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飞行员蓄意坠机令人惊愕 机长持斧头破门失败

2015-03-28 08:00:00 环球时报 分享
参与

  【环球军事报道】一场150人遇难的坠机悲剧真是飞行员蓄意制造的吗?他为何如此疯狂?围绕德国之翼航班飞行员卢比茨的两大谜团笼罩了整个欧洲。在法国检察官根据黑匣子得出卢比茨蓄意坠机的推断后,德国警方搜查了他的居所,27日最新披露的情况是,没有证据表明他怀有政治、宗教动机,但搜查人员发现了撕碎的病假条、隐瞒病情的事实,还有报道称他刚刚失恋。对于全世界而言,人们更关心的是航空安全,2014年,全世界搭乘飞机的乘客超过37亿人次。让人忧虑的是,去年的马航MH370失踪,迄今嫌疑最大的也是航班机长,他被认为离婚导致严重抑郁。德国之翼空难之后,欧洲多国已要求驾驶舱必须同时保持两名飞行员,中国民航局27日也紧急要求各航空公司飞行中驾驶舱内必须保持2人或以上,以防患于未然。

  他是谁?他为何疯狂?

  “所有一切都指向一个我们无法描述的行为:犯罪、疯狂、自我毁灭”,27日,法国总理瓦尔斯致电德国汉莎航空公司,要求提供关于卢比茨所有可能的信息。他说,只有这样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这名飞行员做出如此恐怖的行为,遇难者的亲人需要真相。

  卢比茨是谁?法国检察官周四披露黑匣子内容之后,27岁的副驾驶安德烈亚斯·卢比茨已经几乎被全世界认定为坠机元凶。德国杜塞尔多夫检方周四对他的住所进行了数小时的搜查,带走了电脑、手提电脑等物品,希望找到能表明其动机的证据。德国“明镜在线”称,证据显示,卢比茨曾患有精神疾病。在其住所内,搜查人员还发现了3月24日他出勤当天,一张被撕碎的假条。路透社27日称,检察官认为,卢比茨对雇主隐瞒病情。调查人员27日在卢比茨住所没发现类似遗书之类的东西。杜塞尔多夫大学医院同日发表声明说,卢比茨3月10日曾到该医院就诊。

  “爱运动、安静、抑郁”,德国《焦点》周刊27日如此概括卢比茨。他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德国家庭,从小就参与滑翔机训练,14岁参加德国飞行俱乐部,梦想成为飞行员,在他房间里有许多德国汉莎航空公司的标志。飞行俱乐部的成员形容他是“一个不错的小伙子”。德国航空管理局的内部文件显示,6年前,卢比茨因抑郁和焦虑曾中断汉莎航空的飞行员训练。他必须由医生定期检查,曾被认为不适合飞行。2013年9月,卢比茨梦想成真:他坐在了德国之翼的驾驶舱里。德国媒体援引卢比茨邻居们的话说,他最近遭遇“个人生活危机”,刚结束一段失败的感情,还没走出痛苦低潮。

  德国新闻电视台引述专家的话称,卢比茨不像是一个纯个人的自杀行为,也不太像因抑郁而自杀,更可能是一种带有请愿性质的自杀。他不顾机长敲门,决意撞山与149人同归于尽的恐怖心态,需要积蓄很多仇恨。美国俄亥俄新闻网称,像1982年的日本航空公司、1997年新加坡的航空公司、1999年的埃及航空公司都曾发生坠机惨剧,航空专家认为都是因为飞行员自杀。

  “震惊、愤怒”,27日,从德国到欧洲,到处弥漫着这样的情绪。英国《每日电讯报》说,德国人27日醒来,深深惊愕,这个国家通常自豪于他们的逻辑和理性,如今,人们正努力适应德国飞行员蓄意坠机害死149名同机人员的消息。德国《世界报》写道,“你能想象遇害乘客和空乘人员的感受吗?他们被推入深深的恐怖,甚至是黑暗的绝望之中,他们不是因技术故障而遇难,而是因为一个人的灵魂出了问题。”《爱尔兰时报》将卢比茨斥为“家贼”,称“无赖飞行员”给航空公司出了难题。

  当天,德国总统高克抵达哈尔腾的西部小镇,参加当地学校的纪念仪式,该校16名孩子、两名老师在德国之翼坠机中遇难,学校负责人韦赛尔对飞行员蓄意坠机怒不可遏,他说,“这让我们愤怒,让我们悲伤,让我们震惊。”

  为何断定飞行员蓄意坠机?

