鹰击长空:中国通用飞机新机试飞第一人孔翔

2015-04-14 10:18:00 环球网 分享
参与

  【环球航空报道】试飞员--就是驾驶最新型的飞机挑战未知领域,用生命追逐自己飞行梦想的追梦人,每一次高难科目的试飞都有勇闯雷区的风险……

  孔 翔1950年6月出生,山东兖州人,小鹰500型、海鸥300型、领世AG300飞机首飞试飞员,是运五/运五B飞机的新机试飞员。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中航工业)所属中航通飞华北飞机工业有限公司(简称“中航通飞华北公司”)总飞行师,特级试飞员。

  中航通飞华北公司是在中航工业石家庄飞机工业有限责任公司(简称“中航工业石飞”)基础上,由中航通用飞机有限责任公司、河北航空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航空科技工业有限公司共同出资设立,于2012年9月正式注册成立。

  2003年10月,作为小鹰500型飞机首飞和首席试飞员,全程参加了按民航CCAR-23部型号合格审定要求的所有试飞科目,其中包括Ⅰ类风险试飞科目8项,Ⅱ类风险科目2项。失速和失速动态,空中关车再启动、尾旋(螺旋)的试飞,填补了我国小型单发民机试飞史上的四项空白;2010年9月任海鸥300水陆两栖飞机首飞和首席试飞员、试飞总师,成功地完成了首飞、针对试飞过程中飞机存在的问题,建议设计不断改进和完善,明确重点试飞方向,全面展开陆上研发试飞和水面试飞工作;2014年7月5日,作为首席试飞员,孔翔率领首飞机组在珠海金湾机场,成功完成我国首款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全复合材料涡桨公务机“领世AG300”飞机的首飞任务。孔翔先后获得国防科工委一等功一次, 石家庄市国资委“优秀共产党员”;中航工业通飞2010年度“明星员工”;被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授予“航空报国突出贡献奖”。

  一、 矢志不渝,终生逐梦向蓝天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他早已超过了退休的年龄,他曾完成过“小鹰500”飞机、“海鸥300”飞机、“领世AG300”等多个机型的首飞和适航验证试飞任务。今天,早已年逾花甲的他,仍然冲锋在新机试飞的第一线。

  他就是中国通用飞机试飞第一人,中航通飞华北飞机公司资历最深的飞行员,总飞行师、首席试飞员——孔翔!

  在中航通飞华北公司试飞中心厂房内,或者是在试飞机场停机坪上的飞机旁,我们常常会发现孔翔那忙碌的身影——身着帅气的飞行服,脸上配戴着一副黑色的墨镜,举手投足间都带着一股干练和军人的气质。

  如果不是头发中那几缕若隐若现的白发,谁都不会猜出,这位英姿飒爽的飞行员已经65岁了,几十年时间都在搏击蓝天,同事们都亲切的称呼他“孔总”。

  “我第一次开飞机,那种感觉非常奇妙。”孔翔比划道,往后一拉驾驶杆,飞机就离地了,感觉身体突然就变重了,然后陆地迅速往下沉,飞机飞的越来越高。“当时都没顾得上紧张,就觉得特别兴奋。透过驾驶舱风挡玻璃往下看,房子、道路、树木特别清晰。”孔翔说。

  16岁,被部队招为飞行学员,孔翔幸运踏入人民空军的行列;40岁,他离开了心爱的部队,离开了亲爱的战友,开始了民机试飞的传奇;65岁,他仍然驰骋在祖国的蓝天,从未终止,从未间断,他已经在蓝天上飞行了48年,累计飞行23416架次,9080小时。

  今年65岁的孔翔,执飞的任务多到他已经不能精确的记忆,但是他清楚地记得,他曾经驾机飞遍了祖国大陆的山山水水。

  “只要身体条件允许,我愿永远飞下去!”他笑笑说,“我总感觉自己还年轻着呢!”

