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人机飞行不能“任性”频频闯祸屡闯禁地

2015-04-15 09:15:00 科技日报 分享
参与

北京国遥星图航空科技有限公司生产的无人机。

  本报记者 刘园园

  无人机上头条已不是什么稀罕事:第一种比如汪峰用无人机向章子怡求婚;另一种比如无人机闯入白宫。

  4月13日我国第一起以“过失以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罪”遭到起诉的无人机“黑飞”案在北京市平谷法院宣判,三名被告均被判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2年。

  这已不是无人机第一次捅娄子。

  无人机频频闯祸

  据报道,此前国内曾出现多起由于无人机“黑飞”而引发的案件,但基本上都是被处以罚款或是行政拘留。但这次无人机“黑飞”撞到了枪眼上。

  去年年底,北京国遥星图航空科技有限公司的员工在不具备操纵无人机资质并且未申请空域的情况下,在北京市平谷区操纵无人机升空进行地貌拍摄,致使多架次民航飞机避让、延误。最终北京军区空军出动直升机将这架无人机迫降。

  在国外,无人机的闯祸记录也不断更新。去年9月,德国总理安吉拉·默克尔参加基督教民主联盟竞选活动时,一架微型无人机在她身旁坠毁。今年1月,一名男子在美国华盛顿操控一架多旋翼无人机飞行时对其失去控制,不料这架无人机最后坠入白宫。

  这些故事都以民用无人机市场的爆发式增长为背景。近几年无人机迅速从军用领域进入测绘、航拍、消防等民用领域。去年,消费级别的无人机也迅速扩张,几千元甚至几百元价格让无人机不再那么“高冷”。

  美国市场研究机构BI intelligence 近日发布报告称,2015至2020年全球民用无人机市场复合年增长率将达到19%。报告预计,2016年美国在民用无人机领域的投资将达到23亿美元。中国航空器拥有者及驾驶员协会(以下简称中国AOPA)执行秘书长柯玉宝告诉科技日报记者,中国目前从事无人机生产和研究的厂商及科研机构有400多家。

  随着无人机在越来越多的普通人手中起飞,它们带来的新奇刺激会逐渐回落,引发的担忧却将与日俱增。

  “黑飞”相当普遍

  爆发式增长带来的是巨大的管理缺口。无人机“黑飞”便是重要体现。

  无人机不是可以随意放飞的遥控玩具。柯玉宝告诉记者,按照现行政策,操控民用无人机进行飞行之前,须完成两个步骤。

  首先操控人员应取得驾驶无人机资质。只有以下情况除外:一是室内飞行;二是重量小于等于7公斤的微型无人机,飞行范围在目视视距内半径500米、相对高度低于120米;三是科研人员在空旷的无人区做实验。

  其次在飞行前向当地民航局或当地空军航空管制室申报飞行计划。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用航空法》,任何航空器只要升空,必须经过相关管制部门批准。其中民航局辖区包括机场和航线周围,民航局辖区外都归军队管辖。

  柯玉宝告诉记者,在我国,上述两种条件有一项不满足就属于无人机“黑飞”。以此衡量,我国民用无人机“黑飞”情况相当普遍。

  按照国家民航局规定,自2014年4月起,无人机驾驶员资质及训练质量管理由中国AOPA负责。柯玉宝告诉科技日报记者,目前中国AOPA在全国范围内共批准设立了30家无人机驾驶员训练机构,截止到上周,全国共有近400人取得无人机驾驶资质。“与全国上万名无人机驾驶人员相比,这只是九牛一毛。”柯玉宝说。

  不申报飞行计划就任意操控无人机飞行也很“流行”。北京领航蓝天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任向阳自2012年开始从事无人机生意,其经营范围既包括固定翼无人机,又包括多旋翼无人机。他告诉记者,他所接触的客户,尤其是操控微型多旋翼无人机的客户,不向管制部门申报飞行计划便擅自操控无人机飞行的十分常见。

  有关法律人士指出,针对无人机行业不断出现的“黑飞”事件,应尽快制定和完善具有可操作性的法律法规。以杜绝无人机行业飞行的“任性”。(科技日报北京4月14日电)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