抠到骨子里?廉价航空赢在精益管理勤勉经营

2014-07-10 10:06:00 中华工商时报 分享
参与

  7月2日,基地位于北京南苑机场的联合航空公司宣布转型,由传统的航空公司过渡为票价低廉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由于国内缺乏廉价航空,尤其是华北地区一家都还没有,所以对许多低收入旅客而言,联航转型不啻为一个好消息。

  但这个美好理想最终能否变成现实,有人则持怀疑态度,理由是联航是国有企业,且出身于非营商的部队,其长年累月的国企体制和基因,是否能真正接受“抠到骨子里”的低成本理念,需要打问号。

  国内唯一的运营较成熟的低成本航空公司,目前只有民营的春秋航空一家。其创始人王正华也表示,低成本航空需要在每一个环节节省成本。哪怕是董事长,出差也是坐经济舱、住便宜酒店。

  于是,一个有趣的现象出现了:让一个管理粗放、习惯大手大脚的国企,去经营处处都要精打细算的生意,如同莽汉绣绸花,淑女荷重担。两种文化的遭遇,给国企出了一道不小的考题。

  不妨让我们看看,廉价航空的那些“抠门”精神是国企缺乏的。

  首先,廉价航空无论是经营者或是旅客,都要处处节约资源。旅客需要从奢华享受转为自助和节俭:餐食由免费改为自由选择和付费;行李超过15公斤限额要付费;上飞机前被提醒先进卫生间减负;能自己走到飞机跟前,就不用摆渡车和登机桥等等。

  大家也许会觉得,航空公司既然低票价,必然要减少服务项目,传统的航空公司,即使是国有的,只要想做,也都能做到。但想不到的是,航空公司的经营者也需要节减,也要清廉。刚才春秋航空的王正华已经说了,低成本航空需要在每一个环节节省成本。该公司会议室连空调都不装。职工出差,哪怕是董事长,也是坐经济舱、住便宜酒店。王正华有次他去英国谈生意,下了飞机别说专车接,就是出租车都舍不得搭,愣是坐地铁摸到目的地。英国同行看到了,对他肃然起敬。

  王正华这样节减,也许省下的钱并没有用到旅客身上,而是变成了公司的盈利,与旅客无涉。他可能不是旅客的菩萨,但他却是股东和企业的忠臣。谁也没资格要求他是雷锋,但全社会需要这样的管理人。但国企的高管都是企业的清官吗?他们怜惜国民股东的血汗钱吗?他们拿天价高薪、动辄数以百万不说,还要处处揩油、奢侈享受,办公室要高档装修、座驾要宝马豪车、喝酒不是茅台就是拉菲、“体育锻炼”专拣高尔夫球打,恨不得吃喝嫖赌全入帐报销。中远的某高管连老婆的化妆费都要报销。国企这方面的成本,低吗?

  早几年,当谈到中国需要发展廉价航空时,一些国企老总连连摇头:不可能!理由是占航空公司成本近80%的航材、燃油等成本,是固定的,对谁都一样。这些大头都不了,怎么降价?但春秋航空却走通了这条路。据说票价低于同行30%左右。据统计,春秋航空近三年单位销售费用、单位管理费用比例平均为0.008元/座公里、0.01元/座公里,仅为同期A股公司平均值的20%和60%。

  其二,除了节俭,廉价航空之所以成本低、票价低,还有关键一条是资产经营效率高、资源跑冒滴漏浪费少。这点也是国企所缺乏的、难以学到家的。比如欧洲的瑞安航空,每完成一次卸载、清洁、备货和复载过程,时间紧紧25分钟;再比如提高设备使用率。美国西南公司的客机平均每天每架起飞7.2次,每架飞机平均每天飞行12小时。

  当然,出于安全考虑,飞机利用率要保持也不能太高。但对于我国航空国有企业来说,飞机利用率是高还是低?目前没有证据,但放眼四顾,国企设施利用率低,是通病,稍微接触一下,就能感觉到。那边春运吃紧一票难求,这边完好的车辆弃之不用。那边老百姓呼吁保留绿皮车,这边高铁车厢宁可空跑放空也不降价。至于跑冒滴漏,石油化工企业可谓家常便饭,隔三差五,不是爆炸就是大火浓烟。大连石油4年五爆炸。不仅漏,还要污染。

  如果说飞机利用率低有“安全考虑”这一遁词的话,廉价航空机型单一化带来的低购置成本和低维修成本,很可能会照出国企的病态。国企很可能会辩解说,我们是普遍服务,国内国外都要飞,大都市小城镇全覆盖,所以不能单一机型,所以不可能有这方面的优势。其实,对这样的辩解,是很容易验证真伪的:廉价航空虽然是单一机型,但许多公司飞机并不多,其中春秋航空飞机不过39架,而国有三大航机型虽多,但由于企业庞大,所以每一种机型的数量更多。数量越多,意味着无论购置成本或维护成本,应该越低。但我们看到,国有三大航很容易亏损,且每一亏损,国家就巨额补助。

  其三,廉价航空的管理者勤勉辛劳、兢兢业业。刚才谈到的瑞安航空,为了减少地勤搬运开支,公司管理层亲自到机场搬运行李。甚至连CEO都不例外。亚洲航空也是公司职员做地勤。更有匪夷所思的:将老板的头像印到卫生间手纸上,让情绪不好的旅客吐口恶气。我们的国企高管能这样“没尊严”、“没面子”吗?我国春秋航空的王正华,都56岁了,节假日从不休息,一直坚守在工作岗位。这点倒不伤面子、不毁尊严,可国企高管有几人能做到?

  所以,大家津津乐道的“廉价”,其实是尽职尽责、管理到位的结果;与其说是两种经营模式的区别,不如说是两种经经营机制的较量。由此让人联想到一句古训;“传家有道唯忠厚,处世无奇但率真”。对于企业经营者而言,经商如同传家,忠厚就是不贪和尽职。当国企最终能变成民企时,也就没有了所谓的廉价,有的只是自行车与宝马的不同。

  当然,批评国企担忧联航能否实现转型,并不等于不希望它成功转型。凭什么民营企业效率高、国企就一定低?你民营企业有股东,国有企业股东更多呢,因此能人也会更多。区别只在于民营企业的股东是真的管事,而全体国民这样的股东是虚置的,是墙上画饼、水中月亮。不是国企这种“公众公司”理想不好,而是股东被官员“代表”的这种机制不宜,而是关贪官权力的“笼子”不牢靠,没有让全体股东众目睽睽地看着。

责编:杨琪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