  “如果我老了,也不会离开这片飞了一辈子的蓝天,即使不能飞在一线,也希望将航空知识、飞行技术讲给更多的人听,圆更多的人一个航空梦,一个蓝天梦,一个飞行梦。”

  一个人,一辈子,一个梦想,为了祖国的蓝天,为了挚爱的飞行事业,为了实现航空强国、航空报国的理想……

  我们知道,试飞员是一个非常危险的职业,随时都有可能失去生命。没有视死如归的献身精神绝不可能胜任这项工作。2003年,孔翔主动承担了由我国自主研制的,由中航工业石飞制造的新机型小鹰500飞机的首飞和适航取证试飞任务。这对他来说是一次全新的挑战,也是他首次承担新机型的试飞任务。在为期9个多月的型号适航取证试飞工作中,他担任机长和首席试飞员,先后辗转于西安、安阳、洛阳、包头、银川等地,高质量地完成了小鹰500飞机全部试飞科目。共试飞520架次,359小时,为飞机设计的改进与定型提供了可靠的数据。

  新机型的试飞异常复杂,其中包括一类风险试飞科目8项,二类风险科目2项。特别是飞机失速和失速动态,空中关闭发动机再启动、无动力滑翔比、尾旋(螺旋)的试飞,填补了我国小型单发民用飞机试飞史上的四项空白。

  新机型的试飞是极其艰辛的,在伴随小鹰500飞机的试飞过程中,可以说危险无处不在。有一次,孔翔驾机起飞后,当离地100多米时,发动机突然失去功率,不管怎样活动油门,就是不能恢复正常工作,下面是城区密集的楼房,眼看飞机距离楼顶越来越近,一旦发生事故,后果不堪设想。回忆起当时的情景,孔翔说:那时候脑海中就一个想法,就是尽快使飞机转向空旷区,转向机场迫降。如果发生坠机意外,损失会降到最小,也有可能化险为夷。当时他稳住心情,操纵飞机保持最有利滑翔速度,使飞机具有一定的转弯坡度驶向机场,并根据目测情况反常规的从机场的着陆反方向降落在跑道上,最终实现了飞机安全着陆,地面上的同事不禁惊出一身冷汗,并由衷赞叹道:也就是孔翔才能在短短一分钟内将险情处置得这样完美。正是他——高超的飞行技术、强烈的事业心和将生死置之度外的大无畏气概,才顺利排除了这次险情。

  孔翔在试飞过程中,不只一次面对生与死的考验。其中最为严峻的考验是失速动态和尾旋的试飞。这里向大家简单介绍一下:失速动态是指,飞机速度一直减小,升力不够,飞机发生自动改变飞行状态的现象,飞行高度随之降低,只有增加速度才能改出;尾旋,飞机在正常飞行时,通过高速飞行带动周边气流产生升力,如果飞机速度降低到非常小,导致气流无法托起飞机自身重量,左右机翼失去平衡,从而使飞机进入螺旋下降状态,用常规操纵方法是无法改出螺旋的。尾旋试飞极其危险,只有经验特别丰富的飞行员才能控制整个过程。

  2005年3月15日,小鹰500飞机进行了尾旋科目试飞,孔翔和一名外籍试飞员成功地完成了46个尾旋的进入和改出。不仅验证了小鹰500飞机良好的飞行品质,也在孔翔的试飞生涯中写下了浓重的一笔。当试飞结束后,外籍试飞员在孔翔的飞行记录簿上填写了充分肯定的评语,并郑重地说:“这是我第一次给中国试飞员填写尾旋试飞记录,从此中国也有了自己的民机尾旋试飞员”。

  打个比方说,尾旋试飞员就好比高空走钢丝的人一样,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外,走钢丝有相应保护措施,而尾旋试飞没有。但是,为了一个新机型的诞生,为了我们国家通用航空事业的发展,这样的危险必须要有人挺身而出去担当。而作为一名特级试飞员,作为一名优秀共产党员,孔翔勇敢地承担了这种风险。

  无数次的生死考验,无数次的心理磨练,让孔翔练就了超乎常人的惊人胆识。在小鹰500飞机极限速度试飞过程中,因为缺少同型机的相关试飞资料,只能采取逐步接近的方法进行,无形之中加大了难度,增大了风险。在试飞过程中,当飞行速度达到330公里时,突然听到“嘭”的一声响,机体抖动了一下,他立即意识到飞掉了某一部件(护轮板),如果不马上减速,会出现更严重的后果。他凭借常年积累的飞行经验,果断地停止试飞,最终驾驶飞机顺利返航,经检查是飞掉了一侧的轮舱盖板,设计人员对飞机上的三个轮舱盖板进行设计更改。

  种种危急情况的处理,一方面在考验试飞员的飞行驾驶技术,另一方面更考验了一名试飞员面对本职工作的态度、责任与担当。无疑,孔翔用他近乎完美的表现,为小鹰500飞机的试飞工作画上了完美的句号,为小鹰500飞机插上了成功走向市场的坚强翅膀!

  中国通用飞机试飞第一人,机型最多,风险科目第一次完成,试飞经验丰富,理论水平高。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