,连队综合战斗力排名垫底。

  乐进纳闷:坐拥最先进装备,战斗力咋排名“老末”?

  有人指点迷津:“新装备形成战斗力有个过程,不要急,慢慢来。”乐进当场反驳:“等不得、慢不得,只有紧起来、急起来,战斗力才能强起来。”

  乐进召开军事民主会查找症结,并立下“军令状”:半年内带领连队打“翻身仗”。

  行不行?连队官兵都为乐进捏了把汗,无人机飞行训练涉及4大类20多项专业,技术密集,任何一个环节稍有差池,都会功亏一篑。

  自信源自实干。一次训练,乐进发现因降落伞折叠不规范,无人机飞行准备时间被大大延长。他通过优化流程,精简步骤,总结出“一贴二分三合”折叠法。官兵一学就会,拿来就用,将飞行准备时间压缩为原来的三分之一,同时安全系数提升近35个百分点。

  攻坚克难不含糊。他带领技术骨干展开攻关,使无人机连续干扰时间延长了6倍,干扰强度提升了15%。短短两个月,接连攻克10余个技术和训练难题。

  不久后,乐进带队参加军区演习,面对“敌”灵活机动的信息作战,红方使出浑身解数,依然处于被动挨打态势。

  紧急关头,密林深处,乐进带领十余名技术骨干,为无人机发射做最后的调试。“5、4、3、2、1,点火!”随着乐进一声令下,两架无人机喷射火焰,直冲云霄。

  15分钟后,导演部反馈态势信息:无人机成功对蓝方指挥通信网实施“点穴”干扰,红方乘机反击扭转了战局。

  当年底,乐进兑现了誓言,连队无人机组装、飞行展示、信号截获、释放干扰等课目考核成绩高出优秀标准近10个百分点,连队无可争议地被评为“军事训练一级连”。

  “危不施训、险不练兵,‘胜战指数’就无法提升”

  “营长,飞不飞?”

  2010年,皖东某演习场,无人机营全体官兵蓄势待发。然而,面对迎面吹来的×级大风,官兵犯了难。

  按照操作规定,该型无人机起飞时,地面风速不得超过×级。乐进紧盯手中的风速仪,脑子里快速运转,两分钟后,果断下达命令:“飞!”

  无人机顺利升空,完美降落。工厂专家直竖大拇指:艺高人胆大!

  但乐进却有自己的理由:“危不施训、险不练兵,‘胜战指数’就无法提升。”

  勇于涉险,敢于担当。2011年底,该旅成立一个新型无人机营。从零起步,谁能担此大任?乐进再次被推到“前台”。

  万事开头难,缺装缺人才。全营100多名官兵,只有10余名精通专业的骨干,其余都是其他单位分流过来的步兵、装甲兵、通信兵。

  咋办?没有装备,乐进成立航模队,让官兵在地上先“体验飞行”;没有教材,他又两次去厂家拜师取经,编写出5套专业教材。大半年后,全营官兵通过滚动施训、交叉合作、互补精练,岗位胜任率达到了70%,转岗人员专业合格率达到90%,一支能飞善扰的人才方阵初见规模。

  某新型无人机列装后,乐进再次立下“军令状”:3个月内实现首飞成功!当年8月,该营在东海之滨的演训场成功实现了无保障零损伤首飞,距列装仅86天。

  挑战自我,勇于超越。赣南山区,一项艰巨的“一控三”飞行任务正等待着乐进。

  十里不同天,一日三场雨。面对多变的天气、随处可见的高山、复杂的电磁环境,一向对乐进信心满满的旅领导也犯起了嘀咕:乐进到底有多少把握?

  没有金刚钻,不揽瓷器活。演练当天,随着乐进“发射”的命令下达,4架无人机如离弦之箭,依次起飞,呼啸升空。

  “注意风向数据变化”“检查信息链路是否稳定”,指控车内,乐进指挥操作员精准操控、冷静处置。3个小时后,4架无人机准点返航,成功回收。

  这一飞,填补了我军某新型无人机“一控三”飞行的空白。

  近年来,乐进先后创新战法7项,荣立二等功1次、三等功3次,被四总部表彰为“全军优秀指挥军官”,被军区评为“爱军精武标兵”。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