  “最后一刻,机长帕特里克试图用飞机上的一把斧头砸开驾驶舱的大门。避免灾难发生,但他失败了……”27日,关于德国之翼坠机前“惊天8分钟”的更多细节被调查人员披露。当天,在法国境内阿尔卑斯山脉崎岖陡峭的坠机地点,数十名受过专业训练的警察仍在进行现场搜索,寻找第二个黑匣子,采集DNA样本,以确定遇难者身份,一名发言人说,相关工作可能要持续两个星期。

  “可以确定,德国之翼副驾驶员蓄意制造了坠机悲剧。”法国资深机长马丁27日接受《环球时报》记者采访时得出这样的结论,他如今在法国民航安全管理部门工作。马丁说,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从卢比茨进行的一系列操作来看,他按下飞机下降的按钮,却没改变航线,如改变航线,机身会剧烈晃动,乘客会发觉,这也是为什么黑匣子中最后一分钟才传来乘客惊恐尖叫。他说,如果卢比茨是因错误操作按下下降按钮,他会有附加的补救操作,可以看出,他属于精准操作,神智清醒。第二就是锁住舱门,卢比茨在舱内能看到舱外人员,却一直置之不理。马丁说,飞行员可能遇到很多突发情况,容易积累心理压力,他做机长期间就曾遇到一名疯狂的乘客冲进驾驶舱关掉了发动机,“欧洲的飞行员每年都有心理测试,但远远不够”。

  “德国之翼坠落与消失的马航MH370存在怪异的相似。”爱尔兰《独立报》27日的分析让人心里更加惴惴不安。文章写道,自杀与大规模谋杀至今仍是解释马航MH370失踪的最可能的说法之一,去年3月这架飞机消失在南印度洋上空。马来西亚警方已经确定机长沙阿是最大嫌疑,其他所有乘客的作案动机都已经被排除,沙阿据称婚姻破裂后引发严重抑郁。报道回顾说,2013年11月,莫桑比克航空公司的TM470航班从马普托飞往安哥拉罗安达的途中坠落,所有乘客殒命,当时副驾驶等机长去厕所后锁住了驾驶舱,黑匣子的记录表明当时机长曾不顾一切试图回到驾驶舱,副驾驶故意将飞机从3.8万英尺的高空坠落,当时飞机没有发出求救信号,后来调查发现,副驾驶有心理问题,此前不久他的儿子去世。

  中国某大型航空公司民航驾驶员李航(化名)昨天接受《环球时报》采访时说,从目前披露的信息来看,德国之翼飞行员故意坠机的可能性是比较大的。他说,国内航班一般配备三名飞行员,如遇到重型机,或一些国际航线,会有四人或四个以上的人来参与驾驶。航空公司规定,飞行前8小时内不准饮酒,酒精检测以抽查形式进行,“不过大家都比较自觉遵守。”关于国内对飞行员的体检,他认为还是比较全面的,“一般来讲,50岁以下的一年体检一次,50岁以上的一年体检两次,飞行员拿的都是国家一级体检合格证。”

  “3.8万英尺的高空,你还能相信你的飞行员吗?”

  “检查一个人的心理,远比检查行李箱、鞋底或者内裤里面放置的炸弹要难得多!”美国《野兽日报》27日呼吁“航空革命是时候走出下一步了”。文章给出建议:用机器人取代飞行员。

  欧洲的航空公司看起来更实际。“德国之翼副驾驶故意撞机”周三传出后不到24小时,欧洲最大的廉价航空公司挪威穿梭航空公司、英国的易捷,以及加拿大航空公司都表示,它们现在要求飞机在飞行中驾驶舱机组人员保持至少两名以上。英国《每日电讯报》报道称,欧洲航空安全部门将要求所有欧洲大陆的飞机都保证驾驶舱有两人。

  “3.8万英尺高空的心理健康,你们能相信你的飞行员吗?”航空公司的措施看上去无法完全打消人们的疑虑,美国俄亥俄新闻网26日就刊文如此发问。美国前飞行员库克斯称,短期而言,人们将以更加怀疑的态度看待飞行员,他说,令人悲哀的是,“像德国之翼的这个无赖飞行员不是第一个,也不会是最后一个。”从多伦多飞往莫斯科航班的乘客史蒂夫对媒体说,航空是一种安全的交通方式,但你阻止不了疯狂的事情发生,如果某个人决定要疯狂行事,别人什么都做不了。

  2014年,世界航空业运送了37亿人次乘客。《纽约时报》27日刊文称,航空旅行总体而言“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安全”,飞行员利用飞机自杀或者杀害乘客是极端个例,根据去年的一份研究,从2003年到2012年,只确定有8起。而且涉及的都是小型私人飞机,不是由航空公司经营的商业飞机。报道称,“没有任何一种安全政策能预估到所有情况”,但飞行期间要求两名驾驶员同时在驾驶舱是削减风险的理性措施,数十人乃至数百人的安全不能只系于一个人手上。▲【环球时报驻德、法、美特约记者 青木 姚蒙 萧达 记者 范凌志 崔杰通 柳直】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时报》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责编:刘昆
环球网简介| About huanqiu.com| 网站地图| 官方微博| 诚聘英才| 广告服务| 联系方式| 隐私政策| 服务条款| 意见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