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飞专家利用逆向建模技术解决老机型数据缺失

2014-06-24 10:01:00 中国航空报 分享
参与

  2014年6月,盛夏,凌晨4时多,人民路上早起的人们已经开始晨练了。一群年轻人骑着车子,陆续从西飞厂区出来,他们是西飞技装61厂飞机逆向建模设计突击队的成员。看着微红的双眼就知道,他们又经历了一个不眠之夜。

  年轻奋进的团队

  在很多人的眼里,他们就是一群“孩子”。全队14名成员,除了一名老师傅即将退休,其他人大多都是“80后”,甚至是“90后”,平均年龄仅为27岁。

  笔者曾经采访过这个团队,两年间又添了很多新面孔。郭中华、武杰、党建卫、杜颖娜……虽然是近两年才毕业的大学生,但早已历练成了团队的骨干力量。

  “两年前我还是年轻人,现在已经是老师傅了。”队长杨亮风趣地说:“我的兵虽然年轻,但绝对能打硬仗,关键时候没有一个掉链子的。”

  2013年高温假前,单位接到一批急件,要求一周内必须完成。这个消息让杨亮有些犹豫,因为最近他一直催着大家赶进度,并给大家保证高温假不加班。

  看着杨亮开会回来的表情,大家似乎猜到了几分。不等杨亮开口,阳波就过来搭讪:“头儿咋了,什么事能难倒我们?是不是要加班?”杨亮无奈地点点头,大家围过来你一言我一语:“没关系,头儿,我们正好高温假没事,加班就加班,你快给大家把活儿分了吧。”看着大家这么支持自己,杨亮的眼睛有些湿润了。

  因为只有个别单位加班,公司动力系统不能正常供应冷气。8月份天气异常炎热,大家的汗水很快浸湿了衣服,但没有一个人懈怠。疲惫的时候,年轻的小伙子们就“高歌一曲”,或者讲几个冷笑话为大家解解闷。

  堪当重任的团队

  “拼搏进取,科技创新”的团队理念,鞭策着队员们挑战一个又一个困难,取得各项工作的成功。在领导心目中,他们是一支信得过的、堪当重任的队伍。

  近年来,西飞老机型模拟量飞机零件数模缺失、损毁,导致飞机制造工装需求量大、生产准备周期长、零部件互换协调性差等一系列问题,严重阻碍了数字化制造技术在西飞的应用和推广,限制了模拟量飞机自身改型升级。61厂收到了大量的老机种零件的逆向建模申请。面对任务和压力,厂领导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们,并由他们成立了飞机逆向建模设计突击队。

  所谓逆向建模就是根据已有的实体模型,扫描其数据,在3D环境中重新生成其数字模型。这项技术是解决西飞老机型数字化批生产瓶颈最好的办法。为了让大家能尽快地熟练掌握这项技术,杨亮要求每个人先自学相关知识,之后,组织大家一起学习讨论,定期交流。很多设计上的难题都是以这种方式解决的。仅2014年一季度,他们完成逆向建模百余项,为公司提质量、保节点提供了重要的保障。他们开发设计的《一种飞机零件逆向建模方法》,提出了依据模线样板快速建立飞机零件模型的方法,有效推进了西飞的飞机数字化研制技术,填补了国内空白。目前,此项技术方法已申请国家专利。

  一次,突击队接到一项急件,某型号一件机加接头需要逆向建模,要求一周内必须完成。杨亮将任务交给了郭中华。看着这个接头,郭中华直摇头:“这活儿估计节点内干不完……”“必须干完,保住节点!”杨亮撂下这句话就走。其实他知道,一周完成确实难度很大,但作为队长的他也没办法,只能下死命令。

  郭中华没吭声,开始收集关于这个零件的所有资料。模胎因常年反复使用,磨损严重,根本无法保证产品质量了;找来图纸,他发现零件经过多次更改,早就不是图纸上的数据了,要做出一个新接头,只能自己动手。

  郭中华拿来测量工具,开始对零件进行量身,点、面、角度、厚度、弧度,每一个细节都不放过。一下午时间,郭中华只做完了其中一个开口的数据。下班后,他匆匆吃完加班饭,马上又投入工作。卡尺、直尺、铅笔,郭中华一边测量一边记录,连杨亮、彭艳敏、阳波他们何时走进办公室都浑然不知。原来,大家看到郭中华的这个活儿难度大,晚上都不约而同地来帮忙了。

  大家齐心协力连续奋战了四个夜晚。经过反复测量、打印和比对更改,郭中华终于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机加接头逆向建模。当成品模具摆在领导面前时,得到了领导的大加赞赏:“真是奇迹啊!你们是好样的!”

  充满温情的团队

  说起这个集体,武杰第一个发言:“这都是我的兄弟姐妹,跟亲人一样亲!”武杰的家远在江苏。因为长期加班,饮食不规律,武杰时常胃痛。但为了不耽误工作,每次他都默默忍着。一天晚上加班,武杰又感到胃里阵阵绞痛,他起身准备倒杯热水缓解一下,却不想,刚直起身子,就眼前直冒金星,晕了过去。大家赶快抬着他送进医院。一检查,十二指肠溃疡,已经有穿孔的迹象,再不及时治疗,后果不堪设想。武杰住院期间,大家轮流照顾,有的给他送去杂志,有的把自己的ipad拿过来,让武杰消磨时间。“为了不让父母操心,我都没跟家里说,住院期间,全靠大家!” 武杰激动地说。

  杜颖娜是队伍里年轻的“女汉子”。工作上,她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女的而要求特殊照顾,不管什么时候都随叫随到。分活儿的时候,考虑到女性比较细心,杨亮会尽量给她一些技术相对简单但工序比较繁琐的任务。工作上遇到问题,同事们都主动帮她。杜颖娜也经常主动陪着大家加班,给大家帮帮忙。她说:“我们是一个集体,跟他们在一起我踏实!”

  陈红霞是队伍里年龄最大的,还有两年就退休的她从来没有降低对自己的要求。加班的时候跟着,分活儿的时候主动多承担,她觉得与其说大家是同事关系,不如说这是一个大家庭,“孩子们”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遇到困难,她都能帮着开导解决,是大家的“知心大姐”。

  “一、二、三,茄子!”集体照镜头定格的瞬间,大家笑成一片。就是这样一支年轻有担当的队伍,承担了西飞所有逆向建模工作,为推动西飞尽早实现数字化制造,默默奉献着青春,用实际行动践行着航空人朴实而坚毅的追求。瞧,那一个个笑容里透着青春、执著和温暖。

责编:杨琪
环球兵器库为天下军迷,倾力打造环球第一兵器数据引擎!